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8章 李自成大战喇嘛僧(上)(一更)
    ,!

    根据柳春红的诉说和厂番的汇报,朱由崧很快掌握了第一手的资料。两个喇嘛僧携带重金散财以武会友,打伤了不少人。绝色美女误把李全当成了自己给掠走了。再联系不久前,自己派锦衣卫营潜入大清腹地营救汤若望,朱由崧稍加分析很快得出结论:这是鞑子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给自己使了一招。他们也派自己的勇士来大明京师折腾了。

    朱由崧派锦衣卫的精英,潜入盛京是为了汤若望,他们派喇嘛僧和绝色美女潜入北京很明显就是为了刺王杀驾。所谓的重金散财,以武会友,对锦卫对手,最终目的就是制造混乱,逼自己出面,而把李全误当成朱由崧,提前暴露了目标。

    朱由崧很快搞清了他们的来龙去脉,但是对方究竟来了多少人,李全被掳到了哪里,京城内有没有他们的窝点与内线,他们此行还有没有其他的目的,这些细节朱由崧现在还不得而知。

    尤其对绝色美女和两个喇嘛僧这样的高手,朱由崧感到疑惑,鞑子们还有这样的高手?他们是从满清鞑子和蒙古鞑子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看来还有江湖绿林道的人。

    这也正好,自己现在正是高手的寂寞,独孤难求一败。来个对手跟自己练练倒也不错,当务之急是尽快查清线索,救出李全。

    这个绝色女子现在是找不到了,两个喇嘛僧还在街头上没走,显然他们是一伙的。李自成夫妇还在和他们纠缠,据柳春红和厂番的描述,李自成夫妇能不能对付得了喇嘛僧尚未可知,绝对不能让这对恶僧跑了,朱由崧决定亲自出马。

    朱由崧这样想着立即采取行动,传下圣谕让京营殿帅郑鸿逵立即行动,经营兵配合有司衙门,主要是五城兵马司的人封锁城门。让各城区的捕快差役加紧排查可疑人等。

    很快京师行动起来了,京营兵和都司衙门配合调兵遣将,捕快差役走上街头,城门加紧防守,城防的兵将严阵以待。

    让兵部尚书刘肇基部署宫城和皇城的防守,以防止贼人闹出更大的乱子。

    然后朱由崧带上大宝剑,没有全身披挂,只是内藏软甲,马金花,贺宣娇,慧梅三个美妃此时都在京城外的远东军训练基地,能征惯战的武将,基本上也都在远征军的训练基地,剩下的是守城的。至于那些文官们,朱由崧也没有惊动他们。

    朱由崧只带了卢九德,柳春红和小柳是护驾,点击了上千名锦衣卫武士和将军,朱由崧上马,带着一千人飞马出了宫城,通过皇城,直奔内城的东门里而来。

    现在也没人敢劝朱由崧了,什么万金之躯,九五之尊,不可以身犯险等等,来的这些贼人武艺高深,身法诡异,一般的兵将根本对付不了,只有他们的陛下亲自出马。

    这算是突发事件,文武百官,有很多人都不知道。不过很快传开了,文武百官,各机构的衙门,立即行动起来了。

    大明京师内城的东门里一带,往常是最热闹的地方,现在依然很热闹,不过老百姓们吓的已经跑光了。只剩下李自成的军队围住了两个喇嘛僧及他们的几个同伙,还有一些没来的及散去的看热闹老百姓。

    “夫人,你在这盯着。本爵过去把这两个恶僧拿下。”

    “两个恶僧来者不善,他们肯定有帮手。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一定要小心。奴家这就派人奏报,请陛下多派人手来助我们一臂之力。”

    “用不着兴师动众的,此等小事,何须惊动圣驾,看我的。”李自成说着下了马,把缰绳交给亲兵,提着闯王刀,腰悬花马剑,分开人群到了场子中央。

    李自成长刀触地,指着两个喇嘛僧,怒喝道:“凶僧,你们的死期到了,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两个喇嘛僧,相顾一笑,对李自成他们满脸的不屑。

    洪智慢慢腾腾的把身子转过来了,“原来是位将爷。小僧这就不懂啦,我们师兄弟方才说的明白,远道而来,初踏宝地,不惜重金散财以武会友,小僧一没犯法,二没杀人,下场比武纯粹是心甘情愿,至于伤了几个人,只能怪他们经师不到,学艺不高。连这里的捕头金刀李也无法将我们抓捕归案,因为小僧实在没有做什么越礼犯法之事。将爷如此兴师动众,要打要杀的,究竟是何意呀?”

    李自成一生阅人无数,当过官,做过贼,既当过平头百姓,又混上过九五之尊。指挥万马千军,驰骋疆场,更如家常便饭。

    因此他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喇嘛僧是在装相耍无赖,这种人蒸不熟,煮不烂,只有用武力教训他们。

    因此李自成冷笑道:“好一个重金散财,以武会友。某家也来领教一下大师的高招儿。”

    “哦,哈哈哈,”喇嘛僧洪智闻言哈哈狂笑,此时,他脑袋上的鸡冠帽现在又重新戴上去了,笑得帽缨乱颤。只是他被柳春红揪去的那撮眉毛无法还原。那点小疼早就没有了,只是左眼上少了一个撮,显得不伦不类的,很是滑稽搞笑。

    喇嘛僧笑完之后道:“高招小僧可不敢当,不过将爷要赐教,小僧倒是乐意奉陪,烦请将爷赏下名讳。”

    “吾乃李自成是也。”李自成既没有渲染自己的名号,也没有隐瞒真名实姓。

    喇嘛僧听了心头一动,不由得刮目相看,重新审视了李自成一番,“原来阁下就是大名鼎鼎的闯王爷,失敬失敬。怪小僧有眼不识泰山,罪过罪过。”

    喇嘛僧说着双手合十,说着对李自成深深的躬了一下身,这就是出家人的重礼了。

    李自成保持警惕,面带冷笑,也没有对他还礼,只是应道,“不敢当。李闯王已经死了,在下现在是大明皇帝陛下弘光大帝驾前光禄大夫镇东将军太子少保西安侯李自成。废话少说,接招吧。”李自成如数家珍,一口气儿报完自己的名讳,说着就要动手,跟他们这些人没什么好白扯的。因为李自成已经知道了,这些江湖中人都是玩转轴的,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一会儿是人,一会儿又是鬼。

    喇嘛僧却不急着动手,把蒲扇大手一摆:“慢!小僧还有一事不明,当面请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