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6章 李自成夫妇(四更)
    ,!

    柳春红被漠北凶僧甩飞出去的瞬间,心里一下就凉了半截儿,觉得这次非被摔个粉身碎骨不可。

    “夫君永别了!娇儿娘娘永别了!陛下永别了!……”

    柳春红的脑子里,还闪过这样的念头。耳边忽忽生风,她把美丽的二目一闭,晶莹的泪珠滚过脸颊,身子仰面朝天从高空中落了下来。

    下面是人山人海,全是围观的看热闹的人群。

    可把这些人吓坏了,大活人从天而降,要砸着自己怎么办?你推我搡,你挤我拥,下面的人就跑乱了。

    柳春红夫妇带来的几个锦衣卫,有几个本来是冲过来要救她的,但是现场这么多人一乱,你推我挤得他们根本过不去,眨眼之间他们就失去了目标,随后这几人也淹没在人群之中。

    迷信的说法是人不该死,总有人救。古代的人就相信天,死,是该死。活,是该活。对一切无奈都归为天意,现在这天意又来了。

    有一支军队早就开过来了,这支军队人不多,大概有一百多人的样子,全都骑着马从西面往东而来。

    为首的是一男一女两员大将。男的正是威名赫赫的李自成,现在被朱由崧加封为西安侯,镇国大将军,太子太保等。

    女的也不简单,正是李自成的夫人高桂英。也是朱由崧亲口加封一品诰命夫人,太子少保,禁卫军大将军。

    现在他们夫妇二人在远征军训练基地担任要职。李自成是马军训练总指挥兼职总教官,高夫人是御营新军教官。

    他们夫妇二人吃住都在离京城十里外的远征军集训营。

    今天为训练之事他们夫妇二人进京面见朱由崧,陛下辞后现在他们夫妇带着亲兵卫队,正好路过这里,从西面来要出东门,赶回远征军训练基地,正好碰见这件事。

    李自成夫妇一看这里人山人海,堵塞的交通根本过不去。他们也认为是有人在打把式卖艺,可能是里面的表演的很精彩,所以吸引了很多人围观。

    夫妇二人没有多想,也没时间留下来观看,就打算让手下的兵将驱赶行人,为他们让道。

    这个时候,看热闹的人群爆发出惊呼声,接着四散逃离。

    惊动了这夫妇二人,一抬头有一人从天而降。李自成夫妇都是武艺高强的人,两个人的眼睛一个比一个好使,一眼就看出来了,摔落下来的是一个女子。

    因为男女有别,李自成当然不能伸手。

    夫人高桂英提马往前一冲,伸手把空中落下之人,稳稳当当的接在了怀里。

    “春红?”

    高桂英太认得了柳春红了,两个人现在同殿称臣,都是武将。高桂英是一品武官,柳春红是朱由崧的一等侍卫,正三品武官。经常陪王伴驾,上殿面君,再熟识不过了。

    “春红?柳将军,你没事吧?”高桂英看到微闭二目的柳春红并没有伤,轻声的呼唤。

    柳春红一点儿伤都没有受,最多是受了一些惊吓。他闭着二目绝望中觉得自己必然被摔死无疑,却奇迹般的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耳边还有轻声的呼唤,声音温柔而熟悉。

    柳春红睁开了眼睛,一张慈祥的美人脸呈现在她的眼前。

    “高夫人?”柳春红恍若做梦,满脸的诧异,“夫人怎么会在这里,莫非是在梦中不成?”

    “春红,这不是梦。我们刚好路过这里,这才把你救了,你怎么会在这里,究竟怎么回事儿?”

    柳春红这才醒悟过来,在确认自己没死,是高桂英从死神面前把她拉了回来,简单你把经过说了一遍。

    李自成夫妇都气坏了,哪里冒出来两个恶僧?带我们去宰了他们!

    李自成夫妇说着,带着军队就过来了。此时,那两个喇嘛僧还没走。看热闹的行人基本上已经散尽。李自成夫妇指挥着一百多人过来就把这两个恶僧围住了。

    这些骑士一个个弓上弦刀出鞘,就做好了搏杀准备。

    被一同围住的还有一些没有来得及散去的老百姓。

    这些人当中有几个是随同苏麻拉姑一同来的十八名满清勇士,有几个留在这里,有几个跟着苏麻拉姑追李全等人去了。这几个满清鞑子虽然被明军包围了,此时他们一点儿也不害怕,都偷偷的把身上暗藏的利刃,握住了,随时准备搏杀。

    其余的被包围在当中的是那些挤在最前面的看热闹的,刚才拥挤的时他们没机会走,现在被明军围上了更走不了了。

    这些人都是老百姓,当然没有鞑子的勇士胆大。一个个面带惊慌之色,看到那些动刀的明军将士,他们包围了,生怕累及到自己,担心不已。

    此时,那两个喇嘛僧一点也没在乎。军队来了更好,大明帝王朱由崧来了最好,我们师兄弟二人正好会会这个传奇帝王。

    两个喇嘛僧心里这样想着,往中间一站,稳如泰山一般,仿佛李自成这一百多剑拔弩张的军队根本不存在一样。

    李自成夫妇带着这么多军队这一过来,知道这两个喇嘛僧肯定跑不了了,因此柳春红现在正在寻找自己的丈夫。

    但是这里的人都看遍了,没有李全的影子。不但没有丈夫的影子,就连他们带过来的几名锦衣侍卫,一个也没找到,他们绝对不会自己走的,除非……

    一股不祥之兆袭上了柳春红的心头。

    她赶紧回忆,他们夫妻刚才还在这里,人山人海的,眨眼之间丈夫就不见了,刚才自己去对付喇嘛僧的时候,李全他们肯定在这里给自己观战,自己不是喇嘛僧的对手被调戏。李全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她好像看见丈夫出手了,只是被另一名喇嘛声拦住了,他们交手了。然后她被甩到空中,剩下的事她他就不知道了。

    现场没有死伤,难道是丈夫带着人去搬兵送信儿?不可能。这种凶险的诚,丈夫绝对不会丢下自己一人不管的,去搬兵送信,也不需要那么多人呀?

    柳春红心如火烧,在这四周就转开圈了,她也顾不上李自成夫妇和那两个喇嘛僧的事儿了。

    突然有一人向她跑了过来:“夫人,大事不好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