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4章 张冠李戴(二更)
    ,!

    柳春红被那近乎调戏的笑容和目光激怒了,娇喝一声,一道丽影直扑喇嘛僧,手中宝剑直刺喇嘛僧的眼睛。

    柳春红知道喇嘛僧硬功过人,只有袭击他的致命要害。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功夫一般情况下是练不到眼睛上的,除非传说中的绝世功夫金钟罩铁布衫,那种功夫是油锤贯顶,全身上下是真正的刀枪不入,但是这只是传说。

    柳春红知道自己这一招近乎残忍,但对付这种恶僧也只有用这种办法了。

    这一下喇嘛僧果然不敢装逼了,把头一偏,躲过了宝剑。暗道好狠毒的臭娘们儿,等把你抓住再收拾你。

    喇嘛想着就想挥掌把宝剑击碎,一偏头躲过剑锋的同时拍出一掌,掌风呼啸只击剑身。

    但是柳春红不会让他轻易得逞的,她虽然出身低贱,但论武艺可不算低。

    从小被绿林出身的山大王贺兆雄看中,教她水陆两种本事,让她既保护女儿,又做宝贝女儿贺宣娇的陪练。

    铁臂苍龙贺兆雄亲手教出来的,武艺自然不会差,仅次于贺兆雄的亲生女儿现为朱由崧妃子的贺宣娇。

    因此李全才敢让她出手,她知道喇嘛僧的铁砂掌厉害,把手腕一翻一个回旋不仅躲开了这凌厉一掌,还向着喇嘛僧的脖子斩来。

    喇嘛僧一看这娘们儿好生的厉害,另一只手把胸前的佛珠一扯,柳春红这一剑正好斩到佛珠上,当啷一声宝剑被挡开,没柳春红撤剑,喇嘛僧把佛珠一绕,正好缠住宝剑,用力轻轻一带,“小娘们儿过来吧!”

    柳春红真听话,身子一斜就跟过来了。

    喇嘛僧拦腰就把柳春红抱在怀中,出家人抱美人,光天化日,众目睽睽,连喇嘛僧自己也觉得不妥,只好给自己开脱。

    “姑娘小心,别摔着!”

    喇嘛僧嘴上装好人,手可不老实,趁机在柳春红腰间揉捏了一把,柳春红娇怒不已,被恶僧抱在怀中,已经是心慌意乱,拼命挣脱,怎奈喇嘛僧铁臂入怀,柳春红努力了半天都是白费。

    李全一看娇妻被人抱住,怒火冲天,飞身出了人群,直取喇嘛僧洪智,不料被另一个喇嘛僧洪森拦住,“施主想两打一个吗,这可不合乎比武规矩,不妨让老衲陪你走两趟吧。”

    李全只好和他动手。

    柳春红挣脱了几下,没有挣脱开,手中的宝剑被喇嘛僧的佛珠缠住,情急之下,她另一只手伸出三个手指头只好再次向他的要害部位双眼抠去。

    不知道是喇嘛僧没有躲开还是不屑,这一下被抠了个正着,但是喇嘛僧眼上真有功夫,把眼一闭柳春红竟然没有扣进去,柳春红觉得硬邦邦的像抠到了皮球上一样。

    柳春红一惊,自己虽然没有练过鹰爪力,但是跟着铁臂苍龙贺兆雄父女十几年的功夫不是白练的,难道这个恶僧真的会金钟罩铁布衫?

    柳春红的手再一次用力,喇嘛僧可不敢让她抠了,因为再抠眼睛非冒泡不可,他已经感觉到了疼痛无比,原因是他的金钟罩铁布衫尚未练到火候。但是此时他的双手也都忙活着,一只手揽着美人,另一只手控制了柳春红的宝剑,他只有猛然一扑棱大脑袋脑袋,甩开柳春红这致命的一抠。

    这一甩大头脑袋还真管用,把刘春红这只手真甩滑了,脑袋上的鸡冠帽被甩掉了,但是柳春红的手往上一滑却抓住了脸上的一撮毛,顺势把这撮毛给扯下来了。

    这一撮毛末端带着血丝,不是脸上可有可无的,没这东西眼睛上面就光了,这玩意长在上面挺好,硬生生地拔下来,不但难看而且也很疼的,大和尚眼睛上血珠子都渗出来了。

    喇嘛僧的花花心肠全没了,完全被疼痛和暴怒所代替,“这臭娘们儿,洒家好生救你,你却来害洒家,看来这世上好人难做,去你娘的。”

    喇嘛僧神把的大胳膊一甩,柳春红就被甩出去了,她才一百来斤儿,在喇嘛僧手里就像个包袱一样,这一下被甩出了数丈,简直到了天眼里了。

    这边的李全正担心妻子,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经过那几合他已经看出来了,柳春红绝对不是那个恶僧的对手。你自己想去救又过不了这个恶僧这一关,闹了半天这两个喇嘛是一个比一个难缠,别看你赤手空拳,两只手如蒲扇大小,两只胳膊轮开了跟风车轮一样。

    李全觉得自己武艺不错,但是跟这个洪森相比差的太远,只是勉强招架,现在看到柳春红被甩飞了,这一分心神,你这个喇嘛僧一巴掌被拍出两丈多远,重重地摔倒在地,隔夜饭差点被摔出来。

    李全觉得五脏六腑如翻江倒海一般,强忍着这股血没有吐出来,但是等腹中平息下来,嘴角已经有了血痕。

    跟随他们夫妇来的,还有几个便衣锦衣卫,眼前的情景令他们这些当仆人保镖的大骇。

    “快快救夫人!……保护大人!”

    纷纷拉刀从人群中冲了出来,这一幕被不远处的那名美如画的姑娘看得清清楚楚。

    “绣春刀?”

    这位姑娘见多识广,立即就知道了这些人是锦衣卫,回想这名仪表不俗的年轻公子,出门还带着娇美女,这么多锦衣卫,她立刻就想到了自己这次行动的目标。

    “难道这个人就是朱由松?”

    姑娘并没有见识过弘光大帝的真面目,只知道这个传奇的帝王是个酒色之徒,什么都离不开女人,而且他的女人多是巾帼魁首,女子中的英雄,被洪智大师扔的飞的那个柳春红不就是这样的人吗?还有这么多锦衣卫的高手护驾。

    李全的身材跟朱由崧差不多,论长相也算上个帅酗子了,当时她就把李全当成化妆微服出行的朱由崧了。

    进而她的心里轻蔑的一笑,闹了半天,传奇的神乎其神的弘光大帝朱由崧就这两下子,这还敢称神功盖世,天下无敌?连禅玉寺的方丈都对付不了,早知道这样,就不必让太后麻烦两位大师啦,我苏麻拉姑一个人足矣!

    今天真是巧了,我们的计划才进行了第一天,就遇上朱由崧这个倒霉虫了,看来运筹的多了也是多余,这是天意如此,大清当兴,朱由崧当亡!

    苏麻拉姑想到这里,轻轻一纵,一道美丽的弧线便落到了李全近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