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2章 金刀李云(三更)
    ,!

    捕快和差役过来,要把两个喇嘛和尚带走,这两个喇嘛僧虽然没有动武,但也不能乖乖就范。就在这时候,看热闹的人群爆了。

    “这些官差好生的无理,因何要无端的抓人?两个出家人身犯了何罪法犯哪条?”

    “对,不能乱抓人。放了他们,以武会友,双方完全自愿,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其实就十几个人挑头,这十几个人自始至终为两个喇嘛曾一直喝彩叫好,齐声呐喊,可谓是两个喇叭僧的忠实粉丝了。

    在这十几个人旁边有一个美如画的女子,也很执着的不愿离去。但是都在看热闹,谁也不会去注意她。

    中国人从来就不乏起哄的,十几个人这一带头,不明真相的群众,一传十十传百也跟着嚷嚷起哄,这闹市的街头,声势自然不小。

    这名捕头一看,犯了众怒。要在往常,他们一顿鞭子把这些人赶散了,但是现在他不敢这么做,京师重地,天子脚下,陛下爱民如子,一个低贱的宫女遇害案,陛下亲自过问并定成了诏狱,为此权倾朝野的太监李国辅倒台了,仗势欺人草菅人命的赵公公被凌迟处死,还牵连到了当朝国舅被砍了脑袋。百官和有司衙门从上到下,哪个还敢循情枉法,鱼肉百姓?

    就连捕头在抓拍办案的过程中,也规矩多了,害怕有人到衙门去告他一状。因此这名捕头翻身就下马了,让手下的捕快和差役放了两个喇嘛僧人。

    “看来尔等是不服呀,好一个以武会友,本捕头要打赢了你们,你们是不是自动就散了,从哪来还回到哪儿去?”

    两个喇嘛僧就不怕事儿大,事越大越好,这是他们此次“以武会友”的根本目的。

    因此两个喇嘛听了捕头的话,哈哈大笑,“大人肯赏脸,自然是求之不得。我们师兄弟二人刚才说的明白,不管是谁,只要能比武赢了我们和我们当家的,这些金银珠宝就全都是他的了,而且我们跺脚就走人,绝不会再讨扰。”

    这简直就是踢馆来了!不把他们俩干趴下,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哦,他们还有当家的。在哪儿呢?管他呢,估计把这两个喇嘛僧打趴下,他们当家的就出来了吧。

    决不能让他们在这里折腾,说是比武会友,本捕头看他们就是聚众闹事。这些出家人说不定就是江湖中人,海洋飞贼,江洋大盗,必须得把他们拿下!

    当捕头的有职业思维,这又是京城的捕头,这种职业思维的专业可想而知。

    说话之间这名捕头跟那名叫洪智的喇嘛僧就站到了一块。看热闹的老百姓一看捕头大人都亲自出面了,这下更有好戏看了。那些还没有走远的看热闹的人群,听说之后哗的一下潮水般又跑回来了,里三层外三层比刚才人还多。

    此时看热闹的人中间,那名美如画的姑娘笑的更好看了,她自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这里半步。从镖局镖师,到武馆弟子,现在衙门的捕头又出来了,终于沾着官气儿了,她很期待的看着事情的发展,矛盾的升级。

    “小僧斗胆请大人赏下名讳如何?”

    “本捕木子李,叫李云。人送外号金刀李云。这东门里一带就归本捕负责,本捕在这里任职三年了,抓的差办的案记不清有多少了。两位高僧远道而来以武会友,不惜散财,已经重伤了二人,一位镖师,一位武馆的弟子,看来是有意打官司来了,该不会是专门来挑战本捕的金刀吧。”

    “哈哈哈,岂敢岂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李捕头,案子断的也真准,消息真灵通,失敬失敬。”

    喇嘛僧表面上说的挺客气,但是嘴已经撇到后脑勺上了。心里话金刀李云,狗屁!贫僧专门来挑战你,你算个什么东西?你配吗!要不是太后专门下帖来请,我们师兄弟能轻易出山?

    “废话就别说了,请吧。”这位李捕头说着,把手中的金丝大环刀就拉出来了,把刀鞘甩给了手下的一名捕快。

    “那小僧就得罪了,请。”

    喇嘛僧洪智说了一声请,站在那里,仍然没动地方,也没拿任何的兵器,仍然是赤手空拳,单掌立于胸前。

    金刀李云一看,喇嘛僧不先动手,他只有先主动出击了。

    把手中的金刀刷刷舞了几个刀花,他这口刀一看就有些分量,跟鬼头刀的造型差不多,刀把往下压着。整个刀身有三尺多长,宽有一巴掌,刀背厚有三寸,带着血槽,锃明瓦亮。你特殊的地方都备上,嵌着三个金环,武动的时候,金环哗啦哗啦作响。

    李云善使**刀,金刀李云也是由此而得名,在这一带,他的确称得上一方名捕了。

    他抓了不少作奸犯科者,这三年没有人敢来这里闹事,专门来此挑衅,这两个喇嘛僧还是首例,李云一直认为这两个喇嘛僧是来踢他的场子的。

    李云武了几个刀花之后,一招拨草寻蛇刺向喇嘛僧的胸膛,刀刮风声,一道白光就到了。

    喇嘛僧仍然站在那里,两脚像生根了一样,一动不动。既不躲,也不闪,这一刀正中胸口。吓得看热闹的老百姓,那是胆小的,把眼睛都闭上了。这一刀下就会被捅个透心凉啊?

    但是刀锋在喇嘛僧的胸口停滞。

    金刀李云硬是刺不动他,李云有点儿不可思议,脸上一惊,不服气滴地运用内力又把刀往前猛捅,但是依然如故。

    很明显对方运用的是硬气功。

    金刀李云一看刺不动,就想抽刀换式,但是已经晚了。

    喇嘛僧二目精芒一射,一巴掌就拍过来了。这一掌金风响动正拍到刀身上。

    咔吧一声,李云的金斗顿时折腾了三段。

    “啊?”李云顿时惊愕如触电一般。

    能一巴掌把他的刀震断,这铁砂掌该有多纯正啊!

    不但李云没有料到,在成千上万看热闹的人群已经傻在那里。

    “大师真是好功夫,好哇!”人群中又是那十几个人带头喝彩。其他的人虽然对他的狂妄和武德不赞成,但是对他的功夫,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另一个喇嘛僧和人群中那个如画的美女,脸上现出得意之色。

    “李捕头承让了,这是对大人金刀的补偿。”说着塞给他一根金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