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以武会友
    “乡亲们静一静,容小僧把话说完。”自称叫洪智的喇嘛僧扯着嗓子这么一喊,人群又安静下来。

    “我们比武讲究的是以武会友,不管比拳脚还是比兵刃,我们原则都是点到为止。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尤其是比武讲究的是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难免有意外的情况发生,如果在比武的过程中,有朋友受伤了,我们给的这些金银就算是一种补偿,以后的事两不相欠。如果是我们受伤了甚至是我们丧命了,只怪我们经师不到,学艺不高,绝不会怨恨任何人。总而言之一句话,凡是进场比武的朋友,都是自愿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大家可衡量好了自己,然后再下场啊。”

    喇嘛僧介绍完了,就亮开了场子。也可能是害怕官府来了把这些金银珠宝收走了,他们又把那些金银珠宝装到了口袋里,然后把事先制定好的“比武规矩”制成的宣传牌摆了出来,横在了金银珠宝的上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两个喇叭僧就地划了一个圈,沿着一个圈,立了几个柱子,用绳子把看热闹的介界开,这个圈跟一个擂台的大小差不多,想看热闹的都界在圈外。

    这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那个叫洪智的喇嘛僧,再次向四周的人群见礼,并开始邀请对手。

    “哪位朋友上来,和小僧比试一下?”

    看到这两个喇嘛僧都觉得很新鲜,这是京城多少年来从来没有过的事,因此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相互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但是都不知道深浅,叫洪智的喇嘛僧向四周让了好几遍,没有一个人进场的。

    “既然大家不肯赏脸,小僧也不能让冷了场子,否则也对不起大家立在这里白看半天,小僧先献丑练上两趟,请各位上眼。”

    喇嘛僧洪智说完,把胖大的僧衣紧了紧,把衣袖挽了挽,露出了粗壮如房檩的小臂。

    然后练了一趟拳,由于他长得人高马大,体重肯定也不轻,没有300斤也差不多。因此他练习拳脚来非常威猛,可谓是虎虎生风,不时赢得阵阵的掌声,围观的人就更多了。

    练完之后,喇嘛僧招招定势,气不长出,面不更色。

    “乡亲们,刚才小僧献丑啦。感谢大家的捧场,不让大家白看。”说着叫洪智的喇叭僧,从长条包裹里提出一个布褡裢,从里面抓出了几把铜钱,往看热闹的人群中散去。

    哗啦哗啦几把这一扔出去,看热闹的老百姓高兴了,赶紧弯下腰来捡钱,现场就更热闹了,围观的人群就更多了。

    这年头,打把式卖艺的很常见。但是他们都是练完武艺向看热闹的人群收钱,向观众赏钱散财的还是第一次。

    等看热闹的人群把地上的散碎铜钱抢完了以后,喇嘛僧洪智再想四周人山人海的围观者发出邀请。

    “小僧请一位朋友,哪位过来陪贫僧走上两趟?有没有?”

    “张兄,你不是会武术吗,快下去呀,还能挣银子,运气好了还能挣金子。上哪找这么好的机会去。”

    “不行不行,我这两下子根本拿不出手,还不如你,这么好的事儿干脆你过去得了。”

    “别开玩笑了,我连武字怎么写都不知道!”……

    喇嘛僧又连喊了几遍,仍然没有人出下场。

    “朋友们,怎么啦?京师重地藏龙卧虎,小僧今天难道就请不出一位两位来切磋一下?要是这样的话小僧可是有些失望了。不过没关系,明天我们师兄弟还来,后天还来,心诚则灵,相信我们一定会遇到对手的。哪位朋友下场好才买脸?”

    这话说的多少就有些挑衅的滋味儿了。

    “大和尚且慢,在下不才愿意领教。”

    这一次,喇嘛僧刚说完,从看热闹的人群中挤进来一位。

    这一位30来岁的年纪,面似淡巾,微微有些黑胡须。束发搞挽,把外衣甩下之后,露出一身短衣襟,小打扮,一看就是个练过武术的。

    这位向喇嘛僧一抱拳:“在下姓宋,但字庆,是四方镖行的镖师,特来领教高僧的高招。”

    “多谢宋师傅捧场,请。”

    “请。”

    两个人在场子中央站定,相互施礼之后,宋庆先发制人,左手拳一晃喇嘛僧的眼神,右手成一个黑虎,掏心就到了,拳挂风声,来势讯猛。

    喇叭僧没躲没闪,结果这一下,硬邦邦的打在喇叭僧的大肚子上。但是这位喇嘛僧没事,站在那里,四平八稳的,连动都没动。但是这位姓宋镖师却被弹出去,四五十尺远,感觉手腕像要折了一样。

    姓宋的镖师心里就吃了一惊,看来这位喇嘛僧会硬气功,我就不信打不动他。

    姓宋的镖师有点恼羞成怒,二次冲了上来,垫步拧身子就飞起来了,飞起一脚,来一个侧踹,目标是大和尚的面门。

    这次喇嘛僧不能让他随便踹了,因为这是脸。

    喇嘛僧一看脚到了,猛出一拳,正好击中宋庆踹来的脚上,拳脚相撞,砰的一声,喇嘛僧仍然没动地方,但是这次宋庆倒飞出去了。

    没有一丈远,也差不多,叫宋庆的镖师重重地摔倒在地。

    “好功夫,大师傅真是好功夫。”

    看热闹的人群拍手喝彩。

    等宋庆再站起来的时候,就一瘸一点了,龇牙咧嘴道:“在下技不如人,大师武艺超群,在下甘拜下风。”

    宋庆说完,转身就走。

    “且慢。”喇嘛僧说着,“小僧说话算数,这十两银子归你啦。估计至少是骨折吧,买些药调治调治吧。”

    喇嘛僧说完,把一块银子啪嗒扔在了宋庆的脚下,再看这位喇嘛僧脸上充满了得意,看了另一位僧人一眼,两位喇嘛僧都是露出不屑的表情。

    “士可杀不可辱。谁要你的臭钱,你等着!”

    宋庆果然没有捡银子,只是把自己的外衣捡了起来,咬牙忍着伤痛,一瘸一点的,钻进了人群之中,消失了。

    这一下,两位喇嘛僧的形象,在看热闹的人群中,就有些打折扣了。

    这时,那位名叫洪智的喇嘛僧脸上洋洋得意道:“乡亲们,牛皮不是吹的,要没有两下子,你们千万不要过来。这银子虽然好挣,但是挨打的滋味肯定不好受,就像刚才那位宋镖师,丢人不丢人都不说,回去后至少得受几天罪。还有哪位过来跟小僧比试一二?”

    这位喇嘛僧把那十两银子,捡起来,一边在手里撂着,一边对看热闹的人群道,脸上就带出了傲慢与不屑。

    “大和尚休要得意,容在下来领教你的高招。”话到人到,又一个人挤进了圈子。

    (本章完)回到明末当帝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