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2章 血战赤嵌城(1)(一更)
    巴滕斯和范佩西留下一个累赘韦麻郎,一身的轻松,跑的当然快了很多,两个人一瘸一点的,像个羚羊一样,眨眼之间,便跑出了地道口。

    原来这个地道长好几里地,出来以后豁然开朗。两个人顾不得身的伤疼,想起了大明帝王朱由崧这几个魔鬼般的人物,还心有余悸,立即进行了分工。

    现在只有把他们全部处死,绝不能留活口。

    因此巴腾斯在这里,负责把地道口填死。而那个海军司令范佩西负责要炮轰炸谈判大厅,并对付高桂英和慧英这两个看马和兵器的。

    本来对高桂英和慧英这二人,韦麻郎等人根本没有放在心,他们关注的是谈判大厅内的朱由崧君臣五个。能制住了他们的皇帝陛下,这两位看马匹和刀枪的女流之背,还不是熟手擒,乖乖范?

    然而他们完全错了,朱由崧五人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好收拾,那么多人机关算尽,到头来反而被朱由崧他们五个给收拾了。

    死里逃生的范佩西现在当然不会放过这母女二人,他已经经过教训了,来的这些人个个都是要命鬼,千万不可低看他们。

    他一边传令调了二十门红衣大炮猛轰谈判大厅,他要把这一带全部夷为平地。

    与此同时,他调来了五百火枪队,要把高桂英和慧英连人带马全部击毙,不必留活口。

    其实外面的红毛贼并不知道谈判大厅内部发生的事情,有的只知道里面打起来了,按照他们的思维,大概结果肯定是大名陛下这几个人束手擒。因为双方实力对太悬殊了,这种谈判完全是一个鸿门宴,讲打更是毫无悬念。

    可是现在他们一看不是那么回事儿,他们的海军司令范佩西十分狼狈,浑身是血。没有见到他们的总理事出来,知道事情出乎意料了,也没人敢多问,只有奉命而行。

    范佩西布置完之后,有军医赶紧来为他处理伤口,吃药包扎。

    500人的红毛子大队,有一名队官领着,向高桂英会和慧英他们所在的小院开过来。

    高桂英和慧英与朱由松他们所在的谈判大厅并不在一个院子里,高桂英她们在前面的院子里,谈判大厅在后面的院子。

    韦麻郎他们之所以这样安排,也是为了便于埋伏人马,以避开高桂英和慧英她们的视线,否则谈判大厅外面的一千火枪手无从埋伏。

    高桂英和慧英她们在这层小院,根本没有什么人。除了这父女二人和几匹马之外,不大的小院子,静悄悄的。这说明,这些红毛子根本没有把她们摆在眼里,他们着手应对的主要是朱由崧等人,也是认为这两个女马夫根本翻不起什么风浪,因此把她们丢进这层小院儿不管了。

    但是事情发展到现在不一样了,一切都出乎红毛子的意料之外。

    谈判大厅里打得那么热闹,他们俩也听到了动静,因为他们两个虽然人在这里,心跟却随着他们陛下。

    两层院子离得并不是很远,谈判大厅里面的打斗声和惨叫声,这母女二人可能听不到。但是里面的火枪一响,他们可听见了,因为火枪的动静很大。

    “娘,好像打起来了,怎么办?”慧英道。

    “别慌,沉住气。陛下让我们在这里,看守马匹和兵刃。”高桂英一脸的镇定,其实他内心也是提心吊胆的,替他的陛下和慧梅她们捏了一把汗。

    其实他们来之前知道,这次谈判间肯定得打起来。不过现在打起来了,虽然在意料之,但这两个人仍然很紧张,一颗心紧紧的悬着。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处于龙潭虎穴,一点儿也不敢掉以轻心。

    “我们难道这么看着?”

    慧英一脸的焦急,枪声不时的传来,仿佛打在他们的心里,他们俩看看这层院子没有任何动静,门紧紧的关着,四周的围墙依旧。

    “陛下神功盖世,心思缜密,运筹帷幄,从未失手。相信这次,陛下吉人天相,仍然能够应付得过来。我们的主要任务是看好马匹的兵刃,不能出半点差错。这样我们也不能无动于衷……”

    高桂英终于意识到了,纵然他们现在不能去救陛下,但也不能绰在这里傻等,估计很快会有人来收拾他们,他们必须得采取措施。

    经验丰富的高桂英,把几匹马缰绳连缰绳拴在一块儿,她骑在自己的马,手提绣绒大刀守在门口,让慧英悄悄地爬到墙偷偷窥探外面的动静。

    很快,远处一支队伍进入了他的视线,这支红毛子都拿着火枪朝他们这边来了,看着他们排成长长的队伍,人数还不少呢。

    慧英跳下来,赶紧来向高桂英禀报。

    高桂英看了看这座院子,院子里空荡荡的,也没有什么可隐蔽的。现在只有跟他们在这里拼杀一场了,但是必须得保住这几匹马和兵刃,不受损失,否则便是没有完成陛下交给她们的任务。

    时间不容她多想,很快一个血战计划在她脑子形成了。

    “英子,我在这门口顶着,你从那边悄悄地翻过去,绕到他们的后面,再下手,我们俩两面夹击,多撑一些时候,千不要让他们发现你。”

    “娘,还是我在这儿吧。”

    “你快去,这是命令。”

    高桂英把眼一瞪,慧英不敢再争了,眼含热泪道:“娘,一定要保重。”

    “你也是。”高桂英充她使劲点点头,他们虽然是干母女,此时却胜过亲生。

    单人独骑要挡这么多红毛子,危险性当然是不言而喻的,关键是他们手里都有冒烟的家伙,这玩意儿太厉害了。

    惠英手提长剑,也没骑马,到了后面的院墙处,这院墙高有一丈五,但却难不住慧英。她提气纵身,双手便扒住了墙头。

    看了看外面没有什么动静,然后再往一纵,便了大墙。

    回头又看了看夫人高桂英,高桂英已经立马横刀守在门口了,珠腮滚泪的她紧咬粉唇,最后一横心飘落院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