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1章 活擒韦麻郎(五更)
    此时的朱由崧和四美都已经明白了,难怪满大厅都找遍了,也找不到韦麻郎等人,原来这三个狡猾的家伙趁开启了机关从这里跑了。!这些家伙太狡猾了,原来这里还设有机关?

    朱由崧没功夫在这里消磨时间,他们刚才已经看到了,这里是机关,是不知道如何开启这道机关,朱由崧情急之下直接动外科打击手段,双掌齐出。

    朱由崧的双掌带动的劲风逼人,四美本能地用手臂一遮玉面,一声巨响,厚实的地板被击了个粉碎,这下机关暴露无余。烟尘散去,露出黑洞洞的地道口。

    四美只知道朱由是用剑(或箭)的高手,今天还是第一次见施展拳脚功夫,特别是掌力竟然如此惊人,看来开碑碎石都不成问题了,四美今天也算开了眼界。

    韦麻郎他们三个肯定躲在这里,或者从这里已经跑了,四美要跳下去,朱由崧拦住了她们,经验丰富的朱由崧顺手抄起一把椅子甩了进去,害怕有人往外放枪,他们躲闪不及,因此朱由崧才没有贸然让他们下去。

    随着这把椅子,朱由崧飘身而入,四美也依次跟着跳了进去。

    下面光线很暗,不过五个都武艺高强之人,视力都寻常人好使,特别是朱由崧的双眸瞬间适应过来了,一看这个地道挖的还不窄,并排能跑两个人,他的个头还能直起腰来。

    原来这殖民强盗做贼心虚,修建筑这城堡的时候已经留了一手,可能他们已经想到了多行不义必自毙,依靠抢掠和奴役终究不能长久,逃命的机会他们随时都给自己留着,没有想到今天用了。

    这时朱由崧觉得脚下一软,赶紧往旁边闪躲,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踩了一个人,此人是刚才从面翻下来那位,浑身下被血都染透了,躲在那里一动不动,跟睡着了一样,是朱由崧不介意间踩了他,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但是朱由崧还是机警地闪到一旁,等了等,此人仍一动不动,朱由崧知道他早受了重伤没了攻击力,只是还有逃命的**,这才爬过去开启了机关,没想到仍然没逃得了。

    朱由崧保持着警惕来到那人近前用手一摸早断气了,在面失血过多,这又掉下来摔了一下子,已经一命呜呼了。朱由崧一脚把他的尸体蹬到边,免得挡路。

    朱由崧在前面跑得飞快,四美在后紧紧跟随。拐弯抹角,也不知跑出多远,突然朱由崧停了下来,示意后面的四美不边过来并禁声,很快前面传来说话声。

    “总理事阁下,您再坚持一下,再有几百米我们去了,那里都是我们的人。”

    “我……怕是不行了……你们不要管我,朱由崧简直是个魔鬼,快……快出去把这个出口封死,然后……然后炮轰谈判厅……快……”

    “总理事阁下,我们不能丢下你……”

    “把我放下来……迟了来不及了……否则我打死你们……”

    “总理事阁下……”

    “你们走啊……记着为我报仇成了……”韦麻郎声嘶力竭地大喊。

    “总理事阁下保重……”两个哭喊的声音和奔跑的声音。

    通过这简短的对话,对前面发生的事朱由崧已经能判断个大概了,他一闪身顺着地道拐过来了,往前飞纵,并喊了一声:“站住,朕来了,尔等一个也跑不了!”

    他这声喊引来了两声枪响,啪,啪。

    开枪的当然荷兰驻台总理事韦麻郎,在朱由崧突然发威,把吨重的巨型大谈判桌子掀飞之后,他们三个摔倒在地,虽然躲过了这一劫,没有被挤成或砸成肉饼,但身也都挂了彩了,因为他们的武艺跟朱由崧这些人相连花拳绣腿都算不,二人又要照顾不会武艺的韦麻郎,因此他们躲得拖泥带水。

    慌忙之,巴腾斯和范佩西被迸溅的石块击伤,一个迸破了脸了,一个击了大腿,都是血流如注。伤得最重的当然是韦麻郎,一如匕首状的花岗岩插进了他的侧腰间,他像杀猪般的嚎叫。

    但是他们的伤痛起那些被朱由崧五个人打得满大厅乱飞的红毛子来说,简直是小儿科。他们觉得这五个人真是魔鬼,惊魂甫定之余赶紧开启了机关,但是由于他们三个已经受伤,从面翻下来之后,又几尺高处落下来摔了一下更是雪早加霜。

    巴腾斯和范佩西已经是一瘸一点了,最惨的当然还是韦麻郎,刚才的伤再加这一摔,直接背过气去了。两个人又抢救了半天,这位总理事才又睁开了眼睛,但根本起不来了。

    巴腾斯和范佩西又不能丢下他,只有轮流背着他跑,说是跑其实还没有平实走的快,因为他这二位也是瘸腿。

    因此三个人跑了半天也没跑出多远,韦麻郎脑子还清楚,觉得这样下去随时都可能被朱由崧他们发现机关然后追来,那他们谁也活不了,前功尽弃,现在只有跑出去把这个地道封死,然后炮轰谈判大厅这一带,玉石俱焚。

    韦麻郎也豁出去了,只剩下一把短枪,把两个手下逼走了,他知道自己算出去恐怕也活不成了。

    此时朱由崧果然追来了,韦麻郎稳住身子,举起短枪向黑影射击。

    枪声一响,朱由崧立即将身子贴在壁,子弹打到墙壁,发出刺耳的声音和火星。

    两枪过来,朱由崧利用这个间隙,快速往前闪纵几米,然后把身子再贴到墙壁,韦麻郎开了几枪全都打空,然后再向朱由崧开枪,枪已经成了哑巴了。

    朱由崧看他只是举枪,但枪不响了,便知道他子弹用尽了,一闪纵便到了他近前,一把抓住他拿枪的胳膊,另一只手便掐住了他人脖子,“别动!”

    韦麻郎哪还动得了,马金花等人赶来,朱由崧把人交给他们,告诉他们要活的,一定要看好他,然后继续往前追赶巴腾斯和范佩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