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0章 机关(四更)
    五个赤手空拳的人pk200名火枪手,一般情况下是没有胜算。!

    但是世的事总有特殊,如说眼前朱由崧他们五个,对付二百名红毛子是如此。

    五个人都是武艺高强之人,马金花,贺宣娇,慧梅,小柳是,虽是女流,但个个身怀绝技。

    朱由崧的三个美妃自不必说,个个身经百战,杀法骁勇,马金花是秦良玉的嫡孙,深得秦马两家武艺的真传,是当朝名符其实的武状元,贺宣娇出身绿林,有侠女之美称,慧梅是高桂英的干闺女,是李自成夫妇手把手教出来的,别看小柳是还不满15岁,这十多年来尽练武了,拜了好几个名师,其最著名的是弘光大帝朱由崧。

    四个巾帼如此了得,再加神勇的朱由崧,尤其是现在的朱由崧,武者的体质有所突破。

    刚穿越过来时,他只是修真界武者的体质,这在修真界来说是刚刚入门,然而通过这几年的闻鸡起舞,草木交息**,精纯而浑厚的真气日积月累,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特别是他学会了水里换气,在水里面练气练力,这种修练事半功倍,早已经突破了武者入门的境界,其武功修为已经达到了武师的境界。

    虽然武师在修真界其武功修为仍然处低级水平,但是穿越到历史当,与这些凡夫俗子相,早已经无敌于天下了。

    不要说还有四个得力帮手,是朱由崧赤手空拳发起威风,这200名核枪实弹的火枪手,也不够他一个人打。

    夸张一点说,对付这些红毛贼他根本都不需要武器,只见他身形转动,如鬼影一般的存在,往一纵,如果没有天花板挡着,他能纵起两丈高,往下一落,一百多斤的大活人,声息皆无,像个棉花团一样轻飘,两臂齐摇如风车轮一样,双掌呼呼挂风,讲究的是拳,掌,肘,膝,盖,腿,脚,肩,头,腰,全都能够伤人。被他这些部位或技法击之后,这些红毛贼像被炸弹炸出去一样。

    他们发现手的火枪,曾经所向无敌,隔着几百米一扣扳机,啪的一响便能把对方放倒。但是现在朱由崧几个人面前根本用不,完全成了摆设。

    因此这200名火枪手没出一顿饭的功夫,被朱由崧一男四女全部放倒在地,没有一个逃脱的。

    最后一个扔了枪跑到了门口,被朱由崧一个闪纵到了他身后,飞起脚一脚踹飞到了几尺外的柱子,一阵骨断筋折的声音之后,滚落在地,早变成了一具尸体。

    这短短的一顿饭的时间,对这200名红毛子来说,简直是他们的噩梦,他们做梦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由于这个谈判大厅所有的门窗已经落锁,红毛子们等于自己把自己锁进了坟墓,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大厅里的红毛子全部被消灭尽了,小柳是还有些意犹未尽,手里一把短刀还在滴血,身脸迸溅的血迹斑斑。

    不过朱由崧他们五个很快发现不对了。因为他们五个把这里全都找遍了,没有韦麻郎,范佩西和巴滕斯,这三个罪大恶极的家伙,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难道蒸发了不成?

    这么多红毛子都没有跑出去,他们三个也应该没有机会逃出去,肯定是躲在哪里。但是这里所有的角落都找遍了,根本是没有。

    一男四女,相互机警的看着。

    这时,角落处有一个红毛子呻吟着,挣扎着。

    朱由崧飘身而至,把浑满脸是血的他提了起来,“你们的头头那三个混蛋哪里去了?这里是不是有机关?”

    也不知道他听不懂朱由崧的话,还是他不知道,他只是龇牙咧嘴的摇头。

    朱由崧气的一松手,他又摔出好几步远,瘫在地起不来了,血从的身流下来,染红了地板。

    三个美妃看着朱由崧都没有说话,用目光询问,那意思是现在怎么办?

    “陛下,我们保着你杀出去吧!”小柳是把额角带血的头发缕了一下。

    朱由崧摇头道:“此时出去必然被打成筛子。韦麻郎说了,外面埋伏了一千火枪手,此时肯定都已经对准了这里。”

    “那怎么办?”小柳是一脸的焦急。

    “也不知道高夫人和慧英怎么样了?”贺宣娇道。

    慧梅鼻子一酸,“不用说肯定凶多吉少了,我们在这里如此折腾,外面肯定知道了。只有他们两个又在明处,红毛子如狼似虎,怕是已经遭了不测……”

    “不能。”朱由崧打断了她,“别人可能不了解,他们俩你最了解。高夫人身经百战,有勇有谋,论武艺他们俩身手又不差,况且他们早有准备,朕让他们俩保护马匹和兵器,防身自保应该是没问题的。”

    朱由崧这样说,其余四美心都稍微放下一些,但是,如何脱身呢?被困在这里多一分钟,多一分钟的危险。如果他们韦麻郎他们跑了之后,在这里放毒,或者里用大炮轰,那么任凭他们君臣五人能耐再大,也死无葬身之地了。

    朱由崧种觉得这里面肯定有机关,否则韦麻郎,巴滕斯和范佩西,生个大活人,不可能凭空消失。

    五个人准备再找,哗啦一响。朱永松等人赶紧循声看去,地板一翻,把一个血肉模糊的人翻了下去,然后咔嚓一声,地板又合了,严丝合缝的。

    再看地有两道长长的血印,一直通到大厅的一个角落处。这是朱由崧他们发现,刚刚提起来的又摔倒的那名红毛子,已经不见了。

    证明刚才从帆板掉下去的那个人是此人,此人逃生的**太强了,趁朱由松他们不备,他爬过去按动的机关,只能这样解释了。

    但是机关在哪儿呢?现在整个大厅内,除了尸体,是散罗的火枪,破碎的桌椅,杯盘,果子,一片狼藉。

    四美正在细心的寻找机关的按钮,朱由崧示意他们躲开,朱由崧腾身而起,双掌击向刚才翻转的地板。

    咔嚓一声巨响,地板粉碎,黑洞洞的地洞赫然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