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4章 与虎谋皮
    ,精彩小说免费!

    贺金武也是第一次见荷兰人的城堡,明军大举进攻城堡的战斗,他没有参加,只是听说这种棱堡是西方智慧的结晶,非常厉害,这一见果然与众不同。

    城门开启。贺金武也不再胡思乱想,大摇大摆的带着几名亲随进了赤嵌城。

    当然不会有人迎接他,贺金武也不指望有高官来迎接,再高的官,在他眼中也不过是殖民强盗,披着人类外衣的豺狼。

    只是有几个荷兰兵将把他引到了总理事馆。这一路上,贺金武昂首挺胸,他所过之处,不少荷兰兵将对他举枪瞄准,他全都视若无睹,他把生死早就置之度外了。

    在一处大厅里,贺金武与荷兰驻台海军司令范佩西坐到了谈判桌上。

    范佩西的眼睛很好使,觉得这个贺金武有几分熟悉,很快他的脑海中就显现出来贺金武在海上指挥明军水师把他们号称世界一流舰队的海上雄师杀得人仰马翻的情景,心中不禁咬牙切齿了。

    贺金武现在也知道了,今天要和他谈的是红毛子的水师高级将领。什么高级将领,不过是手下败将而已!

    两个谈判主将,现在是反贴门神不对脸(联)儿。这位范司令根本瞧不起大明的副总兵贺金武,贺金武当然也没把范佩西当人看,两个人至多是在例行公事。否则的话,早就兵戎相见,你死我活了。

    但是这是谈判,不是拼命。毕竟贺金武远来是客,范佩西起码的礼数还是有的,让对方先坐,上茶,挤出一些笑容,等等。

    贺金武身为武将,暂时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但也不会说太多的客套话,开门见山,就是奉告这些红毛子,适时务者为俊杰,赶紧出城投降,否则城破之日,玉石俱焚,鸡犬不留。贺金武说的不但直白,而且有军人的气势。

    范佩西根本不吃这一套,尤其是现在他们的城堡占有优势,再多的明军瞪眼儿攻不进来,只能在外面转悠,虽然他们被困城堡之内,犹如瓮中之鳖,但是这只是暂时的,有人想瓮中捉鳖是不可能的。

    因为他们的援兵不会等太久就会开到,那时这个围自然就解了,贺金武这个时候奉劝他们出城投降,无异于与虎谋皮。

    因此范司令的脾气大透了,听完啪的一拍桌子,用手指着贺金武的鼻子,“你可以走了,要不是我们总领事阁下有话,今天,你休想活着离开这里,滚!”

    范佩西首先无礼爆粗口,贺金武也毫不客气,更是啪地一拍桌子,呼的一下站起来了。

    身为武将的他,脾气火爆,这一巴掌差点把桌子给拍卧了,那动静可比范佩西大多了。

    “姓贺的今天来了就不怕,怕就不来。你们似乎忘记了,谁才是这里的主人!”

    贺金武眼睛瞪得像包子,也用手指着范佩西的大红鼻子,眼睛里充满着蔑视。

    这两人的谈判一开始就如此火爆,引得好几十名荷兰兵将,端着火枪就冲进来了,瞄准贺金武这几个人,把门口全部给封死了。

    贺金武带来的这几个亲随,也都不是胆小怕死的怂包,一看这阵势,根本也不示弱,把身上暗藏的利刃也拿出来了,挡在贺金武前面。

    双方对峙的怒目而视,随时就可能爆发,气氛一下子就紧张起来,谈判场就充满了火药气味。

    双方就这么对峙了十几秒,最后,范佩西把手一摆,“你们都退下!”

    荷兰兵将答应一声,收了火枪,退了出去。

    贺金武一看范佩西收敛了,看了看旁边左右的亲随,这几名亲随会意,也都收起了利刃,退到了何金武身后。

    气氛缓和下来,贺金武又重新坐了下来。

    “副总兵阁下,今天咱们有必要坐在这里吗,还是战场上一较高下吧,我们的普兰民遮诚和热兰遮城可都是石头堆砌而成的!”

    范佩西很嚣张,言外之意是你们连城堡都攻不破,凭什么让我们出来投降?

    贺金武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冷笑道:“凭险而守不算英雄,龟缩在城堡里,不敢出战,至多是懦夫。既不愿意投降,又不敢出战,这算什么?”

    “哼,”范佩西冷笑,“副总兵阁下,想让我们投降也不难,但是阁下不配谈这个问题。”

    “那谁配?”

    “让你们陛下来谈!”

    “哈哈哈,弘光大帝日理万机,就算是我们的陛下有时间,怕是也没有兴趣与强盗坐在一个谈判桌上吧!”

    “你?”范佩西被呛得脸红脖子粗,这样的谈判,他觉得实在没必要再进行下去了,因此道,“送客!”

    什么叫送客呀?其实就是往外撵。

    贺金武也不想再谈下去,毫无意义,他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因此他赫然站起,“不劳范司令大驾相送啦,贺某自己会来,也会自己走!”

    贺金武走了几步,又想到了朱由崧的嘱托,把身子又转过来了,“阁下是想和我们陛下谈判吗?那好,这个条件贺某可以带给我们的陛下,告辞!”

    贺金武说完,一甩袖子,腾腾腾迈步出了大厅,几个亲随在身后紧紧相随……

    总理事韦麻郎和防务总长巴腾斯从暗室里转了出来。

    “这小子如此嚣张,就该宰了他!”巴腾斯看着贺金武离去的方向,愤愤道。

    范佩西叹了口气,不无埋怨道:“总理事阁下太仁慈了,跟这些劣质的东方蛮夷,还讲什么礼仪,这个家伙在海战中杀了我们那么多人,抽筋扒皮也难以恕回他的罪过。”

    海战中,范司令一再受挫,现在特别仇视大明的军人,尤其是水师将领,贺金武一进来的时候,范佩西就认出了他,因此,整个谈判范佩西才表现的非常激进,现在贺金武已经走了,他仍然愤恨难平。

    韦麻郎眼睛闪着深邃的目光,回忆着刚才跟人谈判时的情景,他一点儿没生气。

    “司令官阁下,今日的谈判虽然少了理智,但是提出要和他们的陛下谈是很英明的,弘光帝已经登岛了。”

    “朱由崧不可能来和我们谈的,在下也就是那么一说。”范佩西听出来了,上次对自己的这次谈判损益参半,看了巴滕斯一眼,两个人点了点头。

    韦麻郎笑了,“攻破不了我们的城堡,别说皇帝来了,天王老子来了也没辙,如果不出本领事所料,这次谈判不成,他们应该会派更高级别的官员再来谈判的,到时候我们可以和他继续提条件,谈判总胜过打仗,弘光大帝都坐不住了,我们还怕什么?”

    说完,三个红毛子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