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6章 郑芝龙服法
    ,精彩小说免费!

    刘文秀向朱由崧奏报了全歼郑芝龙人马的详细经过,朱由崧当然非常高兴。

    当郑芝龙和郑鸿逵跪在朱由崧面前的时候,朱由崧把郑鸿逵拉了起来亲解其绑。

    朱由崧知道郑鸿逵是用这种方式为他兄长乞罪,郑鸿逵和郑成功功劳那么大,朱由崧刚穿越过来清洗厂卫的时候,郑鸿逵就立下了汗马功劳,以后跟着自己亲征,南征北战,东挡西杀,战功赫赫。这一次,他和郑成功平定南疆,大义灭亲。

    对于这样的肱骨之臣,族诛连坐的罪行当然不能在他们身上使。郑芝龙是郑芝龙,郑鸿逵是郑鸿逵,郑成功是郑成功。要因为郑芝龙而牵连了郑鸿逵和郑成功,自己岂不成了昏君了吗?

    非但不能因郑芝龙之事而诛连郑鸿逵和郑成功,就连郑芝龙也不能杀,虽然他聚众谋反,对抗朝廷,犯下不赦之罪,但是不看僧面看佛面,看郑鸿逵和郑成功的面子上,至少要留着他一命,否则肯定会冷了郑家叔侄的心。

    但是这件事又不能轻描淡写的就这么算了,大明朝的功臣多了,以后这些功臣的家眷子女要都仗着有祖上有功,胡作非为,甚至从事反朝廷的活动,当之奈何?这件事必须妥善处理。

    幸亏朱由崧对这些早有考虑,看到郑鸿逵请罪,赶紧劝道:“爱卿功高盖世,何罪之有?今天缚住了郑芝龙,立下大功一件。”

    “陛下圣明,臣谢恩。”郑鸿逵嘴上说谢恩,但是心里并不怎么高兴。因为他知道,陛下饶了自己,能饶得了罪大恶极的郑芝龙吗?就他的所作所为,恐怕掉脑袋是最便宜的。但是他又不敢向陛下求情,因为郑芝龙的罪过太大了,陛下能不治他和郑成功的罪,就已经法外施恩了。

    按照大明例律,对抗朝廷聚众造反,主犯应该处以极刑,什么凌迟,车裂等,然后家灭满门,诛连九族,这是祖宗留下来的规矩。今后自己恐怕要失去兄长,成功要失去生父了,虽然他咎由自取,罪有应得,但是郑鸿逵心里非常沉重。

    这个时候,朱由崧来到了绑着的郑芝龙近前,“郑芝龙,你想死想活?”

    郑芝龙想到了自己肯定活不了,但是郑鸿逵和郑成功肯定也救不了自己,朱由崧能不诛连他们已经是皇恩浩荡了。自古以来的帝王全都是狠角色,卸磨杀驴的事屡见不鲜,正所谓飞鸟,尽良弓藏。自己活不了,郑鸿逵和郑成功日后肯定也不会有好结果。

    但是这个昏君竟然这么问,难道他还会饶自己不死不成?管他呢,到任何时候,我郑芝龙也不能落个贪生怕死之辈。

    因此郑芝龙把眼一瞪,脖子一梗,怒道:“昏君少说废话,要杀开刀吃肉张口,我郑芝龙要是皱皱眉头,不算好汉。”

    都认为朱由崧要发火了,罪大恶极的郑芝龙到现在,还不认罪求饶,反而指着皇上的鼻子骂昏君,看来这是找死的节奏啊。

    然而朱由崧一点也没生气,反而心平气和道:“你说朕是昏君,朕昏在哪里,只要你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朕可以饶过你的死罪,说吧?”

    这一下有点出乎郑芝龙的意料。他之所以这样骂,是只求一死。要说朱由崧是昏君,还得找出证据来证明,这可真难为了郑芝龙了。

    因为朱由崧这几年的叱咤风云,有目共睹,他励精图治,清洗东厂和锦衣卫,整肃朝堂,消除党争,对外收拾不听话的军阀,驱逐鞑子,光复大明,平定流贼,现在又平定了南疆,还要拿荷兰殖民者开刀,干的都是轰轰烈烈的大事,到处都是一片赞颂之声,先帝崇祯只能望其项背。

    要想从朱由崧身上找出昏聩的实例,还真难住了郑芝龙。

    最后他很牵强的,把朱由崧的老毛病说出来了,说朱由崧嗜酒好色。然而这是那个小福王的毛病!

    不过郑芝龙说出这话,一旁郑鸿逵心中早就凉了,不仅暗中埋怨大哥,当着陛下的面,就不能说些好听的?如果服个软求饶,跪倒请罪,陛下如此圣明,看在我和成功的面子上,肯定会从轻发落的,能保住这条命不就完了?可是你如此执迷不悟,当着皇上和诸文武将士的面儿逆龙鳞,辱骂皇上,这还了得?难道真的活的不耐烦了,要自己找死不成?要是这样谁也救不了你。

    “哈哈哈,”朱由崧突然大笑起来,这一笑把在场的人都笑愣了。被人当面骂昏君,被骂嗜酒好色,就这还能笑得出来?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朱由崧道:“朕这一生就这么点儿癖好,还让你抓住了把柄,好吧,这也算。朕说话算数,饶过你的死罪。没收个人一切财产,下狱三年。”

    把郑芝龙的家产给没收充公,然后让他蹲三年监狱就没事了,相对于凌迟处死或五马分尸等极刑,这真是便宜到天上了。

    郑芝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现在真的是作死,只求一死,免得活受罪,可是尽管他这样欺君犯上,朱由崧也没杀他……在确认自己没有听错,金口玉言的皇上不会开他玩笑之后,郑芝龙竟然幡然悔悟,看来郑鸿逵和郑成功说的没错,当今陛下真乃旷世圣主,自己如此罪孽深重,还能饶过自己死罪,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太混蛋了,竟然不及兄弟和儿子的万分之一,实在是惭愧……

    郑芝龙想到这里,痛哭流涕的跪倒向朱由崧谢恩了。

    朱由崧心里长出了一口气,这个牛头犟筋的郑芝龙,终于转过这个弯来了。嗜酒好色这一条,自己没有白往自己身上拦。

    不过这一条自己不用过多解释,天下臣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要说以前那个小福王嗜酒好色倒是名副其实,而自己一穿越过来就解散了他从各地选来的宫女美人,到目前为止,自己这九五之尊,身边有几个女人呢?一把手都数的过来,帝王讲究的是后宫佳丽三千,这也能算嗜酒好色吗?

    不过这个郑芝龙既然谢恩了,朕却不能就这么算了,至少得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