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4章 鲁王和唐王
    ,精彩小说免费!

    贺兆雄知道,朱由崧的信息系统至少有两套,正式的信息系统,是相关将官的奏折,非正式的信息系统,就是这些无孔不入的锦衣卫和东厂番子。

    而且最准确最及时的就是这些非正式系统。使得朱由崧足不出户,就能够及时准确得到他要得到的信息,当然包括前敌的战事。说得夸张一点,朱由崧就跟看现场直播差不多。

    因此就算是有关的将官想谎报战功,欺上瞒下,这些锦衣卫可不敢,因此,郑成功和施琅获胜,荷兰红毛子被击败,这个消息肯定是千真万确的。

    看到这些太监宫女,妃子,军将们欢呼胜利,陛下乐得眉开眼笑,铁臂苍龙贺兆雄服气了,真让大太监李国福说应了,陛下果然料事如神,运筹之事从未有过差错,郑成功,施琅,姚启圣,刘国轩,李全,贺金武都是好样的,看来后生可畏啊!

    老头一边感叹着,也是高兴,接下来精神头十足,要和朱由崧在水里比武。

    朱由崧一笑,“老卿家,比武的事只能留到日后了,因为现在该你的第三路大军出发了,及时给前两路大军补给粮草军需给养,并把5万大军及时运到岛上,这次一定要赶走那些红毛贼,把台湾收回来。”

    “老臣尊旨,陛下请放心,老臣早就准备好了,请陛下听捷报吧,老臣告退。”一听说要他领兵带队出发,贺兆雄银髯飘摆,红光满面,兴奋的像个孩子,给朱由崧施礼之后,脱了水师衣转身就走。

    贺兆雄刚走,又有人来报山东总兵押着一批粮草督率3万人马前来勤王,自从朱由崧的御营扎在南安州,这已经第五拨前来勤王的兵马了。

    现在兵员粮草等给养非常充足,除去李自成和张献忠这两支人马和几万正在战斗的水师,在南安州一带集结待命的各省前来勤王的军队已经超过15万人。

    既然来了,朱由崧也不能让他们闲着,全都派去让他们对付鲁王朱以海。

    朱由崧保证一线粮草的供应,粮饷发放非常及时,赏罚分明,他又在离战场几十里的地方亲自坐镇,因此军心非常稳,明军士气空前高涨。

    水师兵分三路,海上一战成名,把号称世界一流的海军舰队干趴下了,嚣张不可一世的荷兰殖民者被赶到了台湾。

    下一步就是夺取台湾岛,彻底驱赶荷兰殖民侵略者。

    这边郑洪逵和刘文秀的水师也没闲着,他们两个率领1万多名水师,从两个方向包抄过来,对福建的郑家军水师发起猛攻,已经拿下了福清,罗源和连江几座州县。

    不担水师打了大胜仗,李自成和张献忠的人马动静也很大,他们把战线往前推移,攻城克寨,已经在福州会师。陆上之两路大军20万人马,把朱聿键困在了福州。

    福州一带,现在草木皆兵,四面楚歌。伪帝朱聿键和他的臣僚黄宗羲,郑芝龙预感到了末日的来临,郑家军打不赢朱由崧的人马,连强大的荷兰舰队也吃了败仗。

    靠荷兰人出来干预,看来已经没什么指望了。再看他的东面的老邻居朱义海,比他们还惨。

    现在杭州的鲁王朱以海被大明朝各省陆续开到的各路的勤王之师达20万人,鲁王朱以海没了侯恂的支持,剩下10万人马,全都是乌合之众,因此被明军打得焦头烂额。

    最后这位鲁王只得弃了杭州城,打算坐船逃亡海上,但是他还没逃出杭州湾,便被大批的明军包围,手下将士纷纷投降。

    众叛亲离走投无路的鲁王朱以海,最后用长袍一盖脸儿,跳海自杀。

    郑芝龙和黄宗羲一看福州肯定守不了,他们保着朱聿键放弃了福州,杀出重围,退到了平潭岛上苟延残喘。

    朱聿键一看,黄宗羲,郑芝龙都保不了他,荷兰殖民者和鲁王朱以海也都靠不住。这真是靠山山倒,靠水水跑。

    绝望之际,他彻底下定了决心要投降,他脱下隆武帝的衣服,换上唐王的装饰,他要见他的皇兄朱由崧去领罪。

    到了现在,黄宗羲也彻底傻眼。这位东林党的优秀的激进战士,现在也是江郎才尽,一筹莫展。

    独有郑芝龙还不甘心失败,他来劝朱聿键,坚决不能投降。平潭岛如果守不住,他们还可以退守澎湖列岛。实在不成了,他们可以流亡日本政治避难,以图东山再起。

    朱聿键绝望的摇了摇头,“如果尔等还奉我为王,孤意已决,今孤不惜以死明志。”说着,他拔出宝剑,把自己的头发割去一缕来。

    郑芝龙一看,大势已去。他也没杀这个傀儡朱聿键,但也没再要他,而是带着几千郑家军的水师退往澎湖列岛。

    郑芝龙走后,朱聿键带着黄宗羲等一帮人等两三千人弃岛投降。

    李自成和张献忠,占领了福建,又接管了平潭岛,把朱聿键和黄宗羲等人捆上,向朱由崧报捷。并请示朱由崧的旨意,对朱聿键和黄宗羲等人如何处置?

    朱由崧高兴之余,对朱聿键和黄宗羲等人的处置,与对永历帝朱由榔等人的处置不同,不管怎么说,他们是主动投降。朱由崧传旨把朱聿键削职为民,在京师给他修了一处小院子,让他住着。

    虽然没有了王爵成了老百姓,朱聿键仍然感激涕零,知道朱由崧已经对他开了天恩,在这个院子里一住,直到终老,这也算得了善终。

    对黄宗羲朱由崧也没杀,知道这是明清时期的一个大人物,什么思想家,经学家,天文学家,历史学家,他的价值全在他的学问上,因此罚他面壁思过三个月之后,然后投进了东林书院,也就是大名的皇家书院,让他继续做学问。

    黄宗羲痛改前非,从此不问政事,跟其他东林学子一样,潜心研究学问。

    此时郑芝龙率领几千水师舰队,放弃平潭岛之后,打算退守澎湖列岛,因为澎湖列岛还有他的军队。

    但是行至半路,得到报告说,澎湖列岛已经被他儿子郑成功拿了下来,岛上的郑家军全部归顺了朝廷。

    被儿子挖了墙角,郑芝龙气的大骂:“逆子不孝!……改道回日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