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2章 喋血泉州湾(中)(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轰隆一声巨响,这艘巨大的荷兰指挥舰被击中,桅杆断裂,船帆起火,爆炸的冲击波把几名荷兰军人,震的飞落海中。

    等舰长特鲁伊和那名大副再从甲板上爬起来的时候,两个人好像是从灶坑里钻出来一样,烟熏火燎。帽子也掉了,手中的战刀和望远镜都没了。

    由于当时没有铁甲战舰,最先进的战船也是木质的,没有机器动力,主要还是靠人力和风力驾船,因此这样的船被大炮击中,很容易起火,火借风势,风助火威,船上的大火越烧越旺。

    “快,快救火!”

    船上的荷兰军人忙成了一锅粥,但是最后他们不忙着扑火了,因为即便是把大火扑灭,这也是一艘残船。

    他们赶紧召唤另一艘船靠过来,舰长特鲁伊和那名大副带着几个亲随转移到了另一艘船上。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又有十几艘荷兰战舰被击沉击毁,整个泉州湾一片火海,浓烟滚滚,能见度比较低。

    炮声还在轰鸣,他的一百艘荷兰战舰彼此已经失去联系,很多已经在溃逃了。

    特鲁伊一看不撤也不行了,照这样下去必然全军覆没。

    “撤!快撤!”

    然而此时想撤退,已经晚了。一百艘荷兰战舰,能够驾船逃跑的现在还剩下50余艘,可是泉州湾的出海口已经被洪山和崇武岸上的这两座炮台所封锁。

    这些荷兰战舰进来容易出去却难,因为这不足20里宽的出海口全部在两岸炮火的打击范围之内。

    炮弹呼啸,爆炸声轰鸣,不绝于耳。

    冲过来的荷兰战舰,无论大小,纷纷中弹起火。有的被当场炸的粉身碎骨,有的腰断两截,有的被掀翻。有的被击中起火,战舰成了火舰,慢慢沉入海底。

    剩下的几十艘失去统一指挥的荷兰战舰,在方圆几十里的泉州湾里,像无头的苍蝇一样乱撞。他们成了岸上炮营和明军水师的的活靶子,到了现在,他们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反击能力,就是在溃逃,但已是无路可逃。

    明军的炮弹,仿佛一个积压的愤怒已久的汉子,把满腔的怒火全都倾泻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艘接一艘的荷兰战舰,被接连击沉击毁。

    “冲出去!”

    舰长特鲁伊满脸乌青,胡子已经有些焦了,崭新的军服现在也破烂不堪,昔日的威风全无,只剩下一副逃命的狼狈相。

    他身边的那名大副已经死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在指挥,然而现在他只能指挥所在的这艘船。

    “舰长阁下,冲不出去,出海口已经被明军火力封锁……”

    不远处的海面上,到处是滚滚的浓烟,冲天的火光。海面上一片狼藉,不少未断气的荷兰军人还在水里面做最后的挣扎。

    “舰长阁下,明军的水师杀过来的,我们被包围了!”

    特鲁伊正在无策时,有一名荷兰兵喊了一声。

    特鲁伊回头再看,透过浓烟和大火,无数的明军战船都开过来了,近的离他们不足一百米的样子。

    明军的指挥船上一员大将,立在船头,此将满身的甲衣,烟火之中那张脸透着坚毅和愤怒。

    此将正是施琅将军手下的大将贺金武,贺金武原本是绿柳山庄贺兆雄的部将,也曾是老头儿的贴身保镖,他水里和岸上的本事都很出色,曾经跟朱由崧交过手。

    那还是刘泽清平定刘泽清时,途经洪泽湖畔,遭到流贼袭击,刘肇基被擒,朱由崧只身一人闯贼穴,绿柳山三阵赌输赢。头一场跟朱由崧对战的就是就是此人。

    与贺兆雄一块被招安之后,朱由崧非常器重他,在水师中委以重任,贺金武屡立战功,从一个山寨的小头目,被提拔为军中的大将,现在在军中的职务是副总兵。

    这次大海战,朱由菘把贺金武派给了施琅,现在施琅让他率三千水师打先锋。

    贺金武今年三十多岁,这是个长得非常结实的车轴汉子,现在也算是身经百战了,指挥作战非常有经验。

    他把自己的舰队排成进攻的品字形,一顿猛烈的炮火,击沉击毁荷兰战舰数十艘。这支嚣张不可一世的荷兰舰队,遭到迎头痛击之后,溃乱不堪。

    现在双方的距离已经逼近了。

    “停止炮击,放箭,射死这些红毛贼!”

    身披铁甲,头顶铁盔的贺金武手提大刀,立在船头,满腔怒火的盯着这些穷途末路的荷兰殖民侵略者,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明军战船上的弓箭手,对准这些荷兰殖民强盗,纷纷拉弓射箭。

    箭风呼啸,利箭如雨,穿过浓烟和火光。船上的荷兰军人纷纷中箭,扔了手中的火枪,有的栽入海中,有的当场被射成了刺猬。

    但是仍有不少不死心的荷兰军人举枪还击,做最后的挣扎。

    枪响如爆豆,有数名明军的弓箭手中弹倒下。

    但是很快,无数支利箭瞄准了枪响的方向,这些荷兰军将很快成了刺猬。

    50米……30米……

    双方的战船都靠的越来越近。

    “杀!”

    有几艘明军的战船和荷兰的残舰靠到了一处,贺金武大喊一声,一个飞纵带头跃上了荷兰战舰,抡起手中大刀,咔嚓咔嚓,接连砍翻了三个荷兰军将。

    在他的带动下,其余的明军将士怒吼一声,各执刀枪纷纷冲上荷兰战舰,把舰上的荷兰军人纷纷砍翻在地。

    “啪!”

    突然,一声火响,正在奋勇杀敌的贺金武,胳膊像凿子凿了一下,顿时血流入注。

    “大人受伤了!”

    有几个明军将士过来要给他包扎,贺金武哪里肯让?他已经看到了对他射击的荷兰红毛贼躲在桅杆处,第二次向他举枪。

    贺金武怒不可遏,一个飞纵蹿了过去,还没等这名荷兰军的枪响,贺金武已经到了他的旁边,大刀往空中一举,“去死!”

    “啊——”

    吓得这名荷兰军将大叫一声,咔嚓一声,这名荷兰军人的脑袋被劈为两半,血溅桅杆。

    “大人快看,红毛贼怂了,他们挑了白旗!”

    一名明军将士,指着前方的一艘烟火弥散的荷兰军舰,对贺金武道。

    贺金武微黑的面孔上露出一丝冷笑,“哼,想投降?晚了!执行大将军的命令,全部击沉,不留一人一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