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7章 谈判(上)
    ,精彩小说免费!

    别看这些荷兰红毛子有三分惧怕郑芝龙,对大明朝他们没有什么忌惮。欧洲列强已经被他们征服了,他们的海军舰队,可以横行整个世界,岂会把这个风雨飘摇的东方大国放在眼里?

    而且他们现在对中国的国情非常了解,知道郑家军跟大明朝不是一回事儿,跟唐王朱宇健也不是一回事,所谓的什么隆武帝不过是郑鸿逵手中的一块牌子。

    明军跟郑家军打得不可开交,双方各有胜负,现在来看朱由崧代表的大明一方占了上风。

    但是他们据此可不会认为,明军兵的水师已经强大到能够打败郑家军了,这至多是陆地上的优势使然,而且短期内的胜利也算不得什么,胜败乃兵家之常事。

    另外这些荷兰殖民者也想见一见大明陛下朱由崧,这正好是个机会。

    巴腾斯率30艘战舰来到泉州近海,在这一带指挥作战的主将是郑成功。郑成功手下的兵将一看来了这么多船队,赶紧来向郑成功禀报,并做好开战的准备,他们以为是澎湖的郑家军。

    此时的郑成功正在营中范愁,此前,他的叔叔郑鸿逵联名给父亲郑芝龙写了一封信,可是音信全无。

    他知道他父亲的脾气,非常火爆而且犟的厉害,他甚至可以想像父亲看到他们这封信时的暴跳如雷。父亲如果能够识时务,那该多好啊。

    当今陛下如此圣明,只要父亲答应归顺大明,陛下肯定还能够法外开恩,不计前嫌赦免父亲的罪过,一家人还能够骨肉团聚,封妻荫子。可是父亲为什么还如此执迷不悟呢?朱聿键能成大事吗?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四面楚歌,可是父亲还非要跟这趟浑水,实在令人可恨。

    再这样下去,我们也只有大义灭亲了。骨肉相残,老天无眼哪。想什么办法能让父亲回心转意?

    留给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马上就要攻打平潭了。他想去找她的叔叔郑鸿逵商议对策,但是他也知道,此时他的叔叔跟他一样着急。

    正在这时,有人来报:“将军,海上有舰队开过来了。”

    郑成功赶紧收住思绪,立即登上船头,果见远处海面上一只舰队开过来了,离他们已经不远了。

    成功立即命令手下舰队出海迎敌,一面命人报告叔叔郑鸿逵和大将军刘文秀。

    郑成功立在船头,拿起单孔望远镜,这下看清楚了,来的根本不是他们郑家军的舰队,而是外国的船只,上面打的是荷兰人的旗号。

    “妈的,红毛贼干什么来了?”

    郑成功对这些殖民侵略者深恶痛绝,他们四处作恶,犯下滔天罪行。刚要命令舰队开炮,又一想这件事最好奏请陛下决断,我们现在正在跟伪帝朱聿键开战,他们来干什么来了?

    来的船只不多,不像是寻衅滋事,因此郑成功一些观察着荷兰舰队的动静。

    这支舰队越来越近,此时用肉眼都能看清了,郑成功手下的将士向他们喊话,那意思不让他们再靠近了,干什么来了,再要靠近就要开火,等等。

    这时荷兰舰队打出了旗语,接着有人大喊,意思是他们是派来的使者,要见大明陛下谈判。

    这一下郑成功更不敢做主了,让荷兰舰队停下等候回信,而且荷兰红毛子倒是很听话,就地抛锚,舰队果然不往前走了,双方相距不过几百米。

    郑成功禀报了他叔叔郑鸿逵和大将军刘文秀之后,这二人当然也不敢擅自做主,赶紧奏报陛下。

    南安州离这里不远,但是三员主将谁也没有离开,只是写了一封奏折,派专人送到南安州御营。

    奏折刚刚送出去几个时辰,他们又得到报告,大批的荷兰海军已经出动了,他们开到了泉州和金门海域附近。

    看来是来者不善,难道这些红毛贼要来干预我们?如果敢来这里惹是生非,只要陛下一道旨意,一定要让他们这些该死的家伙有来无回!

    郑鸿逵,郑成功和刘文秀嘴里叫骂着,就命令手下水军舰队数万人马,做好迎敌准备。

    南安州朱由松的,临时皇宫行苑。

    这些天,朱由崧的日子过得非常惬意。自从收了姚启圣和施琅之后,他觉得接下来的战争,真的不需要他这位帝王过多操心了,无论是海战还是陆战,交给他们这几员将他完全可以放心。

    现在伪帝朱聿键败势难挽,郑芝龙的人马也基本上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鲁王朱以海那边也不必有多大顾虑,他所仰仗的侯恂,已经兵败将亡,平定南疆只是个时间问题。

    朱由崧感到这次亲征,征途越来越遥远,然而越来越轻松愉快,从北平,李自成和张献忠之后,这样的感觉就有了。

    平定孙可望和朱由榔的判乱,收拾不听话的缅王,现在又收拾朱聿键,郑芝龙,朱以海等乱臣贼子,现在他已经完全可以放手让这些臣子们去干了。

    现在的亲征朱由崧,觉得不像亲征,倒像是临幸南部海疆,游山玩水一样。

    前者在桂林,玩的津津有味,有声有色。现在又到了福建,南安州的风光也不错。吃惯了皇宫大厨的山珍海味,品尝一下地方特色朱由崧觉得很是新鲜。

    这几天朱由崧的帝王生活可谓丰富多彩,有几个美妃陪着,吃喝玩乐,听歌看舞。偶尔和小柳是对对剑比比武,练练字,下下棋,听听捷报,朱由崧乐此不疲。

    京师方面不断跟他送来奏报,都是一些丰收的喜事,和各省地人事安排,军情政情和民情等等。

    现在前方的战事也是捷报频传,明军三路又得了泉州城等好几座州城府县,朱聿键和郑芝龙已经被压缩在一府三县。

    现在的朱由崧正在看歌舞,这个歌舞乐众不同,因为它不是来自宫廷歌女,也不是地方舞女,而是域外美女。

    这是新任的缅王莽白孝敬他的,十名域外美女,跳着外族舞蹈,一个个穿着暴露,向朱由崧尽情的卖弄着舞姿,并不时抛来勾人的眼神儿。

    朱由松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了享受域外美女的眼福和艳福,这些美女跟中国美女的确不同,朱由崧一边欣赏,想想这些就心起涟漪。

    在一旁伺候的大太监李国辅察言观色,已经知道朱由崧在想什么了,悄悄的把小太监拉过来,低语了几句。小太监立即会意,着手安排今天晚上朱由崧和哪个域外美女夜生活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