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3章 一剑服施琅
    ,精彩小说免费!

    “身为帝王,说话可算数?”

    施琅觉得朱由崧话说的太大了,能接住你一剑就算赢,我施琅八年学艺,不敢说天下无敌,至少是罕逢对手,至今还没有败过一次,连李自成那么厉害,两次交手他也没讨到便宜,难道说自己真就接不住朱由崧这一剑?他宁愿相信公鸡能下蛋!

    “哈哈哈,”朱由崧看到他上钩了,不由得哈哈一笑,“朕乃一国之君,金口玉言,出口成章,提笔成旨,乾坤朗朗,万千将士为证,岂有说了不算之理?”

    “好,施琅愿赌这一局。”施琅一咬牙道。

    “但是如果是施将军赌输了,说话可算数?”朱由崧心里话,你害怕我说了不算,我还担心你说话不算数呢,既然愿赌就得服输,当面必须得说死。

    “我施琅愿意折箭为誓,愿赌服输,如果说了不算,犹如此箭!”施琅说着,从身后的箭壶生里拿出一支雕翎箭,咔嚓一声,折为两段。

    这一下朱由崧高兴了,古人最相信誓言。

    但是身后的明军将士可有些担心了,他们知道他们陛下功夫盖世,但是也不能无限吹牛啊?

    施琅连胜刘国轩和姚启圣两阵,刘国轩和姚启圣都是悍猛之将,然后又跟李自成打成了平手,从这一点上说明,施琅的本事只在李自成之上,不在李自成指下。

    有不少明军的军将都记得,朱由崧跟李自成对阵的时候,哪一次也不是一招制敌。

    可是陛下竟然要跟施琅来个一剑之赌,而且赌码那么重,陛下有这个把握吗?万一施琅接住了陛下这一剑,陛下就得话复前言,脱袍让位给唐王朱聿键,我们岂不是都得俯首称臣?那以后大明的帝王不就成了隆武帝了吗?这也太可怕了……

    因此,在场的数万明军将士,都为他们的陛下捏了一把汗。特别是马金花,贺宣娇,慧梅等几个美妃,心中着急,暗自埋怨自己的陛下口无遮拦,哪能如此赌注呢?

    唯有军事宋献策,面无表情。小柳是急不可耐的问,“宋先生你能掐会算,你算一下陛下这一赌能不能赢?”

    黑脸的矮子宋献策轻轻一笑,“哼,傻丫头,看来不了解陛下的人多矣,你也是其中之一呀!”

    “先生不许卖关子,你快说,什么意思?”

    “陛下的话虽然说得很大,但是每一次都没有言过其实,难道你们没有发现?”

    “柳是算是明白了,还是先生高明。”小柳是高兴了。

    此时城头上的施大宣也知道儿子要跟大明帝王朱由崧,进行一场旷世赌注,心也提到嗓子眼儿了。

    现场十几万只眼睛就盯紧了两军阵前的朱由崧和施琅,知道这一赌,不只是对他们二人来说生死攸关,对于双方的兵将来说,也都是命决生死。

    这是两匹马一东一西站定,马上的朱由崧和马上的施琅双眼相互盯着对方。

    但是朱由崧没有出剑,施琅迫不及待要接他这一剑,朱由崧的解释是,我们都这一赌一定要公平,你已经力战三阵,朕现在不能动手,否则对你不公平,你什么时候休息好了,力量恢复了,气息喘匀了,什么时候朕才能动手。

    朱由崧越是这样,施琅越有些受不了。

    就这样,两个人在战场上又耗了好几分钟,施琅要发火的时候,朱由崧才慢慢腾腾,把宝剑抽出剑匣。

    “好吧,朕本来是要你缓息半炷香之后,既然你等不得,非要朕立即出手,输了可不要后悔,看剑!”

    朱由崧说完,提起纵身,整个人就从马上飞起来了,凌空一剑,向施琅斩来。

    单看这一剑就势非同寻常,不亚于天河倒泻,可以看出,朱由崧很明显是孤注一掷了,把浑身的力量都用到了这一剑上。

    不过施琅还是没在乎,不就是飞天一剑吗,我施琅也练过这种剑法,充其量能有多大威力?我立马横刀用全力外封,定然能够把这一剑封出去,然后这一场就赢了。

    想到这里,施琅把牙关紧咬,气沉丹田,双腿夹紧战马,在马上稳住身子,这一下受过训练的战马也停止了四蹄,配合主人使劲。

    施琅把力量灌到两臂之上,一个几举火烧天势,横斩马大刀来迎这一剑。

    一道白色的剑光如银练一样,从长空泻下,正中大刀。

    咔嚓一声巨响,明军众将一听这动静就知道完了。陛下这一局肯定输了,施琅的大刀把宝剑封出去了。这不就等于人家接住了这一剑吗?

    不但明军将士这样想,就连施琅也是这样想的,因为他觉得朱由崧这一剑的力度并不是很大,跟刘国轩,姚启圣,李自成他们的一击没有多大区别,妥了,这一下自己赢定了!

    然而,接下来的事,令在场的兵将全都傻眼。

    首先是施琅傻眼,他觉得手中的刀杆一顿,刀杆便分家了,自上而下的飞舞而来的白练,像一道银蛇一样在施琅的眉宇上方定格。

    施琅能够感觉到一股冷风来袭,凭他多年练剑的经验,他知道这是朱由崧的剑锋风到了,但是怎么可能!

    仔细再看,他的砍马刀都已经腰断两节,很明显是被朱由松这一剑斩断的,然后剑势依然凌厉,关键时刻,朱由崧把这一剑收住了,否则是了,已经被这一剑劈为两半。

    他的大刀与包括刀杆在内都是纯金属制作,朱由松这一剑竟然能够把他的大刀斩断,施琅看着头顶上随时可以斩下来的宝剑,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不但他觉得不可思议,在场所有的明军将士以及施琅手下的将士,还有不远处程城头上观战的施大宣等人也全都惊得目滴泥塑一般。

    他们还从未见识过如此凌厉剑势,简直是无坚不摧了!

    在众皆惊愕的目光中,朱由崧把宝剑收回,呛啷一声还匣,“施将军,你已经输了,我们这一赌究竟还算不算数?”

    施琅从惊魂甫定中回过神来,扔了手中的断刀,滚鞍下马,跪在朱由崧马前,纳首便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