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2章 南安州施琅呈威(下)
    ,精彩小说免费!

    刘国轩也是20来岁,怒马长戟,直取施琅。大戟一个蛟龙出海直刺施琅的面门,带动劲风,扑面而来。

    施琅一看来将也是个帅小伙子,不过出招狠毒,赶紧摆大刀招架,戟刀相撞,当然一声巨响,火星飞溅。

    震的刘国轩膀臂酸麻,刘国轩就知道自己论力气不如对手,只有凭招数取胜。打仗讲的就是有力使力,无力使智。

    因此刘国轩把大戟的套路施展开来,如同银蛇乱舞,围着施琅的致命要害溜溜直转。

    施琅把大刀舞动的如云片一样,上下翻飞,呼呼刮风,两匹马在阵前如同走马灯一样,令人眼花缭乱。

    这时城头上的施大宣,一看明军将士如山似海,铺天盖地一般,刀枪如麦穗,剑戟麻林,一眼望不到边,再看施琅带的这几千人马,有些形单势孤,替儿子捏了一把汗。

    据说使戟的一般的武艺都很高,如三国时期的温侯吕布,古之恶来典韦,大唐名将薛仁贵,还有梁山好汉小温侯吕方,都是使戟的高手,他们的武艺之高强,自不必说。

    眼前这个刘国轩也是使戟的好手,怒马银戟,如银龙摆尾。

    但是刘国轩今天遇到对手了,也就是二十几合之后,刘国轩不敌施琅,被杀的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

    朱由崧把刘国轩召唤回来,第二个上阵的是姚启圣,催马抡刀直取施琅。

    两个人都使大刀,两个人也都是20来岁,这一打非常好看,一个是三挺大砍刀,刀头刀杆和刀攥各占1/3,刀攥是三棱透甲锥,姚启圣力猛刀沉,他的大刀施展开来忽而当刀,忽而是棍,忽而又是枪,真是神出鬼没,变幻无穷。

    一个是斩马刀,施琅的刀刀杆和刀身一般长,刀身宽,刀刃的长超过五尺,舞到精彩之处,只见刀光,不见人影。

    二将杀了30个回合,不分输赢。

    两边的众将都看傻了,这真是棋逢对手,朱由崧一边看,一边点头。是两边战鼓如雷,隆隆作响。

    二将杀到四十回合的时候,施琅使了个刀中加剑的招数,姚启圣躲的稍微慢了一点,咔嚓一声头盔被斩落,吓得姚启圣拨马就跑。

    第三个出马的是李自成,两个人也都使大刀。

    “姓施的,别说本帅占你的便宜,你且回去,休息好了再来厮杀不迟,本帅在此等你。”

    “哈哈哈,”施琅大笑,连赢两阵,面不改色,“对付你这样的用得着吗,看刀!”

    施琅抡刀就劈,李自成摆闯王刀招架,这二人一打真是上山虎遇上下山虎,云中龙撞上了雾中龙。眨眼间50多回合过去了,难分输赢。

    两个人不是第一次伸手了,上一次打了个平手,今天看来依然是平手。李自成的绝招是刀里加剑,施琅也会这一招。

    最后两个人把绝招都使出来了,仍然难分胜负。

    这个时候两边的鼓已经停止了,都被这精彩的打斗吸引住了,连鼓手都忘记了击鼓。

    朱由崧看到这里,觉得行了,传令鸣金收兵。锣声一响,李自成只得收招回队。闻鼓则进,闻锣则退,这是军中的规矩。

    连战三将,施琅仍然威风不减。

    此时朱由崧迸马而出,到了施琅近前,笑道:“施将军果然名不虚传,朕佩服之至。不过你可以投降啦,朕将赦你无罪,还将让你官复原职,如何?”

    此时施琅当然已经知道,眼前这个骑红马、披龙袍、自称朕的帅小伙子就是大明帝王朱由崧了。

    身为大明帝王御驾亲征是常有的事,然而亲自冲锋陷阵,要来和他单挑,确实是施琅没有想到的,手下雄兵百万战将千员,还用得着他亲自冲锋陷阵吗?

    哦,对了,早闻说这个弘光大帝非同常人。这是个马上皇帝,是个功夫高手,在南京一登基先清洗厂卫,接着就开始御驾亲征,收拾不听话的军阀,再然后就是北驱鞑子,西平流贼,又打到南疆来了,整整打了一圈。无论多么强悍的对手,只要他一出马,必然手到病除,包括满清第一勇士鳌拜和辽东祖家军最悍猛的大将祖大弼,据说没有人能在他马前走过三合。就连悍匪李自成和张献忠也得甘拜下风。

    生的像个玉面书生,真有那么大的能耐?今天他竟然亲自出马,施某可是有福之人,岂能不见识见识?

    施琅这样想着,用惊愕的目光打量了半天之后,听了朱由崧的话,让他投降,不禁勃然大怒,“昏君想让施某投降,凭什么?”

    朱由崧知道他不服气,朱由崧回到大明尽管才四五年的时间,但也算是阅人无数了,那些有本事的人都是这样,降服有本事的牛人才有成就感,那些无能之辈,或者那些一劝就投降的软骨头,朱由崧还不屑一顾呢!

    因此被骂昏君一点儿也不生气,朱由崧淡然一笑,“就凭朕手中的剑,你施琅也算是武艺高强的猛将了,刚才你的身手朕都看见了。你不是想和朕亲自交手吗,今天朕就给你这个机会,这样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啊,你可把握好了。”

    “少说废话,看刀!”施琅是急性子,刚才已经力战三将,现在一看,朱由崧亲自过来了,他就要急着伸手。

    刚才赢了三将,就赢三十将,三百将,也不如战胜一个朱由崧,如果能把他逮住或者阵斩,这场战争就结束了,那自己这功劳就大到天上了。

    施琅这样想着,浑身上下都是力量,好像是一个永远不知道疲倦的人,迫不及待的想和朱由崧动手。

    “慢着。你想和朕交手,朕可以成全你,但是这一场,我们不能白打。”

    “哦,此话怎讲?”

    “你敢不敢跟朕赌一场?”

    施琅血气方刚,个性极强,自信心十足,说白了就是骄傲,而且他还不是一般的骄傲,骄傲到谁也不放在眼里。岂能被朱由崧叫住?

    “有何不敢,但不知赌什么?”

    “朕就和你比一招,如果你能接住朕一剑,这一局就算是你赢了。如果你赢了,朕立即退兵,而且脱袍让位,对你所谓的陛下,唐王朱聿键俯首称臣。如果你要输了,只需投降朕,永不背叛大明,你可敢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