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1章 鼓浪屿海战(中)
    ,精彩小说免费!

    从刘国轩这只船上飞出的暗器其实是船上的锚,几只锚拖着长长的锁链,旋转着从船上飞出,呼啸而来。这些长长的锁链带动的是一张大网,这些锚落到了船上,就展开了一张大网,正好把贺兆雄这只船网住。

    这一下和贺兆雄这只船上的弓箭手就失去了作用,包括贺兆雄和刘文秀两员主将也都被网住。

    “鱼叉阵!”刘国轩一声令下,他船上的数十名兵将把双齿鱼叉准备好了。

    这是地地道道的大鱼叉,专门插鱼用的。每个鱼叉都有两个齿,纯钢加混铁制作,锋利无比。

    现在他们用这些鱼叉不再叉鱼了,而是要用来叉人。

    由于他们是海盗出身,当海盗之前大都是渔民,出海捕鱼的时候,用这一招对付那些凶猛的大鱼,如鲨鱼鲸鱼等,用网网住以后就用这一招。

    后来他们由民便变成为盗,最后再变成军,受过专门的训练,成为鱼叉阵专门对付近距离的难缠的敌船。

    前几次海战中,由于贺兆雄和刘文秀指挥得当,身先士卒,明军炮火猛烈,取胜比较容易,郑家的海军打一仗败一仗,根本没有机会用上鱼叉阵。

    但是这一仗不一样了,遇上了悍将刘国轩,双方打了个势均力敌,炮弹基本上都用光了,接下来双方战船冲在一起,就是肉搏了。

    因此刘国轩才抓住时机使出了这一绝招。

    刘国轩一声令下,数十名兵将站在船舷上,将手中的非常像投标枪一样支了出去。

    一杆杆一丈长的鱼叉,呼啸而来。

    这一下贺兆雄这只船上的明军将士可吃了大亏,他们被渔网网住,毫无还手之力。

    这些呼啸而来的鱼叉,可比弓箭厉害多了。一叉飞过来,一下子就两个血洞,有的还能穿透两个兵将,有的被掷中面部,有的被掷重脖子,还有的伤了眼睛。

    一时间惨叫声声,血肉乱飞。

    贺兆雄和刘文秀哪吃过这亏,一看不好,赶紧用手中的刀剑斩断渔网。

    可是贺兆雄刚把罩住他的鱼网斩成了数片,一把鱼叉就飞了过来,贺兆雄来不及避闪,这把大鱼叉正刺中他的屁股。

    贺兆雄惨叫一声,栽入海中。刘文秀也是刚刚把渔网斩断,一看贺兆雄受伤落水,他赶紧纵身跳入海中来救。

    这时刘国轩看到手下将几十把鱼叉掷出去之后,手执大戟往空中一纵,就落到了一根铁锁链上,然后他像沿钢丝绳一样,沿着这根铁锁链三蹿两纵便落到了贺兆雄那只船上。

    然后舞动大戟,将这只船上的明军将士全部斩杀干净。

    现在明军两员主将缺失,指挥船上的兵将全部损失贻尽,明军将士大乱。

    刘国轩指挥着战船反击,明军被杀得大败。

    此战损失了大小战船100多艘,明军将士伤亡了5000多人,这是贺兆雄归顺朱由崧以后指挥水战的第一次失利。

    刘文秀把贺兆雄救到船上之后,为他上药,包扎了伤口,此时明军败局已定。

    贺兆雄顿足捶胸,气的啪啪扯自己的耳光,被刘文秀,李全等人劝住。

    贺兆雄一边行文,向朱由崧请罪,一面重新整顿兵马,准备进行第二次大海战,以削这次兵败之耻。

    不过这次他可记住刘国轩这个名字了,此人不是好对付的,如何破对方的鱼叉阵,他得想一个万全之策。

    他把刘文秀,李全,柳春红等几员将召集在一起商议对策。

    正这时有人来报,朱由崧驾临水师营。

    铁臂苍龙贺兆雄赶紧带着副将刘文秀和李全夫妇出营迎接,一见面铁臂苍贺兆雄跪下请罪,由于他臀部有伤,没跪好,差点摔倒,朱由崧赶紧把他扶起来。

    “陛下,老臣无能,请陛下降罪。”贺兆雄无地自容。

    朱由崧摇头安慰道:“老卿家,胜败乃兵家之常事,何罪之有?身为国丈,年事已高,还先登陷阵,其虎威不减当年的赵子龙,虽败犹容,朕特赏赐四爪莽袍和玉带。”

    “谢陛下隆恩……”贺兆雄感激涕零,“陛下,容老臣再次出征,定然擒杀小儿刘国轩。”

    朱由崧笑了,“哈哈哈,不忙不忙。老人家有伤在身,先养好伤再说,朕这次来就是亲自率兵出海,将刘国轩那厮擒来,给国丈出气。”

    贺兆雄一听说朱由崧要出海率兵参战,吓了一跳,连连摇手:“陛下乃万乘之躯,如何使得?刘国轩很是难缠,他们的战舰火力配备也很猛,而且他们全都是海盗出身,其鱼网配合鱼叉阵,厉害无比,虽然陛下水性不错,这万一要是有点闪失,可怎么得了了?微臣这点皮肉伤不算什么,仍然能战,请陛下三思。”

    刘文秀和李全、柳春红也跪下劝,“陛下使不得,击败刘国轩有我等足矣。”

    随行的马金花、贺宣娇、高桂英、慧梅等全都吓坏了,她纷纷跪倒劝阻:“陛下使不得,海上状况太过复杂,不比陆战,请陛下三思。”

    “朕意已决,尔等不必多言。娇儿,赶紧扶老人家回去休息。”

    朱由崧的怪脾气上来了,他做的决定谁也改变不了。他这一句话就是金口玉言,皇王圣旨,这些人敢再多说了。随行护驾的兵部尚书刘肇基跟随朱由崧多年,知道他的个性,连劝都没敢劝,只是连连摇头,暗暗叫苦,陛下太执拗了,怎么能以万金之躯轻易涉险?

    这边贺兆雄要给贺宣娇施礼,贺宣娇恼了,“爹,娇儿就是天上的王母,也终究是您的女儿,您出身绿林,一向侠义豪爽,怎么越来越世俗了。”说着,贺兆雄扶回他的大营,查看了贺兆雄的伤势,贺宣娇心疼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让一名太医专门负责给贺兆雄调治,贺兆雄往外赶女儿,“娇儿,爹爹没事儿,这点伤几天就能好。你赶紧回去再劝劝陛下,尽量阻止他出海作战,这太危险了。要实在阻止不了,你一定要护好驾。”

    “爹,你放心养伤吧。娇儿知道。”贺宣娇含泪离开了贺兆雄的大营。

    此时朱由崧已经点齐了两万水师,大小战船五百艘,整装待发。

    兵部尚书刘肇基、一品诰命夫人高桂英、慧英、慧梅、马金花、小柳是等众将一看劝阻不了,都要随行护驾,朱由崧只带了贺宣娇,然后就水师营的将领刘文秀,李全和柳春红四将护驾,其余不懂水战的兵将一个没带,让他们在岸上带好兵等候消息。

    “出发!”身披重甲的朱由崧,腰悬宝剑,身后背弓插箭,登上一只大船,一声令下,鸣炮三声震天动地,两万雄师便离开了双鱼军港,压海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