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攻取漳州
    ,精彩小说免费!

    漳州的守将是郑芝龙手下的大将曾德,此人是地地道道的海盗出身,跟着郑芝龙商战海战多年,跟明军干过,跟荷兰和葡萄牙侵略者都干过,早年跟着郑芝龙流亡日本,是剑道高手,不但对中国武术有研究,对倭国的剑术也有造诣,曾任过郑茏龙的亲兵头目,相当于贴身保镖,郑芝龙坐大坐强东南海疆,无论是商战还是海战,出入都把他带在身边,大鱼吃小鱼,郑芝龙吞并了刘香、钟斌等大小几股海盗,一度成为海上霸主,曾德功不可没。

    后来郑芝龙接受了崇祯帝的招抚,归顺大明,被封为南安伯,福建总镇,曾德乃为漳洲总兵,朱聿键称降武帝,曾德还挂了个太子太傅的美称,被委以兵部侍郎的重任。现在坐镇漳洲,负责漳洲、厦门等地的防务。

    听说朱由崧大军杀过来了,命令手下小将刘国轩带兵三千守城,他亲自率领导精兵五千出城迎敌。

    在漳洲以西的十几里处,与刘肇基的五万大军遭遇,按说五千对五万,这一仗没有悬念。

    但是曾德先发制人,单人独骑出面叫阵,“谁敢与某一战?”

    刘肇基的人马一路所向无敌,沿途的守兵都是闻风而遁,士气正盛,此时哪会把这几千人放在眼里,一看贼人竟敢叫阵,刘肇基麾下大将方东旭请令出战,刘肇基同意,方东旭武进士出身,擅使一柄大斧子,勇冠三军。

    得到刘肇基同意之后,飞马而出,直取曾德。此时的曾德手执一柄长剑,连甲衣也没穿,头发高束,金簪别顶,一身深蓝灰衣服,像个道人。

    方东旭大喊一声轮斧子子就剁,不料曾德从马上飞身而起,剑光一闪夺人的二目,方东旭被晃得睁不开眼睛,斧子落下的就慢了,咔嚓一声,只一剑便将方东旭斩于马下。

    刘肇基大惊,曾德还没完把宝剑一指:“杀!”

    他身先士卒,挥舞着宝剑向明军的阵营冲来,马也不要了。五千大军潮水般呐喊着冲了过来。

    此时明军万箭齐发,曾德把宝剑舞动如飞,真如一个剑侠一样,飞向他的箭矢纷纷落地,眨眼之间,他便冲进了明军队伍之中,闪展腾挪之间,明军被杀得残尸翻滚,死亡遍地。

    刘肇基大怒,亲自摧马抡刀来战曾得,但是刘肇基的长刀却拼不过曾德的长剑,没几何便被宝剑刺中,刘肇基拨马败走,曾德带着人马追杀,主将败阵,军心大散,五万明军被五千判军杀得大败。曾德得胜之后,得了不少战利品,然后率军回了漳洲城。

    明军退出十几里,刘肇基包扎了伤口之后整顿兵马,此次损失了好几千人,觉得自己轻敌了,决定再战,这次把炮营拉出来了,五十门红衣大炮对准漳州城一齐开火,一顿炮火,震天动地,在大炮的掩护下,四万明军攻杀上城头,攻进城中。

    接下来漳洲城中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巷战。明军认为着攻进城中就占领了这座城池,结果错了,曾德率几千部众一不投降,二是逃跑,而是进行了顽强的抵抗。

    一个曾德就比较难对付了,此时又出来一员骁将,这便是十九岁的刘国轩,手使一杆方天画戟,勇冠三军,刘肇基带着几万人马激战了一天一夜,只得下了半座城。

    这时朱由崧的御营开到了,刘肇基来见驾请罪,“陛下,微臣无能。”

    朱由崧没怪他,让他平身,“胜败乃兵家之常,曾德,刘国轩?朕好多天没有活动筋骨了,正好拿他们练练剑。”

    朱由崧脱去龙袍,换上双重甲衣,腰悬天子剑,坐下大红马,亲自带着兵冲锋陷阵。

    随行护驾的除了刘肇基之外,还有几员女将,高桂英,马金花,贺宣娇、慧英、慧梅等。

    帝王先登陷阵,明军大受鼓舞。曾德的人马抵挡不住,但是曾德和刘国轩二将各守一巷拒不后退,冲过来的明军死伤了一地。

    正这时,朱由崧冲到了,看到曾德头上缠着白布条,手执长剑,弃马而战,一剑将一明军肚腹剖开,朱由崧从曾德身上,看到了“日*本武士”的影子,不禁勃然大怒,纵身从马上飞起,一招蛟龙出海,手中长剑直取曾德。

    曾德还不知道来将为谁,一看朱由崧从马上飞起来了,凌空一剑向他刺来,觉得此将武艺不俗,赶紧横手中的长剑招架。

    两剑相撞,咔嚓一声曾德的长剑断为两截,吓得他往后退了好几步,看看自己手听半截残剑,再看朱由崧朱由剑的大宝剑安然无恙,不禁愕然,能一剑把他的剑削断,难道此将用的是宝刃?

    “来将通名受死!”

    “说出来把你会吓尿的,朕乃弘光大帝朱由崧是也,识相的话赶紧自裁,否则朕让你死无全尸!”

    “你是朱由崧?……”曾德愕然,身不由己往后退了两步,现在这个名字还了得?“昏君,原来你的神功无敌,全凭这把宝剑削别人的武器取胜?”

    “哎,你这么说就错了,朕的剑虽然锋利,却不是你说的那种剑,也罢,对付你这样的,朕可以不出剑的。来吧。”朱由崧说着,把宝剑插在地上。

    曾德仿佛受到了污辱一般,大吼一声,用手中的半截剑向朱由崧斩来,“昏君去死!”

    一道剑光向朱由斩来,朱由崧微微一侧身,让过剑锋,出手如电,一把抓住了曾德的拿剑的手腕,气深丹田,五指收缩。

    曾德就感觉到手腕像被一把嵌子卡住一般,骨酥肉麻的疼痛令他手一松,断剑落了下来,未等断剑落的,朱由崧另一只手接住断剑,把这半截断扑的一声刺入曾德的胸中。

    曾德身子一挺,两眼瞪得流圆,在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成了一具体,然后摔倒在血泊中。

    主将一死,判军军心大散,几百残余很快被斩杀干净,那边刘国轩也敌不住高桂英、马金花等几员女将的围攻,最后只好带着几百残余退出漳洲,逃之夭夭。

    明军占领漳洲,两天后,大队人马开往厦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