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1章 大破铁甲象军(中)
    ,精彩小说免费!

    吴丁伦亚带着铁甲象军滚滚而来,他骑的是头象,这头战象也像他的主将,生得个大魁伟,上千头战象跟着这头象,踩着同伴的血骨冲锋陷阵。

    “放箭!”大炮之外,杀伤力当属弓箭。

    明军现在就害怕这支铁甲象军,明军的弓箭手硬着头皮对着他们万箭齐发,因为他们知道,弓箭对着铁甲象兵来说没有任何杀伤力,前面已经试过了。

    果然面对雨点般袭来的箭矢,这些铁甲象军岿然不动,视若无物,箭矢射中他们纷纷落地,他们照样往前冲。

    双方很快接战。明军的战马见了这些披着铁甲的怪物不是惊了就是软了,队伍当时就乱了。

    而且铁甲象军不怕刀砍斧剁,是真正的刀枪不入,明军的刀枪刺中他们砍中他们,如强弩之末。

    大象上的坐的缅军将士用手中长枪长刀斩杀明军将士,则显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因此两军这一接战,明军很快又溃败下来。

    这时身披重甲的朱由崧早就锁定了一个目标人物,那就是头象上坐着的吴丁伦亚。

    知道要大破铁甲象军必须得把他和这头大象给收拾了,否则,这一战前功尽弃。

    但此时朱由崧看到这个吴丁伦亚凶悍异常,他生得人高马大,一身铁盔铁甲,面带着金属面具,再坐在高大的大象身上,就是个造型酷毙的巨型机器人,坐下的铁甲战象生龙活虎,横冲直撞,吴丁亚伦手中的大枪造型奇特,枪杆长有两丈,粗有茶杯口,纯金属打造。枪头一尺五,有尖有刺,跟三尖两刃刀差不多,枪锋与枪杆相连处还有两个像钩镰枪般的倒刺钩,因造型奇特,也功能多端。

    当枪使能刺能挑,当刀使能砍能劈,两个对称的镰刀钩不但能钩人,还能钩对方的兵器。

    另外这杆大枪重达一百五十斤,抡起来又能当大棍,因他人高马大,力大无穷,再加上有这件特殊的重兵器,发起威来像一台巨大的杀人机器,无人能敌,前者悍将祖克勇和马保就是裁在他手的。

    此时他抡动大枪,呼呼生风,连咋呼带喊,大象也跟着主人发威,大鼻子一甩,明军将士就倒下一片,被它卷住能扔到天上,一脚下去能把甲衣将士踩冒泡,所向披靡的明军此时在他们面前根本就是无能为力。

    在他头象的带动下,其余的铁甲战象也是凶猛异常,大批的明军不是被串了糖葫芦,就是被如砧板之鱼肉般砍杀和践踏。

    朱由崧看着看着,身披重甲的他从马上飞跃而起,落地之后疾步如飞,闪展腾挪,几个飞纵如蜻蜓点水,直取吴丁伦亚。

    “护驾!”李全、马金花、贺宣娇、慧梅、高桂英、小柳是等一看陛下弃马而战,也都纷纷下马,随着朱由崧冲锋。

    刘肇基、张献忠、沐天波、刘文秀等大将也都豁出去了,飞身下马跟在朱由崧身后冲锋,这一下,他们全成了步下将了。

    因为他们知道,战马在铁甲战象面前无宜反而有害,干脆不要战马了。

    他们明知道冲上去对支铁甲象军没多大作用,但是他们也豁出去了,陛下都亲自冲上去了,何况是他们?哪怕与陛下一起身死沙场也是他们职责和光荣。

    在他们的带动下,无数的步卒也冲过来了,与这支象军开展了殊死搏斗。但是上来一批,倒下一批。

    朱由崧不管他人,眨眼之间便飞落在吴丁伦亚的大象前面。

    吴丁伦亚刚把一员明将穿透了给甩到天上,透过面具视的便看到了朱由崧。

    现在他并不识得这位就是名冠天下的弘光大帝,也没骑马,只是穿着甲衣,手提宝剑,生得一表人才,但是此时在他面前像个小矮子。

    吴丁伦亚身高比朱由崧多出一头,再坐在高大的大象上,朱由崧此时又没骑马,因此他能比朱由崧高出两三倍来。就像一个几岁的娃娃立巨人面前一样,简直把朱由崧比没了。

    朱由崧得仰脸看他,而吴丁伦亚得伦头俯视。

    两个人现在要单挑,外人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不过吴丁伦亚看到朱由崧就是一愣,别的明军将士被他杀得四散奔逃,这个玉面文弱书生拿个小宝剑拦在面前,送死不成?

    “你是何人?”吴丁伦亚喊一声,声震山谷。

    “朕乃朱由崧是也!”朱由崧满脸杀意地盯着他,目光冰冷。

    “朱……”吴丁伦亚当然知道朱由崧是谁,一脸惊愕,他有些难以置信,这个小矮子就是大明赫赫有名的弘光大帝,帝王要亲自冲锋陷阵?

    当得知他就是货真价实的大明帝王时,吴丁伦亚就哈哈狂笑起来,笑声震得山谷起回声。

    “朱由崧你的末日到了,赶紧投降让位给朱由榔是你的便宜!”

    吴丁伦亚话音未落,朱由崧大怒,身子就飞来了,手中剑一道厉闪向吴丁伦亚斩来,“胡说八道的牲畜,找死!”

    吴丁伦亚此时就像金甲天神跟小矮人作战一样,根本就是不屑一顾,他撇着嘴,面带冷笑地看着朱由崧剑来了,不躲不闪,一副任君随便斩杀又能如何的样子。

    咔嚓一声巨响,一道弧形剑光正斩中吴丁亚伦,火星飞溅处,吴丁伦亚从左胸到右胸斜着便出现一道血线,鲜血飚出来了。

    正趾高气扬的吴丁伦亚,就感到胸口一阵割肉般的剧痛,低头一看,一脸的愕然加不可思议。要知道,他这副装备可是刀枪不入的。

    可是朱由崧的一把小宝剑,怎么能够把他斩杀?

    力道所致,草木皆为利器,无坚不摧。宝剑斩金属甲衣,这个可以有,这就是功夫,是修真界武者的入门功夫。

    吴丁伦亚当然不明白,最后在面部一阵抽搐之后,带着惊愕的,不可思议的,对朱由崧不甘心的表情栽落象下。

    因为在高高的战象上,他又生得人高马大,他这一落象,动静太大了,像轰隆倒了一尊大佛,把山石硬地都砸裂缝了。头盔,脸上的面甲全部随摔扁了。

    手中的大枪发出沉闷带着钢音的声响。

    一向威猛无敌的主人只一合便被斩落象下,也惊到这头畜生了,它当然知道是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个子所为,怒吼一声向朱由崧奔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