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0章 大破铁甲象军(上)
    这些天朱由崧远离战场,游山玩水,特别是到了桂林府之后,天天由文武臣僚和美人陪着,没有战场的厮杀,没有热血和战鼓声,他好像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功夫帝王。

    张献忠和李定国兵败被阻,这份奏折刺激了他,正想活动活动筋骨呢。因此他决定亲自出马,来对付缅王和他们的铁甲象军。兵部尚书刘肇基、李自成夫人高桂英等随行护驾。

    一个月之后,朱由崧带着三万多中军御营出现云南边境。此时已经是秋后,不过这里天气依然炎热。

    张献忠和李定国等率众迎接,见驾之后,双方兵合一处,将近十万人马。朱由崧将御营扎在一处山坡上,然后看望了李定国、祖克勇和马保的伤势,李定国伤得不重,左胳膊挨了一火枪,现在绷带已经去掉了,伤的比较重的是祖克勇和马保二将。

    祖克勇腹部挨了一枪,马保后背挨了一枪,均是被缅军的头象将领叫吴丁伦亚的家伙给打伤的,现在二将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康复还需要一些时日。

    然后张献忠和李定国详细奏报了这里的战况,缅甸的铁甲象军和李定国、祖克勇和马保负重的经过。

    朱由崧听完之后,决定先礼兵,拟了一道旨意,派严锡命为使臣带着他的手谕去见缅甸王莽达,让他交人。

    严锡命领命之后,带了几个亲随离开了明营往缅甸王都而来。

    数日之后,消息传来,严锡命等人被扣押,莽达拒绝交人。朱由崧传旨进兵,十万大军越过边境线,双方战于孟休。

    朱由崧传旨佯攻城寨,铁甲象军果然出动。就见无数头铁甲战象上面,坐着缅将士,这些将士也是身着铠甲,戴着面具,一头象上坐着一个或两个或三个军将,手执长枪或长刀等武器,向明军汹涌而来。

    明军溃败,朱由崧兵退五十里,传旨按兵不动。

    刘肇基、张献忠、李定国、刘文秀、沐天波、高桂英等男女众将不解了,陛下来了也是吃败仗,又损失了几千兵马,没有任何有效措施对付敌人的铁甲象军,这样下去能打胜仗吗?

    但朱由崧心中有数,这次败仗不是白吃的,他要故意装出他亲自出马也无能为力,照样吃败仗的假象来迷惑敌人。

    朱由崧先吃了败仗之后,一连数日,也不升帐议事,也不再进兵,而是整日里和马金花、贺宣娇、慧梅、小柳日舞剑,写字,饮酒看歌舞,游山玩水,丝毫不提破铁甲象军的事了。

    刘肇基和张献忠等人终于忍不住了,来见朱由崧。

    朱由崧一笑,“爱卿勿急,朕已经有了破敌之策,卿等既然都忍不住了,估计孙可望和缅甸军也忍不住了吧。”然后说出了自己的策略,刘肇基和张献忠等人认为此计可行,但是能否破得了铁象军才是关键,这一招能行吗?

    看朱由崧成竹在胸的样子,谁也不敢多言,只好按计而行……

    孟休城,缅甸大将吴丁伦亚撇着嘴不可一世的样子,他奉了莽达之命,带着两万缅军和他的铁甲象军在些拒战朱由崧的人马,孙可望和阿山带着一万明军在这里协助。

    朱由崧先礼后兵,让缅甸王莽达交人,孙可望和阿山听说朱由崧亲自出马,二人对朱由崧的威名心介芥蒂,缅甸王的傲慢令他们心里有底了,但是这一仗如何打法,他们进行了详细的研究。

    吴丁伦亚主张主动出击,他认为朱由崧没什么了不起,孙可望和阿山则不然,说朱由崧如何智勇无敌,他们主张以守待攻,以逸待劳,缅甸虽然傲慢但不愚蠢,采纳了孙可望和阿山之言,让吴丁伦亚坚守孟休。

    然而孟休一战,朱由崧的大军照样溃败,没有任何起色,不仅令这位吴丁伦亚大将得意忘形了,“哈哈,什么攻无不取,战无不胜,什么功夫绝伦天下无敌,他朱由崧也不过如此,在某的铁甲象军面前照样无能为力,你们是被他吓破胆了。”

    “将军神武,天下无敌,佩服,佩服。”孙可望和苗人阿山高兴地恭维着,他们也同意了吴丁伦亚的说法,认为朱由崧江郎才尽,无法对付缅甸的这支王牌之师。

    既然如此,就不需要坚守城池了,应出城歼敌,追杀明军,让他们有来无还,于是请示缅甸王,莽达同意主动出击。

    就这样连缅军带朱由榔的明军共三万多人开了寨门,冲出城寨四十余里,把战场摆到了城外。

    朱由崧等的就是这个时机,他要与缅甸军野战,在野外收拾他们的铁甲象军。一看缅军果然被引出来了,传旨按计而行。炮营统领李柱石开始选好地势在这里布炮埋伏,御营的掘子军则开始在一段狭窄的山路上埋炸药。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朱由崧传旨狼狈撤退。十万大军丢盔卸甲,一边退一边扔东西,旗帜,锣鼓,帐篷,粮食,锅碗什物,刀枪剑戟等,一路上扔得到处都是。

    吴丁伦亚一看,“哈哈,跑了,给我继续追!”

    “将军且慢!”孙可望赶紧拦住了他,“这肯定是朱由崧的诡计,且莫上当。”

    “能吗?”吴丁伦亚就没急着追赶,但是明军一直退,一下退出了二十多里。孙可望和阿山也不解了。

    吴丁伦亚更不屑一顾了,认为孙可望和阿山是胆小如鼠的懦夫,坐失良机,传令大军赶紧追击,几万缅军和伪明军像潮水般追来,这些象军和明军一边追,一边捡战利品。

    就这样他们追出了十几里地,前面到了山路的狭窄处,埋伏在这里的炮营统领李柱石早就等得不耐烦了,现在一看,终于来了,高兴了,“龟孙子们,来的好,给我开炮!”

    “咚咚咚咚,叨叨……”数十门红衣大炮一齐轰鸣起来,地动山摇,一颗颗炮弹在象军和明军(朱由榔的伪明军)之中炸响,炮弹又把朱由崧事先埋好的炸药引爆了,一时间上面炮弹纷飞,下面炮弹炸响,炸药也炸响,那动静比打地雷战还猛激。

    这下伪明军和象军被炸得七零八落,血肉纷飞,这几万象军和伪明军就乱套了。

    听着震天的炮声和爆炸声,朱由崧心花怒放,传令停止撤退,准备反攻,一举全歼来追之敌。

    炮声停止之后,朱由崧带着刘肇基、张献忠等近十万人马往回杀,马队在前,步卒垫后,一时间喊杀声响彻底山谷,直冲宵汉。

    现在缅军和伪明军损失惨重,知道中了明军诱敌的计策,孙可望和阿山心里话,怎么样,就知道这是朱由崧的计策,现在上当了吧?

    但这位缅军大将吴丁伦亚满不在乎,看到大批明军杀过来了,喝令一声:“铁甲象军,出击!”

    言毕他骑着头象满身披挂得机器人一样,带着这支铁甲象军向明军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