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8章 喋血橡树林
    张献忠的人马一鼓作气攻占苗寨,孙可望、苗人阿山保着朱由榔已经逃走了,有几个他手下的兵将都是张献忠的旧部,觉得朱由崧远在千里之外,闯进了苗人的住宅,把两个苗寨姑娘弄到了竹床上……

    但是这几个明军将士很快被抓到了张献忠眼前,五花大绑,这些几人赶紧磕头求饶,说他们跟着张献忠出生入死多年了,求他念旧情饶命,下不为例。

    谋士严锡命充张献忠摇了摇头,张献忠会意,手捋着大胡子把眼一瞪,“龟儿的,要在以前我老张也许会饶了你们,但是现在不成了,我们都是大明兵将,弘光大帝军纪森严,三令五申,不准私入民宅,不谁滥杀无故,不许虐待俘虏,老张要饶了你们,陛下能饶得老张吗,没办法自认倒霉吧,杀!”

    “大帅饶命,饶……”几个兵将追悔莫及,一其中有一个还是个千夫长,像杀猪般叫喊,但是很快全部人头落地。

    这一下再也没人敢违反军纪了,对这些寨子的老百姓秋毫无犯,张献忠传令出榜安民,严锡命命宣传大明的政策,还对寨中难民进帮扶,修房子,适当给他们衣物粮食赈济,寨子上还有上万苗民,一看这明军真是不一样了,又得知这是朱由崧的军队,更是充京师方向而拜,从这以后,这座苗寨破天荒地归顺了大明朝廷,再也没有造过大明的反。

    在寨子上稍事休整兵马,然后张献忠带着十万明军继续追击朱由榔的残余势力,这座苗寨为了表示感激,新的族长还派出几名熟悉道路的苗民为张献忠这支人马当向导,张献忠非常高兴,当即赏了他们每人五十两银子,然后让李定国带上他们。

    有了当地的向导,追击起来就更快了。没出三天,李定国的先锋营就追上了。

    孙可望留下王尚礼带五千人马断后,他和阿山带着一万人(包括几千苗寨武装)继续逃跑。

    王尚礼知道打不赢李定国,在一片树林埋伏了三千人马,包括五百名弓箭手和数道绊马锁,然后带着剩余的两千人马,扮作狼狈的样子,出来便开始装起了孙子,“李将军,看在我们曾经同殿称臣的份上,能否准许王某投降?”

    “陛下有旨,降者免死,优先俘虏。但尔等须下马弃械,自缚其绑,我李定国自然不会难为王兄,如何?”

    李定国不是好糊弄的,一看这里树林茂密地形复杂,而王尚礼眼珠乱转,就加了防备。

    “好,李将军够意思,弟兄们,下马投降啦。”王尚礼说着,对身后的将士递了个眼色,然后把大棍往地上一扔,跳下马来让人来绑他,两千兵将也都扔了刀枪,作束手就擒,甘当俘虏状。

    “绑!”李定国马都没下,提刀在手,喝令左右,明军将士过去一批就开始捆人。

    可是这些人刚到王尚礼近前,王尚礼突然反水,三下五除二打翻了要绑他的几个明军将士,弯腰把大棍抄起来,对着这些明军就下家伙了。他手下装作投降的兵将也下手了,双方就展开了混战,但这支去绑人的明军放松了警惕明显吃亏了。

    幸亏李定国早有准备,命令弓箭手放箭,箭如飞蝗当场将王尚礼的人马射翻无数,王尚礼提着大棍就跑,马也不要了。

    “哼,跟本将军来这一套,弟兄们,杀,一个不留!”李定国把手中大刀一指,下达了冲杀的命令,并且一马当先冲了过来,目标就瞄准了王尚礼。

    “王尚礼,竟然诈降,本将军抓住你非将你碎尸万断!”李定国一边追一边喊。

    “呸,李定国,甘当朝廷的鹰犬,王尚礼这次没能杀你,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王尚礼一边跑,一边回头骂,一边有意放慢脚步,故意引诱李定国追他。他用的是计中计,这家伙真够狡猾的,否则也当不上张献忠的中军主将,其实他天生的飞毛腿,如果真跑起来,比他的马还快。

    李定国果然追上来,带着人马一边放箭,一边砍杀王尚礼残兵败将,很快就追进了前面的橡树林。

    突然间目标没了,李定国看看这片林子,杀机四伏,就预感到不妙,便立即停止了战马,把手中的刀往后一摆,“停止追击!”

    手下的兵也将也勒住了丝缰,步卒收住了脚步。

    可这时树后边,乱草中,突然伏兵四起,万箭齐发,像雨点般向射向李定国的人马。

    “撤,快撤!”李定国一边用大刀拔挡箭矢,一边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但是中箭者已经倒下一片,难以计数。

    李定国拨转马头往回跑,但刚跑了没几步,草丛中便弹起三道绊马索,都有一米多高。他的战马也不善,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连跳过两道,第三道便马失前蹄了,李定国一头裁下马来。

    这一幕躲在树后的王尚礼看得清清楚楚,不禁心花怒放,命令停止射箭,带着几千人马杀出来,将李定国的残部包围在当中。

    李定国的先锋营本来就三千人,加上刚才的伤亡,现在只剩下不足两千。王尚礼的人马是他们的二倍还多,这一场混战,明军越来越少。

    王尚礼不管别人,提着大棍向李定国来,这家伙生得短粗胖,马上步下功夫很多厉害。

    李定国趴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下有一滩血,把草都染红了,他的大刀跌出多远,很明显,李定国非死即伤。

    王尚礼大喜,从地上捡起一口刀过来要割李定国的脑袋。

    但是他万没料到,王尚礼刚把刀举起来,李定国的身子突然悬起来了,原来李定国裁下马后,这里刚好有血迹,看到他的人马被包围,急中生智,他来了个装死,因他知道自己这次上了王尚礼的当,敌众我寡,便来了将计就计。

    此时他一看王尚礼到了眼前,突然身子弹起来了,在空中来了个连环双摆脚,王尚礼更是没想到李定国能装死,便躲不开了,手中刀被踢开,另一脚又到了,王尚礼被蹬出一溜滚去,手中棍也脱手了。

    李定国落地之后,捡起他的大刀,对着王尚礼就砍,王尚礼也不俗,情急之下捡起一杆枪,大战李定国。但是他的本事哪是李定国的对手,李定国没马,他没大棍,数合之后,李定国大喊一声将王尚礼劈翻在地,又一刀将人头砍下。

    李定国一手提着王尚礼的脑袋,一只叫喊着斩杀王尚礼的残余,这下王尚礼的人马虽多但因主将阵亡军心大散,李定国的人马反败为胜,最后将王尚礼的人马全歼在这片橡树林中,血染橡树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