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6章 苗寨(中)
    朱由崧坐镇广西桂林,当明军追歼朱由榔、孙可望的时候,朱由崧正在游山玩水。

    桂林山水甲天下,朱由崧现在不用过多地担心战场之事,李自成和张献忠太能干了,两路大军把伪帝朱由榔从桂林撵到梧州,从梧州又撵到南宁,从南宁又出广西撵到云南。

    孙可望和朱由榔等人被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当得知朱由榔逃到云南只剩下不到一万人马时,朱由崧便传旨让张献忠这路大军继续追赶朱由榔,务必将朱由榔、孙可望及其党羽阵斩或活擒,而将李自成这路人马调了回来。

    因为他现在知道朱由榔灭亡在即,已经翻不起多大风浪,倒是广东福州的战事还未结束。他刚刚接到郑家叔侄的奏报,郑鸿逵在这份奏折里首先给朱由崧道喜,祝贺他马到成功,神速平定了西南的匪乱,李自成和张献忠等归顺朝廷,又增加不少干国良才,全仗陛下神威天成,实乃大明之福,接着汇报了他这一路兵马的战事。经过他们叔侄两年多的征战,总体上还算顺利,已经把唐王朱聿键和郑芝龙的人马压缩到福建沿海和广东东南部。

    这份捷报朱由崧看完很高兴,平定了广东和福建之乱,再把鲁王朱以海捎带了,整个大明就彻底光复了。

    他思忖之后下旨褒扬了郑鸿逵和郑成功,让他们再节再厉。另外这边他让李自成的人马从广西东进,等于攻击唐王和郑芝龙的侧翼,以减轻郑鸿逵和郑成功正面战场的压力,加速郑芝龙势力的覆灭。

    李自成接到旨意后不敢怠慢,立即调转枪头,往广东进军,先锋官仍然是他的干儿张环。现在这张环的能耐太大了,不只是射箭厉害,刀法也提升了一大截,这多亏李自成的指点。现在的张环论单挑,不次于李定国。

    因次,指哪打哪,攻无不取,战无不胜。他的先锋营摆不平的事,李自成的大队人马开到后,迎刃而解。

    朱由崧部署完之后,等着听这三路军马的捷报,这期间他携娇带美坐龙船开始游漓江。

    现在云南追歼朱由榔残部的是张献忠的人马,开路先锋是李定国。

    得知朱由榔他们被苗寨收留,李定国一面向义父张献忠禀报,一边带着先锋营直插苗寨而来,刚到离苗寨附近,洪河水暴涨,四处泛滥成灾,李定国的兵马只好暂时停下,找地方安下营寨。

    派人一打探,根本不是洪水暴涨成灾,而是苗寨人有意而为之。数日前他们派人把上游的水闸起,一下子闸了好多天,这次一次开放,因此才会导致河水四溢,泛滥成灾。

    原来是他们的计策?李定国听了之后遂不以为然,这些土著苗人因何要这么做?企图水淹我们,根本办不到,这点水至多能使这一带成为沼泽地,现在是秋天,天气这么热,大水退去,这一带的沼泽很快就能干涸,到时候就又能行军打仗了,能阻挡了本将军的大军吗?真是笑话!

    但是李定国很快知道厉害了,这征沼泽地成了他先锋营的一场恶梦。一天夜里,李定国的大营巡营兵将突然听到声音不对了,像是打雷一样,但是天上繁星满天,不可能是雷,仔细一看远黑压压的怪物压地而来,刚开始他们认为是大象,离近才知道不完全是大象,还有犀牛,河马,斑马,羚羊等大批的动物群,里面夹杂的应该还有狼虫虎豹等,往他们营区来了。

    离多远战马已经吓恢恢乱叫,有的吓得直尿,有的吓软了,有挣开缰绳,在营区乱蹿,这些兵将没见过这种阵势,赶紧报告李定国。

    李定国闻报大惊,不是苗人和孙可望的人马,而是有大批动物群来袭营?怎么会这样?

    来不及多想的他赶紧披挂整齐,带着亲兵到了营外一看,这些大批野生动物群已经到了他们的营门口了,有的已经冲进来了,兵将们向他们射箭,更加激怒了这些牲畜,横冲直撞,营区已经开始乱了。

    成千上万只野兽冲进营区,连踩带咬,明军死伤人马不计其数。很多兵将和战马不是被踩死,就是被咬死成为他们的美餐。

    李定国一看不好,这玩意谁对付得了,赶紧传令撤退,但整个营区已经乱了,等他们好不容易撤出几十里后,再看三千先锋营损失惨重。

    后来李定国才知道原因,原来苗人放水之后,把这一带全部变成了沼泽,然后投放了大量的鳄鱼,鳄鱼太过凶猛,就喜欢沼泽地,因此他们的到来把这里的野生动物全部轰过来了,这些野生动物不得不集体向后迁移,后面正是李定国的营区,这种袭击猝不及防,事先也没有任何征兆,因此李定国的兵将撤退都来不及,有的还向他们放箭,更激起他们的野性,这才将李定国的营盘冲了个乱七八糟。

    李定国想的也不假,隔几天沼泽就会干涸,但是每隔几天苗人就会放一次水,这一下李定国真是没招了,瞪眼不敢靠近,更别说从这里过去了。

    几天之后,张献忠的大队人马开到了,李定国向他报告之后,张献忠也大惊,秋天雨水又多,这要延迟下去要耽误到什么时候,难道十万大军就被阻在这里沼泽地不成?

    最后张献忠跟李定国、刘文秀和沐天波等人一商议,决定用大炮轰,炮声一响,这些野兽群肯定不敢来,把沼泽里的鳄鱼轰死轰跑了更好。

    于是五十门红衣大炮,对准数里之外的这片沼泽地就开火了。这顿轰击持续了半个多时辰,炮声连天,炸得水草四溅,浪花飞天。

    这一招还真有些作用,大形野兽群被轰跑了,沼泽地的鳄鱼也轰死了一些,但是接着问题来了,这一顿炮把这一片小沼泽变成大沼泽了。人马要想过去,船行不了,战马也飞弛不过去,只有涉足慢行,但是这里还有一定数量的鳄鱼,他们藏在深水沼泽里,连大炮对他们都没有办法,因此张献忠等人一筹莫展,只好向陛下行文奏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