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5章 苗寨(上)
    孙可望,王尚礼,刘承胤等所谓的一班文武大臣带着3万多人马保着朱由榔,从桂林撤到了梧州。

    梧州位于广西东部,是桂王府所在,也就是朱由榔的老家。

    桂林成了一座空城。而且他们这一撤兵。本来新安的防守还能支撑一段时间。这一下兴安军心大散,逃的逃,降的降,李自成的人马不费吹灰之力便拿下了兴安。

    然后李自成和张献忠的两路人马,同一天开进了桂林府。

    消息传到黎平,朱由崧哈哈大笑,然后传旨移驾桂林府。

    等朱由崧的中军御营开进桂林府的时候,李自成和张献忠的人马排出老长的队伍迎接,府内早已打扫干净。

    伪帝朱由榔的金銮殿,变成了朱由崧的临时皇宫行苑。

    朱由崧一看,嗬,这个朱由崧榔不愧是历史上的永历帝,真能折腾。看这皇宫盖的威武气派,金碧辉煌。虽然比不上北京那一套,但比南京比凤阳比西安比成都这些皇宫建筑都不差。

    朱由崧坐在朱由榔所谓的龙椅上,刘肇基,李自成,高桂英,宋献策,张献忠,严锡命,李定国,张环,祖克勇,马保,李过,袁宗第,刘芳亮,田见秀,高一功,沐天波,刘文秀,等等,文武臣僚男女众将参王拜驾。

    朱由崧让他们免礼平身之后,听两路人马的兵将,详细汇报了各自的战功。

    朱由崧命人详细记录了他们的军功,等班师回朝之后一并升赏,然后传旨大排筵宴,犒赏三军将士,朱由松特意命人给李自成,张献忠等人安排了一桌,让李定国,张环,高桂英,慧英,慧梅,一并就坐,朱由崧亲自作陪,兑现当初他摆庆功宴的承诺。

    从午后就摆上了酒宴,还弄来了一群歌舞,一边饮酒一边听歌看舞,有的还划拳行令,一直喝到晚上二更时分,尽兴之后,酒宴才散去。

    在桂林稍事休整兵马,三天之后两路大军向梧州包抄过来,按照朱由崧的旨意,一定要除恶务尽,把伪帝的势力彻底消灭。

    梧州城内朱由榔和孙可望也是一筹莫展,因为到现在,他发出了三封求援全部石沉大海无有音信。

    缅甸王和鲁王地处较远,没接到回信情有可原,但是唐王和郑芝龙是他们的邻居,早该接到求援手谕了,竟然是不置可否,到现在为止,一兵一卒都没见着,看来那些金银财宝是打了水漂。

    “奈何,奈何?”朱由榔听说朱由崧亲自坐镇桂林,李自成和张献忠已经出兵,向梧州包抄过来,急得都要哭了。

    孙可望让他闭嘴,然后骂了朱聿健和郑芝龙一顿,和王尚礼,刘承胤一商议,还得撤。

    往哪儿撤呢?往东是不行了,那是朱聿键和郑芝龙的地盘。只好往西南逃,就这样,他们保着傀儡皇帝朱由榔弃了梧州,逃往南宁。

    李自成和张献忠的人马拿下梧州之后,又追到南宁。

    孙可望他们知道孤城难守,只好再次跑路。继续往西南跑,数日之后他们跑到了田州,也就是后世的广西白色市一带。

    数日后又从田州逃进了云南一带,这几个月以来,朱由榔和孙可望几乎没有抵抗,只是一味的跑路。

    这一下辗转数千里,不过这一路折腾他的3万人马减员的厉害,每天都有数不清的逃兵,现在他们身边人马不足一万。

    朱由榔现在后悔莫及,有心投降,但是他不敢说。贼船好上难下。现在他这个永历帝,说话不如放个屁,还是孙可望一人说了算。

    孙可望带着傀儡伪帝继续西逃,现在明军到处围追堵截,他们只好走山林,然后再坐船改水路,人少一些行动更方便。

    不过现在他们有目标了,因为中间他们接到了缅甸王莽达的回信,出兵救援他们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只要能来缅,可以暂时收留他们。

    这就不错了,能有容身之地,孙可望和朱由榔等人谢天谢地。

    可是当孙可望的人跑到江元(即现在的云南普洱市一带)时,遭到了当地武装的袭击。

    又折损了上千兵马,被抢走了一些东西,朱由榔吓得躲在龙撵里,不敢出来。

    孙可望和王尚礼杀退袭击的兵马之后,派人打探,这才知道,袭击他们的是当地的苗人武装。

    这里的苗人头领叫阿山,是这里的土司,手下有几万寨民,光武装力量就接达八千之众。仗着山高皇帝远,他们一向不服从大明的管束,就是沐天波坐镇云南,除了安抚之外对他们也没有办法。

    因孙可望的人马闯入了苗寨的地盘,他手下的一支武装力量才出手了。

    朱由榔和刘承胤打算绕开这个地方,孙可望不同意,安排两千人马护驾,找合适的位置,扎下营寨之后,命这两千人密布锦旗虚张声势,扎出了两万规模的御营。

    然后孙可望带着朱由榔的亲笔印信,和王尚礼等剩下五千人马来到了苗寨下面。

    孙可望没有攻打寨子,而是先礼后兵,要求见他们的当家人,借路而行。

    土著头子阿山听说明军大兵压境,也赶紧上寨门观看,下面打的的确是明军的大旗,但当听说来的是朱由榔的永历帝时,下面的人马估计也就几千人的规模,阿山就更不屑一顾了。

    手下大将丁图郎不服,带着3000寨丁开了寨门拒敌,两军摆开阵势,丁图郎大战王尚礼,没过十合,被王尚礼走马活擒。

    然后孙可望指挥的兵马掩杀过来,苗人大败,退入寨中,不敢出战。

    孙可望仍然没有攻寨,也没有杀丁图郎,而是保持大兵压境之态,放了丁图郎,并派刘承胤带着永历帝的印信进寨谈判。

    这一下阿山不仅同意借道,还同意归顺永历帝,与孙可望一起扶保朱由榔,大开寨门,把他们迎接进来。

    孙可望和朱由榔大喜过望,直接加封阿山为太子太保,兵部右侍郎,论官职地位仅次于兵部左侍郎王尚礼。

    阿山也比较满意,当朱由榔和孙可望和他商议退兵缅甸政治避难时,阿山哈哈大笑,“陛下,孙阁老,避什么避呀,朱由崧的军队只要敢来,本侍郎管教他们有来无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