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 半斤八两之才
    朱由崧这次东征朱由榔又是千山万水,因为中间还隔着一个贵州,从四川到广西最近的距离恐怕也是千里以上。

    不过朱由崧的中军这一路上很是顺利,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人马太彪悍了,先不说这两个大帅的威名,朱由崧给他们的配的参将大将个个都是硬手,两路大军各十万人马,还有各五十门红衣大炮,因此这两路人马所向披靡,在前面为朱由崧开路,像两把尖刀插向永历帝的心脏。

    朱由崧这三万多中军一路上一点麻烦也没有,朱由崧的小日子过得更是惬意,几次亲征数这次日子过得最滋润。他觉得这才像个帝王的日子,打打杀杀的,那是军将们的事,现在的他远离战场血腥和尘嚣,想骑马就骑马,不想骑马立刻有人备龙辇,三位美妃伺候着,太监和锦衣卫不离左右,几位巾帼前后随驾,然后是刘肇基等臣僚带着三万多铁甲卫队,前呼后拥,浩浩荡荡。

    朱由崧晓行夜宿,游山玩水,每到一处,地方官迎来送往,热热闹闹地歌功颂德,然后赏赏风景名胜,尝尝地方特色的绝味佳肴,有时候实在没趣还有人安排两场地方大戏,小柳是像依人的小鸟在身边左右飞来飞去,今年十二岁的她那体形跟成人差不多了,那个眉毛那个眼,比柳如是更加妩媚多姿,眉宇之间还不失侠女风范,有时看得朱由崧入迷。

    晚上再听听两路兵马的捷报,然后携美开启龙榻夜生活,简直神仙般的日子,哪像亲征,这简直比隋炀帝临幸扬州还舒爽!

    一个月后,朱由崧的中军便开到了梨平府(即后世的从江县一带),这里是云贵边界,离伪帝朱由榔的都城桂林已经很近了,大概四百里左右,朱由崧传旨就在梨平府扎下了御营,不再往前走了。

    然后派人关注前敌的战事,虽然他根本不用担心,这两人马对付一个朱由榔和孙可望肯定是绰绰有余的,论实力哪一路人马都可以灭了这个作死的伪帝,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朱由崧仍然不能不管不问,否则他就不千山万水跟过来了,回京师听奏报多好。

    不过他就是不派人,军中的探子和厂番锦衣卫很多人也都在为他传递着最新的消息,因此,数百里外的朱由崧对战场两路大军的战况了如指掌,说得夸张一点跟后世看实况转播差不多,就差没有网络视频了,否则就能同步进行了,像看历史战争大片一样过瘾。

    现在李自成的左路军已经打到了桂林北部,进逼兴安,而张献忠这路人马打的也不弱,已经拿下了柳城,进逼柳州。

    朱由崧命人拿出军事地图,一看这两个地方一个在桂林北百里之外,一个在桂林南二百里左右,朱由崧笑着点了点头,“鸿基和敬轩真是半斤八两之才,不负朕望,朕心甚慰!”

    高桂英和慧英慧梅等看到桂林已经被李自成和张献忠构成合围之势,都高兴地长出了一口气,看来胜利在望。

    实际上李自成和张献忠这一个多月,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走路,最近半月两支人马才开始与朱由榔的人马接战。

    称帝登基这一个多月来,在孙可望等文武大臣的运筹下,朱由崧榔的势力遍及了整个广西,兵马从登基时的不足四万,翻了一番还多,一下子增到八万多人。

    中国就是人多,没有办法,就是在乱世也是熙熙攘攘。只要有号召力,舍得花钱,敢封官许愿,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人有多大胆地就有多高产,自古以来乱世枭雄就不愁无有兵马为他兴风作浪。

    得知朱由崧派两路大军二十万讨伐他,朱由榔吓得书生像尽出,孙可望和王尚礼当然不怕,两个人亲自分兵抵抗,派兵修边屯城,完善工事,一面筹集大炮炸药,准备与朱由崧的人马决一死战。

    但双方这一接战,孙可望和王尚礼的人马打一仗败一仗,几乎毫无悬念,就好像两个实力差距悬殊的拳击手对决一样,一接触胜负立分。

    没出十天,朱由榔就丢了将近半个广西的十几个州城府县,他的人马本来就少,这又接连败北,每天的逃兵就成百上千,加上战场的伤亡,八万多人马现在也减半了。

    朱由榔如坐针毡,孙可望也感到末日来临,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和王尚礼、刘承胤等文武臣僚一商议,必须得寻求外援。

    然后以永历帝朱由榔的名义发出三封求援手谕,一封送往他们东面的邻居,就是唐王朱聿键和郑芝龙,希望他们发兵援手。另一封送往杭州的鲁王朱以海,求他援手。最后一封,送到了国外,就是交给缅甸王莽达,求他们发兵以解燃眉之急。

    当然这些求救手谕哪一封都不是白送的,需要派能言善辩之人,关键还要多带贵重财物。

    三封手谕三拨人同时派出后,朱由榔和孙可望等人心里多少算是有了寄托或者说盼头,另一方面他们以守代攻,加固工事,严防死守,拖延时日。

    特别是李自成的人马打到了桂林北部,而张献忠的人马打到了桂林南部,整个朱由榔政权震动,在孙可望和王尚礼的运筹下,他们收缩兵力,全部撤入城中,学对付清鞑子那一套,坚壁清野,把桂林及附近的几座县镇修筑得如铜墙铁壁,就等着明军来攻。

    然而李自成和宋献策计高一筹,摸清了孙可望的意图后,他们不攻桂林,而是向北取了全州和道州,然后大兵拆了回来,逼近兴安,如果把兴安拿下来,桂林的北大门等于被摘去了。

    另一路张献忠的人马也不简单,特别有李定国这个先锋,用疑兵之计轻而易举端掉了柳城,然后等张献忠的大队人马来到之后,将柳州府围了个水水泄不通,但没有强攻坚城,而是采取在城外填土的办法,很快筑起了高台,然后让兵将上高台往城中放炮射箭,这下柳州府号称固若金汤的城防便成了豆腐渣,瞬间土崩瓦解,这样没出三天,便拿下了坚城柳州府。

    这一下桂林府处在明军南北两路大军的夹缝之中,孙可望和朱由榔等人感到岌岌可危,赶紧撤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