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0章 老张要翻本
    就在朱由崧在七星山下巡察敌情的时候,山上李自成的兵将蠢蠢欲动,打算派一支精兵强将将这十几个胆大包天的明军将士给包了饺子。

    十几个兵将就敢来他的山下转悠,也太不把他李自成、还有张献忠放在眼里了吧,他们曾经跟崇祯帝斗了十几年,大明朝的上百万军队都奈何不了他们,势力遍布大半个中国,最后把崇祯逼在歪脖子树上上吊,二人也当过几年帝王,这样两个牛气冲天的人物,虽然风光不再,被逼入深山,但威虎不减当年。

    特别是当李自成收到属下送上来的箭信,打开一看,李自成先是吃惊,接着被气乐了,把信又转给张献忠观看。

    朱由崧在信中这样告诫他们,他们当然是指李自成和张献忠,朱由崧在信中说早就洞察于他们,知道他们俩必然走这一步,蛟龙得**,终非池中物。然朱由崧并不怪他们出尔反尔,反复无常,也不是他朱由崧无原则的滥开天恩,只是看在桂英夫人、慧梅慧英张乃双喜以及李定国等将的赤胆忠心上,仍然可以对他们既往不咎。只要他李自成和张献忠悬崖勒马,犹未为晚,非但骨肉团聚,破镜重圆,双王之高位还给他俩留着。如若执迷不悟,三日之内必然杀上山去,鸡犬不留。倾巢之下,岂有完卵?介时悔之晚矣,望尔等三思,限尔等明日日落前全山挑白旗,自缚其绑,下山请罪。下面有朱由崧的亲笔签名和大红玉玺。

    李自成当然不会相信这封上所说,朱由崧竟然还能对他们既往不咎,连李自成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他和张献忠早在崇祯时就反了降,降了反,现在是弘光时代了,他们依然如故,难道朱由崧对他们还没有失望,如此反复这位弘光大帝竟然不生气?竟然还能原谅他们,什么只要他们投降,免除一切罪责,还加封王候,让他们一家人团圆,鬼才会相信,这不是哄小孩子吗?

    李自成甚至敢断言,这次只要他和张献忠投降了,朱由崧立即就会反脸,把他们处以极刑,也未必能解恨,想如此先引诱他们,然后再想办法收拾他们,他李某人岂能上当?!

    这时张献忠把信看完了,却什么也没说,面无表情地问李自成:“李哥,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敬轩,你还问我,你不会被昏君又说动了吧,他这是把我们哥俩当三岁玩童了,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危言耸听,这些小伎俩我们当然不能上当,李某倒要看看,他朱由崧三日之内是如何杀上山的!”

    看完朱由崧的信,张献忠已经做到了心有数,他当然读出来了,这封信朱由崧的特殊用意,这是在信中含蕴地告诉他,山下的明军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让他三日之内见机行动,里应外合,一举破山。

    但是张献忠看李自成自以为是的样子,心中好笑,只是脸上没带出来,道:“李哥,古人云,骄兵必败,这位弘光大帝绝非常人可比,没有过人本事,不会说过人之话,说不定他们还真能想什么法杀上来,也未可知,还是不掉以轻心为妙。”

    “哈哈……敬轩……”李自成拍了拍了这位亲家的肩膀,摇了摇头,那意思是你可能是被朱由崧打怕了,哪里还有八大王的半点英雄之色?又想到朱由崧竟敢只带十几骑来到他的七星下亲自射箭送信,不由怒从心起,顶盔掼甲,披挂整齐,要点兵下山,亲自截杀朱由崧,被张献忠拦住了,“李哥且慢,使不得。”

    “敬轩,这是何意,因何使不得?”

    “哎呀李哥,朱由崧神功盖世,你何尝不知?当初在草甸湖,他被你设计诱入我数万大军包围之中,结果呢,害得我老张差点丧命……”张献忠说着,让李自成看他脸上的疤痕和后背上的箭伤。

    这件事李自成太知道了,张献忠今天一提,李自成古铜色的脸不由得一红。

    张献忠接着道:“还有,三河镇的事李哥难道没听说过,朱由崧携二美被多尔衮的三万铁骑困住,可结果他们不但全身而退,还在万马军中把多尔衮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如今李哥想带这点人马截杀朱由崧,无疑于自寻烦恼。依我之见,还是算了吧。”

    李自成听了这话心中就有些不痛快,暗道,你张献忠真是被姓朱的吓破胆了,现在怎么这样了,畏道首尾,把朱由崧说成了神,而我们哥们成了虫。

    我李自成就不信了,凭我们哥俩之勇武,再有李过、高一功、袁宗第、刘芳亮、田见秀、沐天波、刘文秀这些猛将助阵,带一支人马下山,难道真就对付不了朱由崧这十几骑吗?怎么老拔气门芯呢!

    但李自成又一想,觉得张献忠的话不无道理,抛开三河镇之事不论,朱由崧曾经徒手对付过李过、李来亨、袁宗第、刘芳亮、田见秀、高一功他们六员猛将,另外草甸湖和夔州之战,他也是亲眼目睹的,定北王艾能奇和五军主将论勇武个个都不含糊,但是朱由崧单人独骑在万马军中冲杀,如入无人之境,说他神功盖世一点都不夸张,这一趟不下山也许是对的。

    张献忠看李自成被打消了积极情,脸上有些难看,心中高兴,暗道,这盆冷水泼的好,我可不像你李自成,我老张现在是彻底服气了,现在无论给我多大好处让我造反我也不能造了。不过当初在夔州你装模作样把我老张玩得可不轻,亏我还傻着脸封你为一字并肩王,今天该我老张翻翻本,让我这个副寨主好好玩你这个大寨主一下,我们俩算是扯平了。

    第二天,有人来报,说朱由崧二十万大军把山下的所有通道全部封锁了,扎下大小营寨一共十五个,另外还上万人马的巡逻营两个,这十五个营环七星山下像是十五个柱,与两个巡逻营这十七个营围成了一个铁篱笆,把七星山死死地困住。

    李自成一听不以为然道:“哼,困住又能如何?山上早有准备,有吃有喝,还有地种,支撑下去没有问题,他们兵马再多,没长翅膀飞不上来,红衣大炮数量有限,威力有限,不可能把山炸平,总而言之攻不上来有个卵用,想困多久让他们困多久好了,只要他们不攻山,就甭理他们,姓朱的还扬言三日内杀上山来,真是大言不惭!”

    “李哥言之差矣……”张献忠听到这里不高兴了,眼珠一转又开始对李自成泼冷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