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一样的计策,一样的人
    朱由松正要传旨,召见张献忠的时候,张献忠自己却来了,而且张献忠所问之事正是朱由崧要办之事。

    “敬轩,朕让你办的第二件事就是让你造朕的反……”

    “造……”没等朱由崧说完,张献忠顿时傻在那里,脑子像短路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是奉旨造反,敬轩不要紧张嘛。”

    但是朱由崧越这么说,张献忠越懵逼,这话觉得太离谱了,陛下难道是在试探自己,还是压根就没有相信自己?

    大西已经完了,刘文秀,李定国都投降了,这是要卸磨杀驴找借口要除掉自己吗?在崇祯面前,自己假投降,这些事他会忘吗?为了免除后患,估计要对自己动刀子了。

    本来张献忠对朱由崧对他免去一切罪责,反而加封大西王,就感到不可思议,现在听了这话,免不了要胡思乱想了。

    然后张献忠扑通一声,赶紧就跪下了,“陛下,微臣投降归顺,绝无半点不臣之心,陛下如若不信,可以把微臣的心摘出来一看便知。”

    张献忠说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陛下如若不相信,我张献忠是真心投降归顺,那干脆就把我杀了算了。何必要让我造反呢,还说什么奉旨造反?

    朱由崧一看张献忠的样子,知道他是误会了,摇头笑道:“敬轩,你想哪儿去了,朕怎么会不相信你呢?如果朕要不相信爱卿,根本没有爱卿的今天,卿还你有机会这样跟朕说话吗?”

    张献忠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陛下,请恕微臣浅薄了……微臣愚钝,还请陛下明示。”

    “李自成有负朕恩,他犯下滔天的罪行,十恶不赦,朕把他抄家灭门,处以极刑亦不为过。然而朕有好生之德,对他就像对爱卿一样,赦免一切罪行,还加封为西安侯,其一家老小全都赦免无罪,加官进爵,可是他却跟朕玩八卦,竟然拉着队伍当山大王去了,朕要把他抓住,看看他到底是什么变的,现在朕打算让你奉旨造反,拉一支队伍去接近李自成,取得他的信任之后,朕御驾亲征,我们里应外合,把他的老窝给端了,不知敬轩意下如何?”

    这次张献忠可算听明白了,原来陛下是在运筹对付李自成的事,这个李自成做得真是有点绝呀,让自己奉旨造反,带一支人马去山上接近李自成,里应外合计传李自成?果然是好计呀!

    张献忠刚要以慷慨赴死的精神慨然应允,突然,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子,慢着,陛下说他李自成跟我张敬轩一样,这话什么意思?

    当初朱由崧拿下西安之后,对以李自成为首的大顺军将开了天恩,加封李自成为前部正印眼先锋官,征伐我大西。后来陛下和李自成又玩了一招绝的,那就是奉旨造反,李自成带着他的先锋营到夔州投奔我张献忠,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最后李自成假戏真唱,拉着队伍当山大王去了。

    眼前我张敬轩与李自成处境何其相似?陛下让我也奉旨投降,去投奔李自成。那么我会不会学他李自成假戏真唱呢?陛下这样是不是在试探我?

    张献忠的脑子瞬间想了很多,然后他扑通一声又跪下了,往上扣头道:“请陛下一万个放心,微臣之心天地可表,不管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微臣都不会做出有悖陛下旨意的事。”

    还得说张献忠的头脑不简单,那是政治家,军事家的头脑,那曾经是帝王的头脑,先表了一番忠心,为的就是彻底打消朱由崧对他的疑虑。那意思就等于说,陛下放心吧,我张献忠决不会走李自成的老路。

    不过接下来他又不无担心道:“只是陛下的计策虽然高明,然而李自成也绝非池中之物,陛下当年对他用过的招数,今再让微臣出同样的套路,万一被他识破,当然臣死不足惜,岂不坏了陛下的大计,打草惊蛇?”

    “爱卿的担心不无道理,不过这个陛下早已经想过了,爱卿此去李自成必然不会怀疑什么,他一定会相信爱卿是真心实意来投,然后爱情就有机会得手了。这其中的原因是,李自成太了解你张献忠了,就像你张献忠了解他李自成了一样,你如此这般定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张献忠听明白了,朱由崧的意思,“陛下圣明,如此说来,微臣就放心啦。”

    张献忠告辞退出,又被朱由崧喊住了,“卿的夫人李纳行动多有不便,就让他留在朕的营中,高夫人想念女儿,让她们母女,好好聚一聚吧。”

    张献忠立即就明白了朱由崧的意思,心里话看见没有?陛下对自己还是有些不放心呢,这也难怪。李纳留下就留下吧,身体笨重的他,也受不了鞍马之劳苦。让他留下给陛下做个人质,我们心里都踏实。

    “多谢陛下想得周到。”张献忠故作不知,还谢了恩。

    朱由崧对张献忠当然得留一手,而且也是有意让他看出来,之所以留下李纳,也是让张献忠清楚,这就是朕的人质。李自成走的时候留下了夫人高桂英,你走的时候须得给朕留下已经怀上你的种的李纳,朕不怕你当第二个李自成!

    很快,在朱由崧的授意下,张献忠和刘文秀带着两千多人马,在一天晚上三更天之后,放了三声响炮,“杀”出了明军大营,离开凤凰山,一路往西,直奔七星山而来?

    张献忠带着人马走了之后,宋献策和刘肇基不放心,来见朱由崧,“陛下,当初李自成就是这么离开陛下的,他张敬轩要是万一是第二个李自成,岂不是误了大事?”

    朱由松胸有成竹道:“二位卿家,你们放心吧,李自成一定不会怀疑张献忠的,就是因为朕对他已经用过了奉旨造反之计,他李自成必然认为同样的计策,同样的人,朕不可能用两次,张献忠也没这个胆量舍身犯险,朕这叫出其不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