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3章 兵变
    孙可望做梦没想到祸从天降,听完旨意顿时如五雷轰顶一般,接着大呼冤枉。沐天波和刘文秀也不跟他多说,只说冤枉不冤枉跟他们二人说不着,找陛下说去,然后喝令一声“拿下”,行刑兵将将孙可望打落头盔,按住后五花大绑给带走了。

    到了御营之中,见到张献忠孙可望跪倒诉苦,大哭着说自己冤枉,张献忠把信摔到他的脸上,那意思是冤枉不冤枉自己看。看完这封信孙可望傻了,“父皇,孩儿冤枉,子虚乌有,纯粹是子虚乌有啊,父皇明鉴……”

    “哼,你说这封信是假的?”

    这封信绝对是真的,孙可望当然不敢说这是伪信,因为朱由崧的大红玉玺就是铁证,立即就知道这是有人陷害他,而陷害他的人就是暗通明营之人,这是朱由崧用的借刀杀人的反间计,但是他找不出这个人,他怀疑严锡命,怀疑沐天波,怀疑刘文秀,甚至怀疑汪兆林,怀疑王尚礼,但他怀疑了一圈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最后张献忠把他臭骂一顿把他一人绑到了午门外要砍脑袋。

    只让他受一刀之苦,也不诛连任何人,张献忠已经对他开了天恩。

    两个大丞相、王尚礼等孙可望的死党赶紧跪倒为孙可望求情,沐天波和刘文秀也求情,让张献忠免了他的死罪,这下让张献忠更加笃信孙可望是个吃里扒外的奸邪小人,所谓的别人陷害他只不过是他想抵赖的借口。

    因此张献忠谁求情也不准,把脸一虎非要砍了孙可望的脑袋不可。

    汪兆林和王尚礼无奈之下,只好拿着酒来为孙可望送行,孙可望没喝酒,小声对二人道:“你们最知道我,孙某是冤枉的,父皇受了蒙蔽不辨真伪。”

    “殿下,我们何尝不知,但是……”二人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我孙可望死不足惜,大西危矣……二位乃我大西的股肱之臣,难道就愿意眼睁睁地看着大西灭亡吗?”

    “殿下,我们当如何,请殿下明示。”

    “一个丞相,一个中军主将,大权大握,要兵有兵,要将有将,孙某营中的李让、杜显可用,现在时间还来得及,你们立刻发动兵变,劫了法场救下孙某,你们就是我孙可望的大恩人。如果孙某成大事,尔等就是大西的开国功臣。如果尔等没这个胆量,我孙可望死不瞑目。拿酒来!”

    二人热血沸腾把酒逞上,孙可望一口气把酒喝干。

    “殿下保重。”汪兆林和王尚礼交换了一下眼色,汪兆林离开了刑场。王尚礼带着亲卫留在了刑场附近,并让心腹之将到营中调兵谴将,两个人真要兵谏救人。

    三场炮响过,刽子手举刀要砍孙可望时,一支利箭破空而来,将刽子手射倒,紧接着王尚礼带人冲进了法场见人就杀,刑场大乱,王尚礼杀到近前救下孙可望。

    孙可望获救了,连甲衣都没来得及换,还是一身囚衣,也没有头盔,他不顾一切飞身上马,抄起一杆大刀,“汪丞相何在?”

    “殿下,他到殿下的营中联系了李让、杜显制造兵变,冲击御营。”

    因为事情紧急,没有太多的时间准备兵变,害怕救不了人,他们来了个两管齐下,这都是汪兆林的注意。

    “好,干得不错!随本王杀进去,挡我者死!”孙可望现在什么都豁出去了,他们不是逃跑,孙可望带着王尚礼等几百人往张献忠的御帐杀来。

    张献忠没想到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公然造反劫法场,更没想到孙可望能杀进来,插旗岭御营人马不少,但来不及反应,现在身边只有严锡命、刘文秀和沐天波等几位文武护驾,严锡命是个文弱之人,沐天波和刘文秀的人马都在外面,身边只有几个亲随。

    因此别看孙可望和王尚礼只有几百人,也无人能挡,这二人更是勇猛,眨眼间杀到了张献忠近前。

    “张可望,你要干什么?”张献忠还想托大,指着孙可望喝问。

    孙可望一咬牙,暗道,爷爷姓孙不姓张,“父皇,孩儿是冤枉的,孩儿要清君侧,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逆子,清君侧?你要清谁呀?”

    张献忠身边现在只剩下严锡命、沐天波,刘文秀,身后的营帐之中还有他的怀孕六个月的正宫娘娘李纳。

    沐天波不嫌事大,越热闹越好,对孙可望道:“姓孙的,开始时本公真觉得你是冤枉的,现在看来,你是不打自招了,没想到哇,堂堂平东王、御儿干殿下也竟能干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呸!一定是你在陷害孙某,拿命来!”孙可望跳过来抡刀就劈。

    “陛下,这等乱臣贼子,交给微臣了。”沐天波也不示弱,拉出宝剑大战孙可望。

    王尚礼带着人冲上来了,刘文秀当然也不能看着,双方就在张献忠的营帐门口大打出手,杀了个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沐天波没马没锤,只有一口剑,刘文秀的本事主要在马上和水里在,这是对二将不利的地方,但是孙可望也没马没大鸡爪,二人和沐天波纠缠一阵沐天波处于下风,王尚礼倒无所谓,马上步下皆能,一条大棍跟刘文秀杀了难解能分。

    好在这里是御营,护驾的兵将越来越多,而且外面的龙在田和王扬祖带着滇军也杀进来护驾,刘文秀手下的心腹大将王复臣知道后带着人也冲进来勤王。眨眼间就聚集了一万多人马。

    孙可望和王尚礼一看不好,赶紧杀开一条血路逃下插旗岭。

    此时,就剩下他们两个光杆司令了,王尚礼那几百亲卫在这种混战中全部丧命。两个人满身是血,狼狈不堪,累得浑身是汗,但也不敢停下来,追兵肯定马上就到。

    他们只好往孙可望的大营跑,到了中途遇上了一支队伍,正是汪兆林带着李让、杜显带着孙可望营中的人马赶过来了。

    孙可望的心放下来了,这都是他的人马,立即和王尚礼分头行动,孙可望带人再攻御营,王尚礼回了他的营中提调兵马从另一个方向进攻插旗岭。

    一时间插旗令下,喊杀场震天动地……

    朱由崧在明营之中得报之后大喜,破凤凰山就在今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