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1章 反间计(上)
    朱由崧把信看完后交给宋献策和刘肇基传阅,他心中已经有了破凤凰山之计。

    “看来大西军中已经出现分裂,不知陛下下一步作何打算?”看完这封信后,宋献策和刘肇基把信交给朱由崧道。

    “张献忠想投降朕这是好事呀,有人阻拦,设法杀掉此人即可,待朕给沐天波修书一封,再给孙可望写封信即可。”

    “陛下是想使用反间计?”宋献策猜了朱由崧的心思,像张献忠这样罪行滔天的悍匪,陛下也能招安,真是皇恩齐天,不过他会不会学李自成啊?

    “知朕也,先生也。”朱由崧笑着颌首。

    “计是好计,只是陛下,这张献忠乃反复之贼,先帝崇祯在位时,他就耍诈降计,这次恐怕未必是真心呀,走投无路的权宜之计也未可知,张献忠如果真的来降,陛下还应留心此人,献贼,闯贼,一丘之貉也。”刘肇基把宋献策所想说出来了。

    朱由崧当然想到这一层了,张献忠和李自成之所以反了降降了反,那里是因为崇祯不够狠,朕今后要让他们不敢反不想反不能反。

    因此不以为然道:“朕自有主张,不管他张献忠是真降也好,假降也罢,这个孙可望绝不能留。笔墨伺候……”

    历史上的孙可望就是个奸狡之人,后来降了鞑子成了汉奸,现在他又成了阻挡灭西大计的绊脚石,因此朱由崧对他有成见。

    大太监李国辅伺候着,朱由崧铺开宣纸,提笔在手,略加思忖,然后笔字龙蛇,刷刷点点,很快就写好了两封信,李国辅吹干之后,朱由崧又审了一遍觉得没什么纰漏了,用了玉玺然后让人用箭将两封信射往南山……

    凤凰山南山,是沐天波的防区。现在他有八千滇军,张献忠知道他兵力单薄又给他派了一名副将,带兵两千,共一万人在这里防守,这里的主将当然黔国公沐天波,张献忠做梦也没想到,沐天波已归顺了大明,并暗中与朱由崧互通款曲。

    现在凤凰山的大西军不再是铁板一块,至少是三派势力。沐天波的滇军明着忠于大西,暗中投降了大明,算是一派。

    真正忠于张献忠的算是大西的忠臣了又是一派,以正宫皇后李纳,抚南王刘文秀和左班大丞相严锡命为代表,他们已经有了降明之心,劝张献忠归顺大明。

    石门桥一战后,大西军元气在伤,孙可望和刘文秀带着残兵败将回到山上后,对大西王张献忠的打击很大,特别是京师现在又丢了,后来他又听说李定国在万县全军覆没,兵败遭擒,生死不明,他倚仗的就四王,也就是他的四个干儿子,现在这四位死的死,被擒的被擒,吃败仗的吃败仗,张献忠心里彻底凉了,内心里已经有了降意。

    但平东王孙可望极力反对投降,以他为代表算是第三派势力了。

    这三派论实力最强的就数孙可望了,孙可望位高权重,地位仅次于张献忠,现在他手下的兵将最多,超过三万,右丞相汪兆林,中军主将王尚礼都是他心腹死党。

    表面上孙可望反对投降是忠于张献忠的,誓死保卫大西政权,但实际上孙可望有私心,如果张献忠投降,就算朱由崧不治他的罪,他的大西储君就当不成了,张献忠那把椅子他始终没坐成,他不甘心就这么跟着他干爹投降,从最根本上说他放不下他的位置和权势。

    不得不说孙可望是个狡猾之人,这次兵败回到凤凰山,他害怕张献忠治他的罪,极力推卸责任,掩饰自己的过失。他把京师之失归结为李定国兵败被俘所至,石门桥一战,明明是他中了朱由崧的计策,被拖得筋疲力尽,最后在朱由崧的防线面前无能为力,但他却把这一仗的责任先推给了李定国,说李定国兵败导致他中计,后来的阻击战和突围战,他又把责任推给了沐天波的滇军,反正他没有责任。

    张献忠有降明之意,但是他一国帝王,这话他不能亲自出口,于是找了个代言人严锡命,身为左丞相劝谏张献忠归顺大明,张献忠问计于其他大臣,抚南王刘文秀和黔国公沐天波都同意归顺,孙可望气坏了,极力反对,并污蔑刘文秀和沐天波对张献忠有二心,难怪大西军凤凰山下一战一败涂地,竟然是他们与朱由崧暗中暗中钩打连环,当即传令把沐天波和刘文秀绑了要砍脑袋,沐天波和刘文秀大呼冤枉,多亏严锡命力谏,说现在事情未得水落石出,不宜斩杀功臣宿将,何况现在正在用人之际。张献忠才传旨令孙可望放了他们。

    从这时起,山上就分为三派了。沐天波看出来了,张献忠对孙可望的倚重已经到了言听计从的程度,害怕留下来会为其所害,他就打算以回云南搬兵勤王为名拉着队伍离开,然后投奔朱由崧,于是写信请旨说明原委。

    沐天波是守把南山的主将,这使得他与朱由崧暗中通信很是方便,很快两封明军射来的信被一名心腹军将送到了沐天波的帐中,沐天波正在想这事呢,看到朱由崧的亲笔赶紧恭恭敬敬地接过来,一看竟然是两封,一封是给他的,另一封竟然是写给孙可望的,沐天波迫不及待地拆开了那一封写给他信。

    看完之后喜形于色,“陛下真是高明,孙小个子,这次可该你倒霉了!”

    沐天波看明白朱由崧写给他的信之后,换了一身新衣服,把朱由崧写给孙可望信藏在身上,然后带着亲信将领龙在田、王扬祖及亲兵卫队来插旗岭的御营见张献忠。

    张献忠这一个多月下来,人瘦了两圈半。他有些焦头烂额了,他做梦没想到败局难挽,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这些他所倚重的干儿子这个王那个王的关键时刻都不顶用,在朱由崧明前来一个败一个,来两个败一双,来三个败一对半。

    三四十万人马所说没就没了,从宜昌到九江的大片地盘说丢就丢了,李定国征伐了半年只一个多月便前功尽弃了,京师也丢了,如今山下只剩下这几万人马,虽然有险山和固若金汤的工事,明军一半时攻不上来,但是能撑多久?难道一直呆在山上吗?爱妃李纳身子一天比一天笨重,再有三个月就要临盆了,天不佑我大西啊!

    他思来想去,还是认为忍痛割爱地归顺大明是个可行之路,但孙可望手握重兵,却执意要与朱由崧死战到底,自己身为干爹和大西帝王,难道要对他下死命令让他投降吗?他觉得又有些难下决心……

    正这时沐天波求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