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8章 恩释沐天波
    朱由松看到沐天波就是一愣,还认为他来找自己挑战,没想到沐天波双膝一软,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陛下,罪臣服了……罪臣身犯不赦之罪,请陛下降罪……”说着一个劲儿的磕头。

    朱由崧站在那里,没动地方也没言语。心里暗暗提醒自己:注意啊,这是你死我活的战场。敌人是狡猾的,什么招数都可能施展。

    但是很快,朱由崧发现不对劲儿了。沐天波述说自己背叛大明,曲身事贼的经过和原因,说到动情涕泪横流。

    朱由松静静地听着,觉得这些他绝对不是编出来的。另外男儿膝下有黄金,堂堂的七尺男儿,又贵为黔国公,绝对不会轻易下跪的,另外人不伤心,不落泪,沐天波应该不是演戏。

    再者说了,他本可以借着夜色趁他不备跑的,自己会怕他使什么招吗?他还能有什么招?太小心过度了,反而被人耻笑。

    想到这里,朱由崧终于开口了:“以你所作所为,朕本该将你碎尸万段,为死难将士报仇雪恨。但是还是那句话,朕有好生之德,爱惜你是个人才,另外也是看在你的祖上为我大明立下汗马功劳,朕打算赦免你,希望你能够痛改前非,杀贼立功,将功补过。”

    沐天波没想到朱由崧,这也能原谅他。武力上,他沐天波没有服过人,朱由崧是第一个。

    正如他所说,他投降张献忠是迫不得已。张献忠不过是个贼,而朱由崧才是大明的正统皇帝。从他的祖上沐英那一代,跟随朱元璋打天下,拜朱元璋为干爹,传了十几代了,都是大明的重臣,世受大明的皇恩,对大明朝当然是有感情的。

    只是以他的所作所为,必然是家灭九族。这是他不敢投降的原因。没想到朱元璋一句话真的是免他无罪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之后,他磕头带响,感念龙恩浩荡,表示一定要誓死效忠朱由崧,永远不会再背叛大明朝,将功补过,以报圣恩,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朱由崧让他平身,但是沐天波说自己现在还不能待在朱由崧身边护驾勤王,他得回到张献忠的身边。他还有几万滇军,须先回到凤凰山,如果有机会,制造兵变杀了张献忠,如果不成他打算拉着队伍回云南,纠集旧部再来勤王。

    朱由崧点头允诺,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胜过呆在自己身边。

    另外,朱由崧之所以赦免沐天波无罪,也是因为他的特殊身份。降罪只能杀他一人,收降他可能得到整个云南。而且沐天波武艺高强,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虎将。

    因此朱由崧才做出这样的决定。至于死在他手下的将士,只能是缅怀其英灵了。战场上各为其主,你死我活。谁杀了谁都是天意,如果要怪的话,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不能怪别人心黑手狠。

    把他们视为烈士,抚恤他们的家属后代,这也算是皇恩浩荡,对得起他们的在天英灵了。

    朱由崧现在是一国的帝王,他放眼的当然是整个大明朝的兴衰成败,而不是狭隘的打打杀杀。

    正这时死人堆中,摇摇晃晃的站起了一个人,“陛下,万不可让此贼的当……”

    “李全?”朱由崧又惊又喜。

    “陛下,朕还活着……沐天波贼性不改……据臣看来,他乃是反复无常的小人……陛下切莫被他蒙骗,放虎归山必要伤人……”

    李全伤的很重,说话很吃力,断断续续。

    拜别了朱由崧,刚走了几步的沐天波听了这话站住了,只是身子没转过来,仍然背对着他们君臣二人。

    朱由松身为大明天子言出法随,一言九鼎,那是金口玉言,根本不能出尔反尔。就算是沐天波真如李全口中所言之人,朱由崧也不会反悔。

    更何况他对历史有了解,知道这个沐天波据历史记载,是个忠臣,世代坐镇云南,后来又保了永历帝,反清复明,忠心可昭日月,直到客死他乡,即使朱由崧不相信沐天波,也会相信历史的,而且眼前有一试的重大价值和深远意义。

    沐天波瘸着腿,伤到左腿的踝骨了,这只腿是朱由崧把他扯下飞奔的战马而受的伤,那一个猛力把战马都带了个跟头,估计脚踝骨有骨折了,因为他稍一用力都钻心的疼。

    但是他感念朱由崧把他接住了,否则那一下从空中摔下来,肯定得粉身碎骨,这也是他下定决心要归顺朱由崧一个的原因。

    沐天波见朱由崧没有反悔,他脚步蹒跚踏着遍地残尸和鲜血踉踉跄跄的下了阵地,抓过一匹战马,飞身上马而去。

    可是很快,沐天波又出现在朱由崧李全的近前。

    他拿出一丸药给李全,说自己刚才忽略了,这是最好的云南白药,刚才这一锤把他打得不轻,算是补偿了,吃下去很快就会见效,而且没有后遗症。

    “李某就是死也不稀罕你的药!”李全把眼一瞪,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敌意非常的浓。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不能不相信陛下,我沐天波也是看在陛下的面子上赏你这丸药,否则你的死活与我何干?爱吃不吃……”

    沐天波说着把药丸给了朱由崧,对朱由崧施礼之后飞身上马,消失在夜幕之中。

    朱由崧惊奇的发现,就沐天波去而复返的时间,他的腿脚已经利索了不少,这就足以说明他的药很有效。

    让李全把药吃了下去,后来这片一眼望不到边的阵地上,乱尸堆中,又爬起来几名锦衣卫,连李全算上他们君臣还不到十个人,这就是这场阻击的两万人马的幸存者,再一次证明了战争的残酷。

    这药果然名不虚传,吃下去半个时辰之后,李全的伤疼果然减少了许多。帮着其他的将士包扎伤口,直到是夜三更天过后,朱由崧才带着李全等几名锦衣卫往远处喊杀声最激烈的地方飞马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