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2章 阻击战(3)
    孙可望亲自组织的第一次冲锋就这样被打退了,这支五千铁甲骑兵的王牌之师伤亡惨重。总兵和副兵楚方楚亮,这是亲叔伯哥俩,是这支军队的统兵官来向孙可望请罪。

    孙可望怒不可遏,二话没说挥舞着手中的两个大鸡爪,一爪掏向楚方。楚方没想到孙可望此时能对他下毒手,也没防备这一下掏了个正着,咔嚓一声正中面夹,这大鸡爪重达三十多斤,五个齿个个如钢钩,锋芒利刃,这下掏到脸夹上比九阴白骨抓一下还厉害,顿时鲜血迸溅,楚方惨叫一声面夹骨被击碎,鸡爪的五个钢钩深深地嵌了进去,孙可望一甩钩子,楚方的尸体便飞了出去了。

    “殿下……饶……”楚亮吓得面色惨白,饶命二字还没说出来,余怒未消的孙可望又一鸡爪掏来,正掏中楚亮的脖子,猛然一拉,楚亮的脖子被掏开,连骨带筋带气管带颈动脉全部被掏断了,楚亮一头裁倒在血泊之中死于非命。

    这下旁边的大西军将无不骇然变色,他们跟随孙可望这么多年了,知道这个小个子心狠手辣,但是对自己亲信部下下如此毒手,尚属首次,看来殿下真急了,一个个面如死灰,大心也不敢出。

    其实也不怪孙可望发脾气,他也不是不允许他的人马打败仗,胜败乃兵家之常事的道理他当然也懂。

    进攻受挫就斩杀自己的大将,而且手段残忍,而且这两个人不是一般的大将,那是位高权重的总兵和副总兵,即便他现在是大西军的御儿干殿下,一国的储君,大帝王张献忠未来的接班人,但如此草菅人命未免会寒了手下将士的心。

    主要是今天情况特殊,京师丢了等于他的家毁了,这个家包括他的大家和小家,无论是大家大西政权和小家他的老婆孩子,失去了这两家哪一个都会令他痛如割肉。

    另外还有个原因,这是他亲自组织的冲锋陷阵,而且上去就把他的王牌军队顶上去了,结果败得这样惨。

    孙可望恼羞成怒,火正没地方撒呢,只好拿这两个倒霉蛋顶缸了。

    “这两个该死的,挫了本王锐气,”孙可望面无面情,说着对另一名军将道,“大鹏,你亲自督战,多备马弓手,给你马步军兵两万,再次冲锋,后退者一律杀无赦,一定要拿下对面的明军阵地!”

    此将叫王大鹏,是孙可望心腹爱将之一,手使一杆单刃戟,勇冠三军,是孙可望膀臂之一,现为孙可望的步营统领之一,手下掌管着三个步兵营一万人马,也是总兵官,听到此拱手给孙可望施礼:“殿下请放心,这次拿不下明军的阵地,大鹏愿意提头来见!”

    步兵1到3营的总兵官王大鹏接令之后,很快点齐了两万兵马,包括那5000名铁甲骑兵的残余,还有他的一万步兵,又给他配了几千名骑兵,其中马弓手1000人,盾牌手一千。

    这两万人马骑兵在前步卒垫后,骑兵之中又是弓箭手和盾牌手在前。

    调整好队形之后,大西军的第二次冲锋开始了。

    王大鹏手提单刃戟坐在马上,组织了500名督战队,在后面督战,这500名每人一口单刀,有先斩后奏的权利,发现临阵脱逃者,后退者,或者冲锋不利者,一律斩杀。

    在第一次冲锋退下去,不到半个时辰后,两万大西军又汹涌而来。

    兵到一万,无边无沿。两万人马排满天际,视力所及全是大西军的人马。

    近一万名骑兵冲锋在前,这些骑兵包括铁甲骑兵,皮甲骑兵和无甲骑兵。

    这才是真正的万马奔腾,比刚才那5000铁甲骑兵的冲锋气势,更加震撼人的心魄。

    此时20门红衣大炮的威力在第一次阻击战中已经发挥得差不多了。

    红衣大炮威力虽然大,但是弹药有限,即便是弹药充足,也无法连发,每一门红衣大炮放完一炮,再放第二炮中间间隔的时间可不算短。

    而且这种红衣大炮,如果连着射出数几枚炮弹之后,炮管温度增加的厉害,只有停下来,如果多次连续射击很容易炸膛。

    因此虽然这20门红衣大炮也放了几炮,但是对这两万大军来说,已经构不成威胁了,他们很快便冲出了炮火的有效距离,离明军的阵地已经很近了。

    这时明军又开弓放箭了,漫天的箭雨遮天蔽日而来。

    早有准备的大西军将赶紧举盾,遮挡箭雨,一千盾牌手挡在最前面,用手中的大盾避挡了不少箭矢,噼里啪啦的,箭矢散落一地。

    在盾牌兵的掩护下,几千马弓手开弓放箭了。

    所谓的马弓手就是骑在马上射箭的兵将,马弓手受过专门的训练,习惯于一边骑马冲锋,一边射箭。

    由于明军将士提前修筑了防御工事,他们居高临下,而且是在壕沟之中往下射箭。

    现在大西军跟他们对射,如雨的流失不少都射在高高垒起的壕沟土沿儿上,但尽管如此,明军的弓箭手仍然不断的中箭倒下。

    很快,明军的箭势被压制住,大西骑兵如狼似虎冲到了明军阵地近前,此时明军的弓箭手由于距离太近已经失去了作用,当然大西军也收起了弓箭,接下来就是马踏明军阵地,双方白刃格斗了。

    朱由崧一看是时候了,一声令下,弓箭手往下一撤,3000白杆兵怒如牛吼,一个个像下山猛虎一样冲出壕沟,手执白杆枪冲向大西军。

    一看他们手中的特殊兵器,这些大西军将就有些怵头,每人手中一个一丈多长的白杆,一边装着特殊的枪尖,特殊就特殊在枪头的旁边伸出一个月牙形的镰刀钩,白杆的尾部是一个圆环。

    枪上多出这两样东西,功能就多出太多了。

    前面能当钩镰枪使用,后面攀援的时候可以对接,经过特殊的训练,使这些石柱的小个子们如虎添翼,战斗力极强。这些大西将有的听说过他们的威名,有的亲自吃过他们的亏,但此时只有硬着头皮战斗。

    双方展开了一场近身白刃格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