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1章 阻击战(2)(三更)
    20门红衣大炮怒吼着把第一轮20发炮弹准确的投到了大西军的马队之中炸响,地动山摇。

    孙可望冲在前面的骑兵队伍突然遭到炮击,不少军将连人带马被炸飞上了天,残尸乱飞,一片狼藉。

    如果用现代人的眼光看,这些红衣大炮威力应该来说非常有限,甚至笨重得有些可笑,连现在的战争垃圾都不如。

    但是在将近400年前的明末,当时的冷兵器时代,炮乃是战争之神,当时的火炮有好几种,在这些战争诸神之中,又以红衣大炮为最,因此20门的红衣大炮威力不可小觑。

    另外他们的杀伤力只是一方面,特别是在这种万马奔腾的战场上,一炮落下来,被炸死炸伤的人马数量很有限。

    更大的是震慑力,大炮一响提振自己兵将的士气,威震的是敌胆。

    几里地之外,一炮打过去,任凭你悍猛无敌,战马如飞,披坚执锐,也会被炸的粉身碎骨,甚至尸骨无存。

    就连厉害无比的弓箭也望尘莫及,难怪大炮被誉为战争之神,尤其是这红衣大炮,威力简直都神了。

    因此这些大西军将被炸的残尸乱飞,血肉模糊,那些没有伤亡的战马,也受惊了,嘶鸣着四处乱窜乱撞,这支马队当时就乱作一团。

    孙可望没想到在这会遇到明军的阻击,他一带丝缰,坐下闪电乌龙驹,一声长鸣,头向后扭,看向主人,四蹄放慢了飞腾的脚步,转瞬间停了下来。

    “保护殿下。”不管前面的队伍如何乱,他的亲兵卫队呼啦一声将孙可望连人带马围在中间,全部拉出了刀枪盾牌,弓上弦,刀出鞘,剑拔弩张。

    孙可望坐在马上,面冷如铁,两只又黑又圆的小眼睛闪机警的光芒,往炮弹飞来的方向面望去。

    炮弹继续炸响,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掠过他的耳际,爆炸的浓烟,火光,伴随着血色,在他的双眸之中闪过。

    前面的马队被炸的四散奔逃,尸横遍地,他却一语不发,视而不见,仿佛此事与他没有一点关系。

    不是他有意装逼,身经百战的他根本没把这些炮火放在眼里,也是他惦记着京城,那里有他的家。他正在观望对面的阵地,观察明军的破绽。

    这时一发炮弹呼啸而来,在他马前不远处炸响,一团火球变成一股浓烟升腾起来,两名卫队连人带马,被炸得稀烂。

    砂石飞溅,一个弹坑赫然而现,冲击波惊得孙可望座下的乌龙剧往后趔趄了好几步。孙可望的保镖卫队也跟着纷纷后退。

    但是马上的孙可望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稳稳当当的坐在马背上,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直到第一轮炮击过后,爆炸声明显明显不那么激烈了,利用装填弹药的时机,他立即组织的冲锋力量,命令5000名铁甲马队打头阵,打算一举把对方的阵地给冲垮,人员调整好之后,孙可望大喝一声,“给我冲过去,杀!”

    这5000名铁甲骑兵,是孙可望手下的尖兵,他们装备精良,个个都是铁盔铁甲,没有一个皮甲兵,更没有无甲兵。

    每人掌中一口斩马刀,这支队伍冲锋陷阵,训练有素,快如疾风,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这是孙可望手下的王牌队伍。

    孙可望现在心急如焚,经过一天一夜的急行军,他现在急着要摧毁明军的阵地,因此上前就拉出了最精锐的部队。

    而且这一次,这些大西军将可不再只是沿官道走了,官道上,荒野上,五千铁骑,铺天盖地,那种万马奔腾的阵势,仿佛要把地皮踩塌一般。

    朱由崧立马不远处的高坡上看的清清楚楚,点了点头,真有排山倒海的气势,这才像是大西军的冲锋,更像是孙可望的人马冲锋陷阵,果然名不虚传。

    5000铁甲马队在炮火纷飞中,在此起彼落的爆炸声中,他们绕过弹坑飞弛而来。

    不时有炮弹在他们的当中炸响,但是除了死伤之外,其余的仍然保持着飞速冲锋的劲头,彼此吆喝着,挥舞着手里的大砍刀,喊杀声由远而近。

    很快,他们冲过了炮火的有效射程,炮声停止了,只剩下山洪暴发一般的喊杀声铺天盖地而来。

    此时明军的一千名弓箭手早就做好了准备,一个个手挽弓搭箭,瞄准各自的目标,把弓就拉满了。

    “400米……200米……150米……100米……”

    “放箭!”到了有效射程范围有人一声令下,早就瞄准好目标的弓箭手,把手一松,吃吃吃吃……

    箭矢如银蛇乱窜,布满了天空,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罩向汹涌而来的大西军铁骑。

    排在前面的大西军铁骑正在往前飞驰,突然中箭,栽于马下。有的连人带马被射成刺猬,摔倒在血泊之中。

    还有的挥舞着手中的大砍刀,拨挡流失,但是战马突然中箭扑倒在地,马上之人一个跟斗就栽了下来,随后被冲过来的战马马踏如泥。

    顿时死在乱箭之下的大西军,铁骑不计其数。

    但是后面的大西军铁骑仍然义无反顾的往前猛冲,他们个个悍不畏死,面对如雨的箭矢,目睹同伴的伤亡,丝毫没有放松冲锋的脚步。

    他们踏着伤亡将士的尸体和鲜血,挥舞着手中的战刀,一边拨打流失,继续向前飞奔。

    “50米……30米……”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眼看明军的弓箭手就要失去作用,大西军的铁甲骑兵就要马踏明营的阵地。

    这时一支利箭带着刺耳的声音破空而来,这支利箭与普通的箭支明显不同,冲在最前面的一名大西军将被这一箭穿的从马上倒飞出去,血箭四溅处,还砸到了后面的一名军将,二人同时摔落马下。

    紧接着又是这样的一支利箭,飞过来,穿洞穿了一名大西军将的脖子,这名大西的军将正跑着,脖子感觉不得劲,这支箭就从脖子穿过去留下一个血窟窿,他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睛,栽落马下。

    又一支利箭射爆了一名大西军将的脑袋,盔甲里面一团血糊,五红花绿的脑浆迸了一地。

    紧接着又飞来几只这样的利箭,箭无虚发,令冲在最前面的,大西军将一个比一个死得惨。

    因为距离过近,主要因为射箭者用的是三石硬弓,射得准,这几箭的效果简直赶得上后世的来福枪了。

    这一下身后的大军将士慌了,冲锋的脚步慢了,甚至有的拨转马头开始跑了。

    这种利箭继续发出,那一千名弓箭手也信心倍增,纷纷加速射箭。

    这一顿乱箭持续了,足足有十几分钟,孙可望最精锐的5000铁甲战队竟然被射了回去,留下一地的死伤。

    “这么快就走了,朕今天一壶箭还没射完,算了,不陪你们玩儿了。”朱由崧讪笑着,把弓箭收了起来。

    “陛下真是神箭!”李全和赵甫等人欢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