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明军撤退(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此战,朱由崧第一次发挥狙击手的作用,他亲自挽弓,和张环算是两名狙击手,打乱城头上的弓箭防御,拔取匪巢最后一道防御——皇城。

    别说两名狙击手,关键时刻,一名狙击手能抵得上一支军队。这话并不夸张,历史上有真实的记载。如宋时的王舜臣,金人郭虾膜,都是关键时刻一人用弓箭退敌的神射手。

    朱由崧的箭术现在跟神箭手张环已经相差无几了,在这一战中,两个人第一次发挥了狙击手的特殊作用。

    这一仗共歼灭大西军三万四千余人,其中俘虏一万二千余人,伤亡九千余众,汪兆林带着四五千残余逃往凤凰山,余者下落不明,城中的四万大西军就这样交代了。

    朱由崧仅用微小的代价便拿下了大西京师,明军只伤亡了一千多人马,连红衣大炮等重火器都没用,时间只用了半天,对这样一座坚城来说,可谓是闪电般的速度。

    这也是朱由崧帝王生涯中最为经典的战役之一。

    拿下成都之后,朱由崧传旨,善待大西军将的家小,成都是张献忠的老窝,包括张献忠老婆女儿三宫六院宫女太监等等,以及文武百官的家小都在城中,如果没有朱由崧这道明确而及时的旨意,这些人肯定惨遭屠戮了,现在只是派明军把他们看起来,只要他们不跑就成。

    但是朱由崧知道,关键的一战是在凤凰山,端了大西军的老窝只是出其不意,张献忠的主力尚未被消灭,凤凰山一带还有大西军二十多万,大战恶战还在后面,如果接下来的凤凰山这一战失利了,成都肯定会得而复失,灭亡大西的计划就会破产,这些天的运筹的努力就白费了。

    因此朱由崧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仅在城中休整了一天人马,第二天天不亮,朱由崧就带着两万人马开拨了,方向是往东赶往凤凰山。

    出奇兵刚刚占领这样一座大城,战后事宜自然很多,朱由崧留下小将张环镇守成都,处理战后事宜,给他三万大军,朱由崧仅带了两万人马开赴凤凰山。

    朱由崧之所以给张环留大半兵马,是因为战后事宜繁杂,要安抚城中百姓,看押俘虏及张献忠高层将领的家小,救治伤号,掩埋尸体,打理战利品,坚守城池,这些都需要军队。

    特别是坚守城池,是重中之重。朱由崧轻而易举地拿下了成都,只是采用了以假乱真的诈城之计,算是侥幸成功,而成都南部西部的广大地区包括云贵一带现在还是大西军的天下,他们要来了勤王之师,复夺了成都就前功前嫌了。

    因此,朱由崧才留下重兵强将镇守成都。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三万人马也不算什么重兵,要守住这样一座大城,兵力并不充足。但是成都是张献忠的老窝,这一战城防(主要指外城)并未受到破坏,城高池深,城厚坚如磐石,六座城门均有吊桥和千斤闸,还有辅城,城头上大西军的红衣大炮赫然尚存,连弹药都是完好无损的。

    因此,守这样一座固若金汤之城,只要把三万人马用好了,短期内也是万无一失的。

    朱由崧临行之时还叮嘱张环,“如有贼兵来复夺城池,不管来多少人马,只需坚守,万不可出城浪战,此城事关重大,一丝一毫马虎不得,千斤重担啊。”

    现在这座城的战略地位是不言而喻的,如果朱由崧走后,成都再被大西军复夺回去,丢一座城事小,凤凰山下的这一场关键性的战斗就会化主动为被动,明军将会面临腹背受敌的险地,大有一招不慎,满盘皆输的危险。

    张环当然知道眼前成都的战略地位,因此他牢牢记下,并对朱由崧立下了军令状:“微臣记下了,请陛下放心,城在人在。”

    安排妥帖城中后绪事宜之后,朱由崧亲率两万大军,包括三千白杆兵,两万大军不算多,但也不算太少,浩浩荡荡,迎着晨星,向着朝阳升起的方向而来……

    平东王孙可望奉了张献忠的旨意,率六万大西军出成都向东急匆匆开往凤凰山,二百余里的路程,孙可望只两天便开到了凤凰山南麓,有探马来报,这里离凤凰山下的明军大营不足六十里了。

    孙可望让队伍停下,立即命令人骑快马上凤凰奏报陛下张献忠,说自己已经到达指定位置,什么时候开始围歼明军大营全凭陛下的旨意了。

    当天午后,张献忠在凤凰山插旗岭便接到了孙可望的奏折,喜出望外,立即传旨今晚定更定天,两路大军齐出联动,算上孙可望的六万人马,除了张献忠的御营之外,全山动员,出动二十五万人马打算一举将山下的明军大营端掉,然后挥师东进,在万县一带与李定国部完成对朱由崧的围歼。

    旨意传出,有人骑快马又回来晓谕南山下的孙可望,凤凰山上二十万大军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几十万军队磨刀霍霍,虎视眈眈,就等着天黑了。

    张献忠踌躇满志,分派完之后,连一向不好奉承的左丞相严锡命也对张献忠伸出了大拇指,赞不绝口,“陛下洪福齐天,妙计天成,这一下那个弘光帝恐怕插翅难飞喽。”

    “哈哈哈……”张献忠朗声大笑,大胡子乱颤抖,震得营帐之中的空气也跟着颤动起来。他仿佛看到朱由崧的人马始料未及,一场混战之后,朱由崧在万县陷于绝境束手就擒的情景。

    正这时,有人跑进来跪报:“陛下,明军提前撤退了。”

    “哦,跑了?龟儿子的,鼻子真灵啊,朕看尔等往哪跑,传旨的朕意,情况有变,各营人马提前行动,全线追击,务必全歼!”

    在张献忠看来,这是山下的明军大营探知了孙可望的人马,提前识破了他们的意图,欲感到情况不妙想撤退,但是已经晚了,你们已经陷入了朕给尔等部下地天罗地网,现在前后左右,水上陆上,四面八方全是朕的圣军,尔等已经陷于大包围之中,仅剩下方圆几百里的一个供你们折腾,这十万明军与你们的陛下朱由崧一同覆灭只是个时间问题,还想跑,这次看你们往哪跑!

    火红的太阳还未落山之时,大西军提前行动,山上十九万大西山从水上和陆上兵分几路,跟泥石流爆发一样冲了下来。山的几路人马是在明营的西部,刘文秀的水师营从凤凰山北面的凤凰湾出击,掐断明军的归路。

    与此同时,孙可望的六万大马像一把尖刀,从凤凰山南麓直插向明军的侧后。

    这等于凤凰山下的这支明军三面受敌,西部、北部、和南部全部大西军,现在明军只能往东撤退,而且孙可望的人马意图很明显,从南而来,直插东南,这是明军的侧后,真要把东面的口封死,这样一来,凤凰山下的明军真就成了瓮中捉鳖了。

    现在这十万明军正成与大西军赛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