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拔取皇城
    皇城上的大西军凭险而守,他们半闭城门,然后居高临下射箭放枪,漫天的箭雨夹杂着枪弹,令明军将士一时伤亡惨重,靠近不得。

    明军的弓箭手也往城头上射箭,朱由崧的火枪营也放倒了不少城头的大西军,但终于因地势问题收效不大,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如用这样硬攻,无疑于草菅人命。

    明军暂时退了下来,李全和赵甫建议朱由崧调来红衣大炮,炮轰皇城,朱由崧看了看高达两丈左右的皇城,城上没有火炮,大西军的大炮都布在外城墙和辅城上,皇城上都是些弓箭手和一部分火枪营。

    调炮攻城倒是可以,但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固若金汤的外城都攻进来了,一道小小的皇城防线能挡得住朕的万马千军吗?毕竟弹药有限,红衣大炮是用来攻坚的,非是万不得已最好不动用。

    朱由崧思忖之后,让白杆兵做好准备,其余的兵将在白杆兵后面做好准备,然后把张环召到近前,他要把这位神箭手当成狙击手用,加上他就是两个狙击手,让一支铁甲骑兵准备好盾牌掩护。

    一切就绪之后,朱由崧和张环各执一张三石的硬弓,这种弓一般人拉不开,射程在可达一百五十步,一般的弓箭手都用一石弓,射程最多一百步,大都是八十步左右,做大将的用二石弓,射程一般都不超过一百二十步,特别强悍的射箭高手才会选用三石弓,这种弓射程远,但耗力大,像张环和朱由崧现在用的都是这种弓。

    然后朱由崧和张环每人身后各背了两弧箭,一弧箭是三十支,准备好之后,这支几百的队伍再次向皇城冲来。

    看到明军又冲了上来,城头上刚停下来不久的弓箭手又忙活起来,一时间流矢如雨,遮天蔽日。

    “举盾!”盾牌手将手中的大盾牌个个相连,层层堆起,一道特殊的防御墙在朱由崧和张环马前竖立起来,密集的流矢击中盾牌,霹雳啪啦,如暴风骤雨击打窗玻,箭矢散落一地。

    但是这道防御墙的功用也是用限的,无孔不入的流矢钻过盾牌与盾牌之间的缝隙,盾牌后身面的明军士将不断有人中箭倒下,血沫子飞溅处,盾牌墙就会出现豁口,但是每倒下一个明军,后面就会有另一个明军补上来,豁口马上被填上。

    朱由崧和张环两匹马呈八字形站立,二人背对着背,两个人挽弓在手,每人取出一支箭,认扣添弦,嘎吱一声,开弓如满月。

    “射他们的弓箭手!”

    朱由崧说着,这两支利箭同时破空而出,一百多步开外城头上,大西军两名弓箭手,一人被射中眉心,一个被一箭穿喉,两名兵将扔了手中的弓箭,一个后仰,一个栽倒。

    “射得的好,好箭法,继续!”朱由崧为在为张环喝彩,也是在为他自己喝彩。

    “再来,再来,射他们的将官!”

    接下来啪啪啪,左右开弓,一口气儿把身上的两壶箭全部射光,箭无虚发。

    直到把城楼上的弓箭手射得抬不起头来,还射倒了一名参将和一名偏将。

    朱由崧射得性起,他觉得从来没有今天射的这么过瘾,左右开弓,一口气把两壶箭射完,再伸手摸身后的箭壶,已经空了。

    这时张环还有将近一壶的箭没有射完,连拉60次两石硬弓,张环累得通身是汗,为了保证准确度,他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朱由崧正欲命人再给他准备箭支,这是看到城头上的弓箭手死的死,伤的伤,余者被震慑得已经抬不起头来,射下来的箭矢稀稀疏疏的,觉得已经到火候了。

    因此朱由崧果断命令:“忠贞营,冲锋!”

    这次马万年留在了万县,但是忠贞营这支王牌之师,朱由崧却带在身边。

    此时朱由崧一声令下,3000白杆兵,向城墙扑来。

    城头上的大西军一看白杆兵来了,很多人都知道白杆兵的威名,顿时就怯了几分。

    再看这些白杆兵,爬城根本不用梯子,一看这城墙高有两丈,他们根本没放在眼里,一起把手中的白杆枪掷向城墙。

    一时间无数的白杆枪破空而出,带着风声,像标枪一样,纷纷击中城墙,击碎砖石,枪头插入墙体之内,当然还有一部分,由于力度不够,散落成下。

    但是这样就够了,他们以飞快的速度冲到城墙下,捡起地上的白杆枪,挂住城墙半空的白杆枪的枪环,像猴子爬干一样,噌噌噌噌,然后往上一纵就蹿上了城头。

    这是皇城,不比外城。没有护城河,相对来说城墙不那么厚,也不那么高,而且城头上没有大炮,没有滚木雷石,只有弓箭手。

    因此白杆兵才这么轻而易举的得手。

    城头上的大西军一看明军上来了,将赶紧冲过来,打算把他们赶下去。

    这些石柱的小伙子个个勇猛,既然上来了,就不会再轻易的下去。

    双方在城头上就展开了肉搏,但是随时间的推移,冲上城的白杆兵将越来越多。以白杆兵的勇猛,这些大西军将可不是对手,因此这些军将没坚持多久便四散奔逃,很快城门被打开。

    在白杆兵身后发起冲锋的是成千上万的明军将士,它们铺天盖地一般冲进城中,很快占领了皇城。

    朱由崧攻进皇城,意味着大西京师的光复,大西政权从这时起,也算是名存实亡了,接下来就剩追歼他们的残余力量了。

    明军占领成都之后,出榜安民,并宣布将大西京师改名为成都。

    修复城防,看押俘虏,救治伤员,打理战利品,明军将士忙得不亦乐乎。

    此时在成都城北城外,一支残兵败将向凤凰山飞奔而去。为首的将官浑身是血,十分狼狈,仔细一看正是大西军的右丞相汪兆麟。

    看到城破了,守不住了,汪兆林和陶娘娘在一支军队的保护开了北门出逃。

    不料中途遇到一支明军,截住了他们的去路,一场拼杀陶娘娘被射死撵中,汪兆麟带着残兵败将逃往凤凰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