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以假乱真(下)
    孙兴奉旨扮作李定国,前来诈城,从来也没当过王爷的他,心里难免有些紧张。原以为城上的兵将已经看到王爷李定国来了,就会赶紧开城,然后恭恭敬敬的把他们接进去,这样就没他的事儿了,还立下大功一件,升官发财是少不了的。

    哪知道,南门守将李东平是一个令人讨厌的人,他的好奇心太强,不敢直接问,拐弯抹角的问,逼着这位家李定国说话。

    如果此时假李定国再不发一言,一味的装逼,难免会令人生疑。

    但是一说话弄不好就会露出马脚,这场戏要演砸了,别说立功受赏升官发财了,吃饭的家伙都保不住了,这一左右为难心里就慌了,不由得偷瞄一眼侧后的朱由崧。

    那意思是我的皇爷,这可怎么办?

    假李定国有些自乱阵脚,应付不了了,也是因为他在军中官小职微,阅历浅薄,主要还是因为年轻,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虽然在下面演练过,但是一到真格的时候,稍微有点儿状况,便捉襟见肘了,一句话心理素质太差,不能够随机应变。

    此时的朱由崧也挺讨厌这个李副总兵,但此时不说话肯定不行了。

    看到假李定国就要堆了,其余的军将更不敢乱说话,朱由松赶紧插话道:“李将军,此地非是讲话之处,王爷风尘朴朴,一路鞍马劳顿,急需要休息,有什么话进城再说不迟。”

    “是是是,慢待王爷李某之过也,还是阁下想的周到,请问阁下是……”

    城上的李兴居高临下,此时看到李定国身旁的插话之将,英武不凡,气宇轩昂,虽然看其穿戴打扮认定没有自己的官职级别高,还是一副生面孔,但是既然是王爷的手下,这种场合又敢抢王爷的话头,在军中的职位应该不低,至少是王爷的心腹爱将,因此李总兵非常恭敬,唯唯诺诺,一边赔罪,还想问问尊姓大名。

    朱由崧一看,这真是个讨厌鬼呀,问起来没完了,但又不能不回答,于是淡然一笑:“在下朱天,王爷驾前的参将,李将军如此谨小慎微,不知是何意,莫非李将军对王爷不放心吗?”

    李定国贵为安西王还是张献忠的干儿子,整个大西集团论地位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谁敢对他不放心?

    李定国要一发脾气,弄死一个副总兵跟捏死一个臭虫差不多。

    因此朱由崧给李兴扣的这顶帽子太大了,吓得李兴赶紧矢口否认,“朱将军说笑了,吓死李某也不敢造次,待某迎接王爷的大驾,来人赶紧给王爷开城!”

    李兴再也不敢啰里八嗦了,赶紧命令开城,并像孙子迎接老太爷一样乖乖下了城,亲自来迎接。

    其实朱由崧化用的这个名字,虽然霸气外泄,但也不无漏洞,在明末谁敢叫这个名字呀?只要大明的创始人朱元璋不用,就没人敢用。

    然而朱由崧就喜欢上了这个名字,动不动就用这个化名忽悠人,姓朱名天,其实已经犯了朱家皇室的大忌,论罪当诛,甚至查抄满门,刨祖坟。也就是说,父母给儿子取这个名字,除非他是活腻歪了。

    然而李兴现在哪有功夫想这些,被朱由崧两句话唬的连屁也不敢多放一个,赶紧下来开城接驾了。

    不但他带着亲兵卫队来城门口迎接了,他还命人骑快马赶紧去丞相府给右丞相王兆林报告。

    什么副总兵,左右丞相,在安西王御儿干殿下李定国面前通通都矮了半截儿,这么大的事他焉敢不报?

    这时城头上的吊桥吱吱呀呀,落了下来,最后咣当一声横在了又宽又深的护城河上。

    接着城门大开,千斤闸搅起,前面的明军提马就上了吊桥,朱由崧的心也放了下来。

    朱由崧粗略的看了一下城防,成都现在是大西军的京城,城高超过三丈五,城墙的厚度能并排走下五挂马车。整个城池修建有六座城门,每座城门都是三道安全保障,吊桥,城门,千斤闸。

    另外每座城门都修有辅城,所谓的辅城就是在城门旁边修建的城楼。上面能装弓箭手甚至炮台,遇有敌军攻城的时候,辅城能很好的发挥作用,攻击攻城队伍的侧后。

    整个大西京师建设得固若金汤,朱由崧估计了一下,别说自己带6万军队,如果强行攻城,60万人马也拿不下这座坚城。多亏这一招以假乱真的诈城计。

    朱由崧的前头部队刚进城门洞,守城主将副总兵李兴带着卫队过来了,离多远跳下战马跑步来到假李定国近前,刚要大礼参拜,突然觉得不对劲儿了。

    孙兴无论长得再像李定国,但是他毕竟是赝品。孙兴是孙兴,李定国是李定国,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更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如果足够熟悉他们的人,要仔细看,他们两个人的区别其实还是很大的。

    李东平身为京官,是大西政权集团中武官中职务比较高的,对位高权重的李定国当然是再熟悉不过了。现在两个人相距又这么近,因此他一眼就看出了眼前这个人根本不是李定国。

    李东平不由得大惊,“你……不是安西王?”

    “对喽,李总兵的眼睛不瞎,他的确不是李定国,那你再看看朕是谁?”

    朱由松说着,拉出宝剑向他来了。

    这个时代,敢自称朕的,应该没有几个人。

    李东平看着朱由松一愣,剑光一闪便刺进了李东平的胸膛。

    李东平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挨了这一剑,身子一震,鲜血狂飙,血沫子从嘴里冒出来了,两只眼睛瞪着,指着朱由崧说不出话来。

    “让你做个明白鬼,朕乃大明帝王朱由崧是也!”朱由崧说着一脚把尸体踹飞了,还撞倒了身后的几名亲兵。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在场的大西军将顿时傻了:怎么回事儿?他们来迎接的安西王竟然是个冒牌货,主将身亡,竟然杀出个大明帝王朱由崧?

    反应过来后在场的大西军将一阵大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