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2章 以假乱真(上)
    两天之后,朱由崧率五万大军突然出现在大西京师的南门外。

    不过这支队伍为首的是员白袍小将,银盔银甲,白衣战袍,腰悬宝剑,身后弯弓插箭。坐下一匹闪电白龙驹,鸟翅环得胜钩上挂着一口合扇板门刀。

    往脸上看,此人年纪20多岁,面白如玉,国字脸上浓眉阔目,鼻若悬胆,俨然就是大西军的安西王殿下李定国。

    不过如果仔细看,此李定过非彼李定国,此人与李定国只是长得比较相像而已,也就是说,这个李定国是个赝品。

    但是他也绝对不是大明帝王朱由崧扮的。

    当初手下将士也提议朱由崧演李定国这个角色,但是很快又被人负责任的给否了,原因是朱由崧和李定国两个人虽然长得都很好看,而且年纪以及身材个头也差不多,但各有所长,面相上没有多少相似之处,特别熟悉李定国的人一眼就能识破,直到从军中找出一个更为合适的来扮演这个重要的角色。

    朱由崧带领的这支明军有五六万,再加上中间俘虏的大西军也有两三万。

    从近十万人马当中寻找一个各方面都像李定国者,应该会有答案,而且答案不唯一,还可以层层遴选,最后选出了较为合适的一个。

    此人原是李定国手下的一名小旗,姓孙名叫孙兴,在军中是最小的官儿,手下管着十个人。此人今年22岁,相貌个头体型酷似李定国,后来被明军抓了俘虏,被改编成明军,现在的职务仍然是军中小旗。

    朱由崧早就在盘算这件事了,经过好几天的运筹遴选,终于指定了他。

    让孙兴换上李定国的那套行头,甲衣,战马,弓箭,大刀,这一刻意打扮就更像了,如果不细看,看不出来。

    再让孙兴模仿着李定国的举止动作动作,让投降过来的李定国身边的人再给他指点纠正之后,就更惟妙惟肖了。

    因为此人曾经身为李定**中的一个小头目,对李定国非常熟悉,而且把李定国作为自己心中崇拜的偶像,因此对李定国的说话方式举止动作,都很了解,再配上这身行头,活脱就是李定国。

    主角选好了,还得有几个配角,红花得有绿叶衬托。

    在万县一带朱由崧,与李定国发生了两场大战,虽然大批的俘虏现在还没来得及处理,但是已经有不少李定国的俘虏像孙兴这样的感恩于朱由崧的不杀之恩,优待之义,他们已经被编到了明军之中,朱由崧特意带来了一部分这样的兵将。

    其中还有两个来自李定国的亲兵卫队。

    现在仍然让这些兵将呆在这个李定国的身边左右。

    经过几次模拟演练,经由朱由崧等人法眼鉴定,觉得没什么纰漏了,他们才开始正式上场。

    而现在的朱由崧则去掉了龙冠龙袍,头顶铁盔,身披铁甲,内藏软甲,成了一名普通的军将混在队伍之中,由简单化过妆的赵甫等人护驾,紧随朱由崧的左右。

    同样经过简单处理的李全带着几个锦衣卫精英,走在假李定国的身后,是保护也是监视。

    现在这支队伍来到成都南门外护城河附近停住,有军将开始叫城了。

    晴天白日的,城上的大西军将早就发现了他们,只是他们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赶紧报告守城主将。

    南门守将李东平,是大西军的一名副总兵,现年三十八岁,黑脸络腮胡,身材魁梧。

    闻报之后,他也吃了一惊,安西王带着一支人马来到城下了?怎么可能!

    不是说李定国在万县吗,平东王殿下孙可望带着几万勤王之师已经走了两天了,陛下几天前从凤凰山来了一道旨意,李定国怎么到了京师啦?

    李东平觉得这根本不可能,但是报事的军将说的有鼻子有眼儿,李东平急匆匆带着亲兵登上了南城头,手扶垛口往下观看。

    离他们几百米远的护城河畔果然有一支队伍,风尘朴朴,大纛旗打的是安西王李定国的番号,为首的大将面如银盆,国字脸,浓眉阔目,银盔银甲素白袍,腰间悬剑,背后弯弓插箭,坐下白龙驹,战马的得胜钩上挂着铁匠为他量身定做的大刀。

    李东平一眼就认出来了,不是安西王李定国还能有谁?可是……

    在李定国的身边,还有几张熟悉的脸孔。

    李东平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正这时提马在护城河边叫城的兵将不高兴了,对守城的兵将不客气地喊道:

    “城上是怎么回事儿,王爷来了这么半天了,竟然迟迟不开城,在下嗓子都喊哑了,究竟是何道理?”

    守城的兵将都看向主将李东平,只有他传令才敢开城。

    这时守城主将李东平不得不说话了,在城头上对着李定国抱拳施礼,并高声道:“对面可是安西王殿下,在下南门守将,官拜副总兵李东平给王爷见礼啦。因事出有因,下官如有慢待之处,还请王爷多多海涵。”

    李东平说着,在城头上对着城下冒牌李定国又是作揖,又是打躬,满满的恭卑之态。

    人群中的朱由崧看着好笑,看来这一招不错也,不但瞒过了成上城的兵将,连守城主将这位李副总兵官也没看出破绽。

    要知道副总兵的官已经不小了,须由帝王亲自加封,而且是京师的南门负责人,如此位高权重的人物竟然也没有辨出真假,今天这戏演的比较成功啊。

    朱由崧心里刚一放松,警惕之弦马上又绷紧了,但也不能掉以轻心,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只要能开了城放我们进去,才算大功告成。

    因此朱由崧一颗心也悬着,眼睛紧盯着这个假李定国。

    假李定国没有说话,对李东平的恭敬加解释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因为朱由崧曾告诉他,一定要镇定,把王爷的谱摆得足足的,昂首挺胸,不怒自威,另外尽量少说话,言多必失,免得提前露馅前功尽弃。

    这位假李定国孙兴,牢牢地记着朱由崧的叮嘱,心里腾腾直跳,表面上很从容镇定。

    李东平见下面的李定国没有说话,仗着胆子又有试探性的问道:“听闻王爷在万县跟明军会猎,不成想这么快就班师了,王爷怎么也不提前派人来,好让卑职等人出城迎接王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