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剑指大西京师
    朱由崧亲自劝降,李定国誓死不降,朱由崧一点也没生气,古人都讲究忠臣不事二主,越是这样越显得可贵,被俘了一劝就降不成了软骨头了吗?这样的人本事再大朱由崧也不会用,比如三国时的吕布,武艺没的说,但人品太差,连曹操都不能容忍。

    李定国一个人将万县县城搅得地覆天翻,死于他手的明军将士成百上千,朱由崧了解到这些细节后非但没降罪于他,反而感叹此李定国之悍勇,他手下现在战将上千员,论个人悍勇无一人能及,看来历史上没有记错,李定国,虎将也!

    朱由崧愈发坚定了收降他的决心,派了一名御医专门为李定国治伤,然后将李定国交给马万年亲自负责看押,那意思是李定国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唯马万年是问。

    然后朱由崧把张环召到近前,当面大加褒扬,“卿不负朕望,智取万县,活擒了李定国,首功一件,日后必将论功行赏,先赐御宴,为卿压惊。”

    张环虎口脱险,肩头也被抓伤了,经过军医诊治上了金创药包扎之后,这两天伤口也不感觉疼了。看朱由崧如此垂青自己,张环很感动,要知道这么大一场胜仗,立有大功的何止他张环一人?陛下独当面召见,亲口赐赏御宴,这是何等的荣耀?

    因此张环感激得跪倒谢恩,“谢陛下隆恩,微臣只是略尽臣职,何足挂齿,活擒贼酋李定国乃陛下神功所至,臣不敢僭越冒功,若非陛下及时驾临,焉有张环之命在?张环屡屡为陛下所救,纵万死亦不能报陛下圣恩之毫末也。”张环说着不住地叩头。

    张环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朱由崧非常高兴,让他回帐休息,战后这么多事情,朱由崧没能给分派任何差事,就是让他休息养伤。追杀李定国出了那么大的力,虎口脱险,险些丧命,也该让他休养一下身体了。

    但是张环起身走了两步,一转身又回来了,二次跪倒叩头。

    朱由崧一愣,“卿还有事吗?”

    “陛下,臣斗胆,既然贼酋誓死不隆,因何不杀了他,为那些死于其手下的众将士报仇雪恨。臣不要任何功赏,只求陛下把贼酋李定国交于臣监斩,以报深仇大恨,则臣及臣父的在天之灵必不怪感念隆恩。”说着重重地磕响头。

    张环早想说这件事了,朱由崧对李定国施恩劝降的事他很气愤,但终不敢多言,现在听说李定国誓死不降,张环才仗着胆子劝谏。

    朱由崧一听觉得张环还是个孩子,就算是朕要杀李定国,让你监斩,你借机折磨他最后杀了他以报父仇,但是这事能说出来吗?没有一点城府,也难怪他才十几岁嘛,行为乖张,说话幼稚,与其阅历和遭遇也不无关系。

    因此朱由崧故意把一脸往下一沉,“李定国犯下不赦之罪,但是还有些事情未了,朕暂时不打算杀他。两军冲杀,各为其主,难免会有伤亡,这最多只能算是国仇,没有私恨,忠烈们为国尽忠,死得其所,朕和大明的万千子民都会记住他们的,但是这与个人恩怨不同,否则,冤怨相报何时了?”

    朱由崧用这句话等于含蓄的警告他,他与李定国没有仇恨,也不存在报仇之事。

    虽然觉得陛下的话有理,但他却不能释怀,然而却不敢犟嘴。

    “陛下明鉴,臣告退。”张环离开御帐,回到自己的营帐,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报不了仇自己参的什么军?功名富贵,他一向没有看重。

    他开始埋陛下不让他报仇了,但又觉得自己这样太没有良心,不说陛下对他有知遇之恩,单就数次救命之情,就够他报答几辈子了,再这说报仇的机会不是没有,在战场上数次与李定国交手,自己技不如人,怎么能怪得了别人呢?

    想到这里,他开始痛恨自己无能,他把自己父亲的牌位摆上,焚香跪倒,大哭不止。

    哭到激动处,拔出钢刀要横刀自杀,吓得亲兵赶紧把他抱住了,把刀夺了下来。

    这时马万年进来了,看到此情此景,心里话陛下把他的脉把的真准,自己来的正是时候。

    于是马万年把脸一虎也没有劝张环,对手下亲兵道:“把贼人李定国押过来,当着伯父牌位的面,把他的狗头剁下来,兄弟张环的仇就是我马万年的仇!”

    亲兵一怔,“杀了李定国,将军如何对陛下交代?”

    “还交代什么呢,某和张环兄弟三人义结金兰,发誓要同生共死,张环兄弟要自杀,我马万年做大哥的当然不能独活,尔等就带着三颗脑袋,向陛下谢罪。快去!”

    看马万年说的情真意切,张环感激涕零,扑通一声就给马万年跪下了,“大哥使不得,是小弟不义了,怎能害大哥?”

    然后兄弟俩抱头痛哭……

    万县一带的两场大战,李定国的8万人马全军覆没,光俘虏的大西将就超过3万。所得的大炮,刀矛器械,粮草马匹,等等战利品堆积如山不可胜数。

    出榜安民,赈灾救济,安抚万县的老百姓之后,兵马也休整的差不多了,接下来朱由崧开始实施灭亡大西的第二步计划,给马万年留下一万人马,驻守万县,收编俘虏,看押好不愿意投降的李定国等人,从战场上下来的伤病号也留下,继续治伤休养。

    然后朱由松带着李全张环赵甫等将,亲率5万大军,全部化妆成大西军,绕到往成都而来。

    与此同时,朱由崧派人骑快马赶往明凤凰城下的明军大营,把这里的情况和自己下一步的打算及时通报宋献策。

    成都乃大西军的京师,但是朱由崧这5万人马,一路上这几百里还算顺利,他们打的是大西军的旗号,报的是安西王李定国的番号,朱由崧带的这5万人马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李定国的旧部投降过来的,因此这戏不用怎么演就非常像,足以以假乱真,因此几乎是一路绿灯,很快就到达了离大西京师东南一百多里地的山中。

    朱由崧不敢再往前走了,躲在山林中派出锦衣卫等军中的细作到成都一带打探军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