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血战(下)
    张环这个绕道折返就是十几里地,等他带着几百马队再次追上一瘸一拐的李定国时,已经到了万县城南十里地左右的低山下。

    张环一边追一边觉得这个李定国太不可思议了,一条腿受伤了,从那么高的城上摔下来,竟然还这么能跑,又没有战马,手提着长矛,竟然又跑出这么远,从昨天晚上战场上突围出来,在城中又折腾了这么半天,瘸着腿还能跑这么快?

    难怪明朝的官军征剿了这么多年也没有灭了他,现在反而成了气候,真不愧是悍匪。

    李定国虽然被明廷称为悍匪,但也不是打不死的小强,他没有任何特异功能。

    张环当然不知道,李定国经过在城下装死,短暂休息,并补充了营养,血气方刚的他现在体力已经恢复了大半。

    但是毕竟人的两条腿不及战马的四条腿,何况左大腿上还挨了一枪,因此才被张环等人追上了,要不是他腿上有伤,此时的李定国早跑得无影无踪了。

    但此时李定国也跑不动了,就不说征战了半宿,瘸着一条腿跑十里地,换别人早趴下了。

    李定国一看身后万马奔腾,张环又追来了,抬头看看眼前的山岭,知道跑不了,干脆站住了,胸口急剧起伏,两只眼睛机警地盯着身后追兵,他要把气喘均匀了,积蓄力量再次拼杀。

    这时张环带着几百马队像旋风一样,打了个包围圈将李定国团团困在了山坡下面,几百兵将各舞刀枪再次杀向李定国。

    李定国抖擞精神,别看没了战马,仍然把手中的长矛舞得呼呼挂风,明军将士不断落马,李定国看准时机飞身上了一匹没有主人的战马,大将无马双断双腿,大将有马如虎添翼,在马上坐稳之后,这几百人就更困不住李定国了。

    时间不大,明军将士死伤一地,他杀出一条血路往山岭上冲去,张环手舞双刀带着人在后紧追不舍。

    张环想再次放箭,箭射李定国,但是一摸身后的弓和箭都没了,这才想起来在城中围攻李定国时,他连射几次不中,一时气急他把这玩意摔地上了,由于出城追得急,也没到上管这个,张环觉得今天有些失算,都怪自己太轻敌了。

    要知道这样多带些人马呀,要知道这样把自己的弓箭带上呀,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没有用了,想要杀李定国报仇眼前还真得费些事。

    但是他还是那句话,要是报不了父仇自己就不回去了,男子汉大丈,杀父之仇都报不了,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张环热血沸腾,带着人马拼死追赶紧李定国,到了半山腰,张环他们又把李定国追上了,双方再次展开拼死搏杀。

    也不知又杀了多长时间,李定国还是李定国,但张环身边只剩下他一个光标司令了。

    两个人此时都没马了,且全都赤手空拳,李定国好不容易抢来的那匹马在混战之中被砍倒,长矛被折断,他只得再次步下作战,而张环马失前蹄,从马上裁下来之后,双刀甩落山涧,起来后想换马换刀时,身边已经没人了,两个人只好拼拳脚。

    一阵肉搏之后,两个人都累得躺在山岭上起不来了,相距十米多远,相互盯着对方大口喘气,很明显他们俩是在积蓄力量,做最后的一搏。

    这是一对命中注定的冤家,上天对他们应该说是公平的,在最后的关头,又给他了他们两一次单挑的机会,而且此时他们俩的实力相当,李定国虽然武艺胜过张环,但是他身上受伤,而且从昨天晚上冲杀到现在,体力的消耗远超过张环。

    二将这样一折中,实力基本上对等。现在他们俩都需要休息,喘了一阵,二将胸口的起伏渐渐平缓。

    正在这时,一阵异常的响动惊动了二将,山岭上冷风骤起,一阵腥臊味儿传来,一只吊睛白额大虎也不知道从哪里转了出来,李定国和张环顿时惊得汗毛发乍。

    野兽本来是在远离县城的深山之中,但是近来这一带成了战场,朱由崧和李定国先展开了一场野战,炮声和十几万人马的喊杀声把这些家伙惊得乱窜,加上这两天老打仗放炮,这只虎也不知迷路了还是怎么了,跑到这低山上躲着来了,但四周的野兽早跑光了。

    几天没吃动西的它找苦于不到食物,想下山另立山头,正这时,李定国和张环来这里折腾了。刚才几百人马在这里冲杀,这家伙躲在山岭上看得清清楚楚,山坡下山道上,横七竖八不少尸体,有人肉还有马肉,馋得这牲畜口水直流,但却是不敢下来。

    它看着这些人玩命,大概也知道这些拿刀弄枪玩命的人都是猛人,人多势众,他冲下来应该没好果子吃,因此它先忍着,但是这些人没有离开的意思,还往它的一亩三分地上冲来,但是越杀人越少,直到李定国和张环累趴下了,再没有人了,这东西也实在饿得受不了,这才现身了。

    张环和李定国惊愕之余相互看了一眼,没想到二人争斗了半天,谁也没能把谁怎么样,却成了这畜生的一顿美餐,看来这是天意。

    要在平时,以他们俩的本事,就算是赤手空拳,谁也不会在乎一只老虎,但是今天不行,别说一只虎,就是一头狼他们也对付不了,简直就是力不从心。

    这时老虎咆哮一声,向张环扑了过去。张环一骨碌身,老虎扑空了,把一块椭圆形巨石弄的轱辘下了山坡。

    张环站起来就跑,但是此时他双腿发软,还没迈出两步扑通一声就趴下了。

    饿极了的老虎张开血盆大口就要下口了,张环把眼一闭,脑子一片黑。

    但是老虎这一口却咬了个空。原因是身后的尾巴被一个人抓住了,这个人拼死往后一拽,老虎被拽的退出了一个趔趄,因此这一口才没咬着张环。

    可能硬拽尾巴这种事情很疼吧,老虎更加暴怒扭身向抓自己尾巴的人扑去。

    这时张环诧异的睁开了眼睛,却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原来是自己的仇人李定国在和老虎搏斗。自己要杀他,他却冒死救自己?

    其实李定国也不完全是为了救张环,有道是兔死狗烹,老虎咬死了张环之后,肯定还得收拾他,他现在腿上有伤也跑不动了,他只有提前下手对付老虎。

    但是现在以李定国一人之力对付不了这只猛虎,被猛虎一尾巴抽翻在地,老虎一掉屁股,向李定国扑去。

    此时张环也做出了惊人的举动,这个动作后来他想想,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他抖擞精神捡起地上的长矛的后半截,跳过来对着老虎就是一下。

    啪的一声正抽到老虎的后背上,虽然此时张环没力气了,但是这一棍抽到后背上也挺疼,老虎只好放开李定国,张牙舞爪又向张环扑来。

    张环往后撤身打算躲开这一扑,但是他此时像喝醉了酒一样,脚下轻飘飘的,两条腿像面条一样不听使唤,因此躲得非常不利索。

    右肩头被老虎抓破,虎爪像钢钩一样,甲衣根本避不住,鲜血直流,张环身子一歪,失去平衡,摔倒在老虎的旁边,再也起不来了。

    这时浑身是血的李定国,趴在地上也起不来了。

    老虎转过身来,刚要打算结果他们俩饱餐一顿,却发现一道劲影从天而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