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7章 血战(中)
    李定国的马头刚冲上城头,被城上一员眼尖的兵将,一声吆喝,守城的明军将士蜂涌而来。

    张环占领万县县城,首先抓的就是城头上的城防,他围攻李定国这几十个人根本没有动用城头上的兵将,现在李定国被追得走投无路,只好纵马上了城头,惊动了城上兵将。

    而在李定国的身后不远处,张环带着数不清的兵将也拐进了马道冲过来了。

    李定国没有退路了,只有往前拼杀,但是李定国的两只胳膊,此时像灌了铅一样,手中的长矛,此时仿佛重如千斤,哪里拼得动?

    此时先冲到的十几名明军将士举手中的长枪对着李定国猛戳过来。

    李定国只有拼命的横手中长矛往上架档。

    一群乱枪被挡开了,但是还是有一枪刺中了李定国的大腿,这大铁橛子逢芒利刃,穿透甲衣,在李定国的左大腿上铆了个洞,鲜血迸流。

    疼的李定国差点掉下马来,李定国也是个急劲儿,抓住这杆长枪用尽全力往外一瞥,使枪的明军被甩了起来,从李定国的头顶上飞过,正落到身后的马道上,正好砸中一个往上冲的明军将士,两个双双落马,战马嘶鸣,引得马道上的明军一阵混乱。

    甩出刺伤他的明军之后,李定国差点晕过去,眼前发黑,金星乱冒,他知道自己累得快要休克了。

    但是眼前的明军将士仍然叫喊着扑了上来。

    李定国知道自己不行了,没有力气,再高的武艺也是空中楼阁,不能落到他们手里,给自己留下最后的力气吧。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把手中矛顺过来准备将矛锋戳进自己的肚腹之中。

    李定国自杀的矛还没有举起来,身后飞来一箭,噗的一声正中坐下的战马。

    这一箭射的白龙驹一声嘶鸣,马就惊了,连踢带咬撂着橛子的往前冲,四蹄蹬开从明军将士的脑袋上踩了过去。

    其中有一名明军被白龙驹一蹄子踢飞了,栽到了城下。

    骇的其余的明军将士纷纷躲闪,为这一批惊马闪避,但是城墙上的地方太有限了,根本架不住马跑。

    到了垛口处,城墙两丈五尺高,这畜生也害怕了,两前蹄一收来了个急刹车。

    巨大的惯性,把马背上浑身疲软力气耗尽的李定国,一下子扔下了城头。

    李定国本来能驾驭住他的白龙驹,但是今天实在太累了,战马突然受惊,也令他猝不及防,被扔下城头的一瞬间,李定国感觉好像是万丈高楼一脚蹬空那种感觉,慌忙之中手中的长矛也脱手甩到城下去了。

    李定国大头朝下往城下落,两只手乱划拉,就像是不会水的人落入深水中,想要抓住些什么一样,还别说,上帝对他不薄,情急之下,李定国还真抓住了一个像绳子样的东西,别看他没力气了,此时抓这绳子却非常紧,因为这是救命之声,身子一下子悬在空中。

    惊魂甫定中,李定国这才看清,原来他手中抓住的是战马的缰绳。

    要不是这根救命稻草,这么高的城墙,他栽到城下,必然是脑浆迸裂了。

    李定国本身的重量加上往下摔的猛力,差点把城头跺口处的战马坠下来。

    但不管怎么说,战马要比人重的多,它硬着前蹄,梗着脖子,任凭把脖子扭断,它也不愿栽下来。

    这畜生站稳脚跟之后,一步一步往后退,把悬在城外的李定国,慢慢往城头上拉,这畜生通人性,此时它可能打算用这种方式救它的主人吧。

    但是城上无数的军将全都冲到了垛口处,包括张环在内。

    李定国一看自己不能上去,到了上面也得落入张环之手,生不如死。就算是摔死,也不能让他们抓住。

    因此李定国一咬牙,把眼一闭,抓马缰绳的手就松开了,他这一百多斤以重力加速度的方式就下来了,有两丈多高,完全是自由落体。

    一声沉闷的响声里,李定国摔到了城下,一滩血流了出来,一动不动了。

    城上的张环等人非常清楚,从这么高的城上摔下来,不死也残了,张环瞄着他的弓箭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把弓收了,吩咐一声,“开城!”

    张环带着一支马队顺着马道冲下城,到了城门处,城门早已大开,吊桥也横在了护城河上。

    然而张环等人并没有上吊桥,因为刚才都在城上看的清清楚楚,李定国从城上摔下来,并没有摔到护城河的对岸。

    张环带着马队打马如飞,沿着护城河以内的城墙飞奔,一口气跑出好几里地,也没见到李定国的踪影。

    张环比较纳闷,明明摔下来了,人呢?就是从这上面掉下来的,城下面有一具尸体,一片血迹,但却不是李定国,而是一名明军的将士,怎么这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

    这时城头上的明军将士往下喊道:“将军,贼将李定国没死,他跑到护城河里了。”

    原来李定国从那么高的城上摔下来,也算是他命不当绝,正好摔到一个人身上了。

    这个人就是在城上被李定国的白龙驹一蹄子踢下城的那名明军将士。

    马蹄子踢了一下,又重重地摔了一下,这员明军将士已经没气儿了,李定国正好摔倒他的身上,算是捡了一条命。

    李定国之所以倒在那里,一动不动,并不是因为摔伤了,相反,除了大腿上挨了一枪外,他一点伤都没受。他是在喘息,他太累了,需要休息。

    另外他知道城头上此时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他,如果他一动或者站起来一跑,城上的明军将士肯定是乱箭齐发,手无寸铁,筋疲力尽的他就得被射成刺猬。

    因此他灵机一动,在这装死休息,积蓄力量,突然有温热腥粘的液体流进了他的嘴里。

    他知道这是什么,要在往日,他会作呕,但现在他饥渴难奈,这液体像**一样,甘甜,醇香可口,滋润着他干裂的心田。

    这一招果然把城头的兵将麻痹过去了,认为他摔死了。

    直到张环带人走了,城上的其他人也没注意他了,李定国喘了几口气,关键是喝了几口液体,恢复了很大体力,看到城头上没有人注意他,猛然起来,把身后的战袍解下,然后撕下了几条,把左腿上的伤口紧紧的缠了几道,然后抓起旁边的他的那杆长矛,一瘸一点的往护城河里跑去,但最后还是被城头上的兵将发现了。

    张环等人一听,这个李定国太彪悍了,这么高掉下来竟然摔不死?他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张环和身边兵将的目光,全都投向了前面的护城河。

    这时一个身影爬上了护城河对岸,浑身泥沙**的,手执长矛的李定国,爬过护城河一瘸一拐的继续往前跑。

    张环带着人马冲到了护城河边,这才发现护城河虽然很深,但里面水位很低,他们赶紧开弓放箭,但是李定国已经跑到了弓箭的射程之外了。

    张环只好带着马队沿着护城河飞奔,一直绕到城门处冲过吊桥,再折回来追赶李定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