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血战(上)(三更)
    能一天之内让李定国这样的高手连着两次中计,更准确的说从昨天晚上三更天到现在的晨时,仅半天的时间,李定国就上了两次当,朱由崧这计简直都使绝了,恐怕太古的用计高手如果泉下有知,听闻这些,也会自叹弗如的。

    李定国现在完全有些懵逼了,几个时辰之前刚刚上了一次当,突围之后几万人马身边就剩下这几十个人了,这还是巧用了金蝉脱壳,否则想突围都难。

    可是没想到刚出了龙潭又入虎穴,难怪半天没有人出来迎接呢,原来城池早就丢了,马惟兴他们估计也凶多吉少了,看来今天注定在劫难逃,昏君朱由崧,你可真够绝的!

    “狗贼还化妆成这样,即使你再狡猾,化成灰也逃不出我们陛下的手掌心,赶紧束手就擒,小爷要报仇,非射你三百箭不可!”

    张环看到李定国复仇的火焰又熊熊燃烧起来,用双刀一指穿戴得不伦不类的李定国骂道。

    但是像李定国这样智勇双全的将帅之才,绝对不会束手就擒的,听了张环的话,更是恼羞成怒,咬牙骂道:“小兔崽子,不是要报仇吗,有本事就放马过来吧!”

    张环眼珠子早红了,但是他此时不会听李定国的,明知单挑不是人家的对手,因此他喝令一声:“放箭!”

    瞬间万箭齐发,流矢如雨,李定国身边的几名大西军将躲避不及,中箭落马。

    但李定国毫不在乎,舞动手中的长矛,飞向他的流矢,纷纷被挡飞,无势之箭散一地,李定国双腿一夹战马,迎着如雨的箭矢飞马而上,对手下的三十多骑喊道:“弟兄们,跟狗日的拼了!”

    李定国叫骂着,在如雨的流矢中,跃马挺枪直取张环。

    李定国这样不只是给手下的三十多骑作了榜样,也等于给他们下了死命令,这三十多骑在刚才一阵箭雨也伤亡了好几个,但他们都是李定国亲卫中的精英,一般情况下对乱箭这种武器还能应对一阵。

    现在他们看王爷都玩命了,也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没有一个弃械投降的,全都热血沸腾地叫喊着,挥舞着手中的刀枪剑戟,将飞向他们的流矢击落,同时纷纷摧动战马,跟着李定国一起冲杀。

    万箭齐发这玩意虽然厉害,但是它有一定范围,过远或过近都没有作用。眨眼间,李定国这三十骑就冲出了乱箭的有效范围,冲进了明军的阵营,因为距离太近,弓箭已经失去了作用。

    张环现在只有以人多取胜,但是他要报仇,也不能往后退只指望别人,看到李定国向他冲来了,张环眼珠子都红了,摧马抡双刀冲向李定国。

    张环人多势众,亲兵卫队无数的明军一窝蜂似的全跟上来了,李定国抖动手中的大枪,啪啪啪几枪,几名企图拦阻的明军将士被挑落马下。

    李定国杀开一条血路,眨眼间和张环冲在一起,张环也豁出去了,报仇的机会再次向他招手,他必须得把握住,今天千军万马帮助他,要是再杀不了仇人李定国,自己干脆找个干井淹死算了,因此他今天孤注一掷了,抡双刀就剁。

    朱由崧曾经告诉他,对于李定国要抓活的,但张环早想好了,杀了李定国,自缚其绑,找陛下请罪去。

    李定国横大枪招架,当啷一声,把双刀迸开,然后把大枪一顺一个银蛇出洞对着张环的脖子刺来,快如闪电。

    张环赶紧身子后仰,同时双刀十字叉花往上架挡,两个人枪来刀往杀在一处。

    李定国身边的几十骑各显所能,要给李定国助阵,但被里三层外三层冲上来的为张环助阵的明军将士挡住,双方兵对兵,将对将杀了个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但是李定国带来人虽然勇猛,悍不畏死,但连李定国算上,毕竟只有三十多人,相对于张环的万马千军来说,众寡太悬殊了,因此,李定国身边的人马不断倒下,也就是说越杀,李定国身边的人越少,直到最后就剩下李定国单人独骑了。

    但是李定国越战越勇,别看杀了半宿,现在仍然跟一只猛虎一般,虽然他擅使大刀,但长矛在手舞动了几下便得心应手了,这就得说李定国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如果是那种一瓶子不满半瓶逛荡的那种,使习惯了大刀不会使枪,那就早裁了,就像是司机,只会开轿车,给辆越野开不了,那就成了笑柄。

    李定国一矛一马,杀得张环众将军靠近不得,战马所过之处,死伤一身,不亚于长板坡上的越子龙。

    一向不服人的张环,此时也被李定国锐气逼得没了脾气,找机会向李定国射箭,但是射向李定国的箭不是被手中矛挡飞,就是被射过去,凡而射中明军将士,气得张环把弓箭给摔了,二次抡双刀杀向李定国。

    但是当张环再次与李定国交手时,仍然战不过几合便被逼退。张环没办法,只得靠人多势众取胜,后来他干脆不伸手了,指挥着手下的人马层层围困李定国。

    张环的如意算盘是,你李定国再猛勇,力气总有用尽的时候,你从战场突围出来已经征战了半宿,就算是你是铁打的,随便还能撑多久,小爷今天累死你!

    这一招真管用,里三层外三层的明军将士不断地冲上来,李定国杀倒一层又上来一层,最后累得他汗水再次湿透了甲衣,但此时他看出了张环的策略,他杀开一条血路准备找地方先喘息一下,但是张环带着人马在后面紧追不舍,流矢呼啸着在他耳边飞过,而且前面的大街小巷不时坐冲出一支队伍截击他。

    李定国只有硬着头皮往前冲杀,就这样又跑了几条街,浑身上下除了血就是汗,连战马也是汗水淋漓的。

    李定国知道,照这样下去,自己支撑不了多久就得落到张环手中,这小子要替父报仇,非把自己一刀刀剐了不可,但是那也没有办法,早就杀够本了,现在杀的都赚头,最后杀不动自杀也不能让这小子摆布。

    李定国打定注意,这时前面闪出一条马道,李定国一拨马顺着马道冲上了城头。

    “贼将在这呢!”城头上的军将看到李定国大喊,数不清的守城兵将向李定国包围过去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