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5章 智取万县(下)(二更)
    吊桥放下,城门大开,张环不禁心花怒放,陛下这时招真好使,遂带着人马冲过吊桥就进城了。

    在城门口处,守城主将马惟兴带着一支卫队迎过来了,离多远就下马了,跑步过来,“王爷伤如何?”

    马惟兴拦住了软架,到近前一看,借着火把的光芒看得非常清楚,这员白袍小将哪是李定国呀?他根本不认识!

    “这……”他正诧异的时候,身边的张环右手扑的一刀捅进了他的胸口,可能是这刀扎得太狠了,马惟兴丝毫没有防备,这口刀穿透甲衣,刀尖从前面进去,从背后透出多长,像给猪放血一样,鲜血狂飙。

    “啊……”马惟兴疼得五官都挪移了,身子一震,惨叫了一声,两只眼睛瞪着一身大西军将打扮的张环,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你……你……”话已经说不成了,嘴里全是血了。

    “我是明将张环,去死吧!”张环也够狠的,左手刀咔嚓一声,这一刀将马惟兴的脑袋砍下来了,无头尸体轰然倒地,脑袋滚出多远,血溅软架。

    其实软架上抬的那个人一点伤都没有受,中箭流血全是装出来的,此时一看张环动手杀了马惟兴了,他也跳下软架,和抬架的兵将拉刀杀向马惟兴的卫队和城门口的守将。

    事出突然,谁也没防备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马惟兴的几百卫队和城门口的兵将完全是猝不及防,等他们明白过来这是明军诈城已经晚了,地上已经躺倒了一片死伤。

    张环的这一万人马可劲儿往里灌,马惟兴的几百卫队和城门口的几百守军共一千多人没出一支烟的工夫便被杀散,张环的人马占领了城门。

    留下一千人守住城门,然后兵分两路,张环挑着马惟兴的人头,和一名副将各带一支人马冲上城头往左右两边杀。他们见人就杀,见人就砍。

    不知城中有多少敌人,但张环非常有经验,他必须得尽快抢占据城防,这样能进能退,他们首先进的是南门,南门事变城头上的及城里的兵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很多人成了糊涂鬼,因为张环这部分人有上千人穿的是大西军的甲衣,打的也大西军的旗号,还认为是城中出现了哗变。

    其实这些人虽然扮成了大西军,身上都有明显的标志,以示与城中的大西军不同,免得误判误杀。

    由于猝不及防,张环的人马行动迅速,只半个时辰,便占领万县城头,四门全部被拿下来了,只有最远的北门的守将听到风声一看城守不住了,开了城门带着几百部从仓皇而逃。

    张环的人马冲到,接管了北城门,也没出城追赶,将城门关死。其余的南门、东门和西门,守门军将大部分被杀,一部分投降,还有一部分被赶下城头,往城中跑了。

    占领城头以后,张环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从城上到城下,从四门往里收缩,帅府也就李定国和马惟兴他们临时驻扎办公的地方,还有几千兵马,此时已经知道明军通过诈城杀进来了。

    一名参将领着这些人还打算复夺城池,正这时他们便被四面八方冲过来的明军包围了,无数的火把照如白昼一般。

    张环在马上挑着马惟兴的脑袋,大喊:“你们的王爷李定国已经中计完蛋了,马惟兴的脑袋在此,降者免死!大明陛下优待俘虏……”

    杀环带人每杀到一处都这样喊,有时候口号这东西真管用,能鼓舞军心,也能瓦解军心,大西军一看真是马惟兴的脑袋,主将被杀,城已经破了,军心顿时散了,他们并不知道来了多少明军,因此人心惶惶,兵无斗志,大部分都选择了投降,少部分死心眼的想负隅顽抗的,很快就斩杀在当场。

    有的选择了逃跑,但是四门紧闭,他们只有往城中隐蔽的地方躲藏,但此时老百姓早就听到了动静,兵荒马乱这是小县城,城中百姓为躲避战乱又跑了一些,只剩下一些胆大的,老弱病残的,无法背乡离井的,这些人早就听到动静,家家关门,户户闭户,这些兵将根本进不去,此时也不敢硬砸门害怕引来明军,他们只好钻狗洞,墓地、沟渠以废弃的民房建筑等,躲在那里不敢出来。

    有的为了活命,干脆躲起来把军装脱了,看到大势已去,干脆化装成了老百姓了。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不一而论,反正这些残余不敢出来了。

    简而言之,张环这一万人马用诈城的办法迅速占领了万县县城,有多迅速,可以这么说,从他们进城到完全占领整座城,只用了不到三个小时。

    城中的一万大西军共有3000来人成了俘虏,这三千来人大部分选择了集体弃械投降,剩余的近7000人,除了一大部分死伤的,还有一部分逃走的,剩下的隐姓埋名藏起来了。

    天灰蒙蒙亮时,城中的战斗便结束了,为了稳妥起见,张换一面派出探子在城外打探,如果有大批漏网的大西军开过来了,城中好有准备。

    同时张环传令将3000多名俘虏先集体看押起来,等回头这场战争彻底结束了以后再处理战俘的事。

    然后清扫战场,城中的城上城下的受伤的弄走救治,不管是敌是我,死了将尸体先拉到一个地方,也等战事结束以后再拉到城外统一进行掩埋。

    然后用清水,抹布将血迹擦洗干净,然后城头上仍然保留大西军的旗帜,站在城头上的兵将仍然穿着大西军的甲衣。

    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准备让这座县城仍然恢复到昨天晚上开战前的模样,让那些回来的漏网之鱼误以为城池安然无恙,如果有回来的大鱼,他们好开城放进来,瓮中捉鳖。

    这当然是朱由崧的旨意,张环指挥着又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城上城下城里城外,他又亲自验看,觉得没什么明显破绽了,才算告告一段落。命令四门禁闭,吊桥扯起,他带着人回城休息了。

    这时早已是天光大亮,太阳都升起一树高了。

    连埋伏带化妆,连征战带忙活整整折腾了一宿没有睡觉,刚回到帐中张环也觉得乏了,刚想休息有人来报城外来了30多骑漏网之鱼。

    张环眼睛一亮,陛下真乃神人也,这边刚张好网,就有鱼来了,要是能抓几条大鱼,这么多人也算没有白忙活。

    但是保持的说来的这三十余骑都是普通的军将,看他们的穿着打扮里面连一名游击将军都没有。

    张环泄气了,原来是几个漏网的散兵游勇,别说30多个,就是300多个又有什么用?当还觉得不值,就传令不要理他们。

    一直到李定国在城外露出了真面目,张环得报后高兴的一蹦多高,传令立即开城,放他们进来。

    李定国进城之后,才知道再次中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