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 智取万县(上)(一更)
    李定国这几十骑刚一进城,城门就关闭了,吊桥也扯起了,这在李定国看来也算是正常,因为这是非常时期,昨晚一战,李定国中计几万大军受到重创,明军随时都可能追来攻城。守城军将警惕性十足,这很正常。

    但是李定国认为不正常的是,从他们来到城下叫城,开城,然后他们进城,这样算来时间也不算短了,可是主将马惟兴一直没露面,不但他没露面,他的副将参将游击等等,这些当头的将官一个都没露面,甚至连一个迎接他们的兵卒也没见到,到现在为止,还是李定国这三十多骑,这让贵为大西安西王的李定国情何堪?

    这种异常的情况不但李定国诧异,连他手下的这三十多骑也都大惑不解了,心里说这个该死的马惟兴,你们都在忙些干什么,我们和王爷舍死忘生征战半宿,虽然败了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出城迎接我们也就算了,王爷回来了你们竟然不理不睬的,都这么半天连个人影也见不着,真是作死啊!

    一些军将憋得鼓鼓的,将来看他马惟兴如何在王爷面前交代?城中上万军将如何面对王爷解释这件事?都知道我们王爷脾气好还欺负还是怎么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甚至有名参将要请令去请找马惟兴兴师问罪了。李定国没让,此时他的双眼盯着城内街道,他觉得城内的街上有些异常的气氛,与往日有些不同,他感觉出来了。

    正这时,一声响炮响,伏兵四起,无数的军将像是从地底下钻出来一样,大街小巷,房上,墙上,城内的马道上,全是军队了,可不是大西的军队,而是明军的旗号。

    李定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其余的三十多名军将也全都傻眼了,怎么回事儿?再看看城头上飘扬的还是大西的旗帜,城头上那些兵将还是大西军将的打扮,可是眼前这些埋伏的兵将却全是明军将士,这是演的哪一出?

    这些兵将认为自己看错了,征战了半宿连劳累带缺乏睡眠不会是眼花了吧?可是任凭他们把眼睛珠揉出来看,四周的重重兵将仍然是大明的军的队。

    为首的一员年轻小将不无得意的哈哈大笑,这员将李定国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朱由崧驾下的神箭小将、扬言要杀他为父报仇雪恨的张环,李定国也有些懵圈了……

    这次朱由崧将计就计,诱使骗李定国出城,张环任务特殊,朱由崧给他一万人马,让他作为一批撤退的队伍用过战饭之后,早早地就离开了明军大营。

    干什么去了?其实并非是撤退,朱由崧早就运筹好了,也看好了地势,暗中给张环交待了一番。

    在夜色的掩护下,张环这一万人马迂回到万县县城附近的一处梯田里埋伏下来,这里离县城十几里地,在县城西南方,埋伏好之后,张环派出军中的探子出去打探县城的动静,等到三更天李定国的三路大军开开出城之后,张环就开始着手准备了,一部分军将开始换甲衣。

    原来他们临时准备了上千套大西军的军装号坎,旗帜等,这些东西当然都是前一阵在野战中缴获大西军将的,还有几千人已经归顺了朝廷,这次张环带来的一万军将里面就有一些大西军的降将,因此让他们穿上大西军的甲衣,打着大西军的旗号,排在队伍的最前面,又是黑天,就是让李定国的法眼来鉴定,这也是名符其实的大西军。

    张环做好这一切之后,那边的战斗已经打响了,朱由崧的人马掐断其归路,李定国的人马被困荒野之中难以脱身,这时张环知道时机成熟了,该他们上场了,心里赞叹陛下神机妙算,把队伍从梯田里就拉出来了。

    正在李定国率部突围的时候,张环的一万大军就开到万县城下。

    此时正是四更天左右,守城的主将马惟兴等李定国的四万大军出城以后,高度警惕,根据李定国的将令他也不放心,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因为对面的明军是朱由崧亲自带队,对于这位弘光大帝,马惟兴现在几乎成了惊弓之鸟。连李自成那样的猛人都被朱由崧收拾得乖乖投降听任驱使,他们勇猛无敌的安西王爷李定国也刚刚吃了败仗,今晚他们的王爷要出城追击朱由崧,他马惟兴安敢有半点懈怠?

    李定国出城后,马惟兴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城中所有军将也都进入一级战备状态,上城守城的军将全部到位,剩余的军将也做好了一切准备,随时准备出动,全身披挂的马惟兴坐在营帐之中,并派出探马出城打探李定国追杀明军的情况。

    李定国中计朱由崧伏兵的地点离县城只有三十多里,因此探马很快摸清了回城禀报,马惟兴闻言大惊,他赶紧点齐了五千兵马并亲自带队,打算出城接应他的王爷李定国,这也是李定国临行之时给他的将令。

    留下一名亲信副将,给他留下五千人马让他守住城池。刚安排好这些,准备开城的时候,张环带着人马出现在外开始叫城了。

    马惟兴闻报更吃惊了,不是说他们王爷三路人马均被困住了吗,自己还没出发,他们怎么就回来了,为了弄清楚他亲自带人上城观看仔细。

    城头上无数的火把照如白昼一般,马惟兴等人手扶垛口往城一看,外面护河城边有一支队伍,人数也不算太少,看甲衣旗号果然是自己人,这些人甲衣不整,断刀残旗,有些狼狈,还有很不少是熟悉面孔,有一员大西参将正在往城头上喊话:“马将军何在?赶紧开城啊。”

    “尔是何人?”马惟兴觉得此人面熟但记不起来了。

    “马将军,小人王成,乃张胜将军手下的游击。”这员曾经的大西军参将真还真当过大西的游击将军,不过不是在张胜的摩下。

    “哦,听说你们中计了,本将军正要去救,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王爷呢?”

    “唉别提了,王爷中了箭了,危在旦夕,我们拼死杀出来了,四万人马三路大军就剩下我们这些人了,赶紧开城抢救王爷要紧。”

    马惟兴果然见这名参将的身后,有几名军将用软架抬着一员白袍将军,此人身子侧着,浑身是血,身上插着一支长箭,应该就是他们王爷李定国了,尽管没有见张胜和张虎,但他深信不疑,更不敢耽误,这下也不用出城接应了,于是赶紧命令开城,他带着亲兵卫队亲自到城门口迎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