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0章 李定国突围(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前边是马万年的一万大军奇迹般地往回杀,令人难以想像,这一万人马连同主将在内,刚才还跑得那么狼狈,转眼之间,竟然没有一个逃命的,掉回头来杀向追击他们的大西军。而且是三千白杆兵打头,马万年一马当先,豪气干云。

    后边是朱由崧埋伏的三万多人马掐断了大西军的归路,四万多明军前后夹击,把李定国的三左中右三路大军共四万人马困在方圆十几里的荒野之中。

    “冲啊,杀呀,降者免死,别让李定国跑了!”……喊杀声震天动地。

    明军的弓箭手把身上的带的箭可劲儿地射向敌人,一时间流矢如雨布满了天空,顿时大西军中箭者难以计数。

    现在连大西军的小卒也知道中计了,奉主将的命令赶紧撤退,但几万人马想撤退也不容易,得调整队形,他们调整队形可不像明军那么容易,一个是有备而来,一个是中计慌乱,完全是两码事儿。别外他们也是无路可退,现在前后左右四面八方都明军的人马向他们扑来,铺天盖地。

    因此这几万大西军就乱了,指挥不灵,无所适从,有往后撤的,有往前跑的,有左右乱蹿的,相互踩踏,死伤无数。

    很快明军杀进混乱的大西军中,弓箭停止了,双方展开了一场近身白刃混战。

    “保护王爷,杀出去!”到现在张胜和张虎觉得自己无用,竟然中了这样的计策,看到不对应该及时撤兵就对了,但是后悔哪来得及,此时也只好豁出去了,他们带着亲卫队保护着李定国开始突围。

    这两员将也真是两员虎将,一个手使短把凤翅镏金镗,一个舞动一对夹钢板斧,两员将一左一右各自带着一支人马在前面开路,张胜一镏金镗下去,两名明军将士连人带马被扫飞。

    张虎更不含糊,手中的一对夹钢板斧上下翻飞,打得眼前的明军刀枪乱飞,有的腰断两截,有的连人带马被劈为两半。在两员主将的带动下,二将的身后的这支人马玩命厮杀。

    李定国带着亲兵卫队跟在后面,也算是断后了,李定国把大刀轮圆了,如砍瓜切菜,他的亲兵卫队更是勇不可挡。

    张胜和张虎在前面开路,二将正杀起劲儿,明军根本抵挡不住。正在这时,马万年带着一支白杆兵冲过来了,舞动手中的马槊大战张胜,一时难分胜负,张虎舞动双斧要过来助阵,被李全截住,四将杀成了两对。

    李全带着一支锦衣卫的精英也直接参战了,现在保护朱由崧的是赵甫的五百火枪营,他们立马在另一处丘坡上观战。

    这时白杆兵跟张胜和张虎卫队就交手了,他们不愧是朱由崧的王牌之一,是秦良玉亲自训练出来的队伍,这些石柱的小伙子杀起敌来格外勇猛,把手中的白杆枪舞动开来,令敌人闻风丧胆。

    因为白杆枪构造特殊,枪头上带着月牙形弯钩,像镰刀一样锋芒利刃,大枪往前一刺就是一道血洞,刺进对方的腹藏,再往回一带,肚子里那些零碎什么肠子肚子心肝肺胆全出来了,五红花绿的。

    有的把大枪往前一刺再往回一撤枪,枪上镰刀钩不是把敌人的脑袋给削掉到了,就是把胳膊给削去了,要么就是把敌的人的腰腹给划开了,血沫子伴随着脑袋断肢残肠等凌空飞舞,这才是正的血雨腥风。

    这下张胜和张虎的卫队吃不消了,眨眼之间留下一地尸体,余者四散奔逃。

    白杆兵杀散张胜和张虎的卫队之后,把二将包围起来。张胜和张虎对马万年和李全本来还可以杀一阵,但是现在一年身边的卫队散了,就剩下他们俩了,如何抵挡这些虎狼之兵?

    二将正在绝望之中,李定国杀到了,白袍银甲的他像一片云,身处重兵重围之中,却毫不在乎,手中大刀虽然不是原来那把,但也有四十五斤的重量,只见他纵马舞刀如虎如狼群,大刀上下翻飞,白杆兵想困住他,但却被杀东倒西歪。

    此时张胜大战马万年,张胜已经落在了下风,本来他的本事跟马万年相差不大,但是现在的处境令他根本无心恋战,他就想保护王爷李定国一起冲出重围,好将功补过,但又甩不掉眼前这个难缠的独目龙,身边的亲兵卫队越来越少直到他成为光杆司令,四周全是白杆兵,因此他觉得今晚估计完蛋了。

    马万年一槊刺来,张胜已经来不及回挡,眼看张胜要被刺于马下,一片白云飘到近前,刀光一闪将马万年刺来的大槊磕开,反手一刀斩向马万年。

    马万年本想这一槊将贼将挑于马下的,没想到身后来了一将,马快刀急,不但化解了他这一槊,又向他斩来,想撤槊挡刀已然来不及,赶紧奋力往下低头,但刀来的太快了,咔嚓一声,头盔被盔落。

    头乱散乱下来,吓得马万年拨马就跑。

    李定国杀退了马万年带着张胜往另一个方向,正遇上张虎被一支锦衣卫困住了,本来论单挑李全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他的卫队被白杆兵赶散,只剩下他一个了,现在又上来一批白杆兵和锦衣卫衣的混合物,双拳难敌四手,已经落于下风的他也不能束手就擒,只好豁出性命在这里死磕。

    很快张虎后背上被李全砍了一刀,幸亏有甲衣保护着,但尽管如此绣春刀太锋利了,砍得张虎后背皮肉翻卷。

    不过张虎也真够虎的,完全不在乎,咬牙轮动双斧又砍倒了两名锦衣卫,但是左大臂却被白杆枪的镰刀钩划开一个大血口子,血流如柱。

    张虎血染甲衣,双斧慢了下来。

    “贼将,你跑不了了,赶紧下马束手就擒是你唯一的生路,我主陛下恩泽如天,不杀降将,再不识时务把你剁为肉泥!”李全高声喝道。

    “老子跟你们拼了!”张虎二目如血,叫骂着又冲上来。

    李全只好指挥着人马将这员誓死不降的贼乱刃分尸,但是他们的刀刚举起来,李定国和张胜带着一支队伍杀到了,只一个冲锋便把李全的人马杀散,救出张虎之后,李定国辨别了一下方向,往明军最薄弱的地方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