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 劫道
    ,精彩小说免费!

    满身甲衣的李定国手扶佩剑昂立在万县城的城头,盯着远处若隐若现的明军大营,思绪翻滚。

    三天前他单挑朱由崧的情景仍然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胜败乃兵家之常事,吃一回败仗不算什么,但是这次败仗让他败得简直不可思议。

    如果说是他用兵失误,中了敌人的计策,或者是他的兵将战斗力不强,这些溃败他都能容忍。只是他三招两式,便输给了朱由崧,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想一想朱由崧对付他的一马三刀,空手夺刀,一发三箭,等等绝招,他简直不是个人,这是个妖孽般的人物,其神武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除了个人的神武,他的治国安邦也为垂死的大明注入了一股清流。

    但是朱由崧的出生他是清楚的,这是洛阳老福王朱常洵之子,人称小福王。

    据说他们父子一个比一个胖,整天里花天酒地,玩女人成风,在洛阳城作威作福,搜刮民脂民膏,为富不仁,李自成破洛阳煮吃了老福王,跑了小福王。

    后来他被一群的大明的旧官僚抬出来扶上帝位之后,仍旧是恶习不改,过着荒淫奢靡的生活,整日里非酒即色,惰与朝政。

    可是就是这么样一个不堪的昏聩帝王,怎么突然间就有了逆天的本事?

    看看他执政的这三年,濒临死亡的大明朝起死回生,野蛮的满清鞑子怎么入的关,又怎么让他滚回去关外老家。

    以前老百姓提起大明朝廷及官府,无不恨之入骨,可是现在反过来了,自从去年他东征大明开始,所到之处老百姓都在为这位弘光大帝高唱赞歌,焚香膜拜。

    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李定国的脑子正在胡思乱想,手下大将马惟兴过来了。

    “王爷可有退敌之策?”马惟兴不无沮丧道。

    刚刚吃了败仗,现在明军又大兵压境了,这几万大西军士气空前低落。

    以前他们跟随李定国,可谓是常胜不败,第一次吃这样的败仗,包括他手下的大将,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李定国把思绪又拉了回来,想了想道:“退敌?因何要退敌?”

    马惟兴愕然,心里话王爷何出此言王爷?是不是被朱由崧那一仗打糊涂了,不退敌,我们如何能到凤凰山勤王?难道绕道不成?

    李定国看出了马惟兴的忧虑,又道:“朱由崧低调离开凤凰山的大营,显然是不想让陛下知道他的行踪。此时凤凰山下明军大营必然空虚,我们只要设法拖住朱由崧,然后派人奏于陛下,京师方面晓谕平东王,让他们两面出兵,一举端掉凤凰城下的明营,然后挥师东进,本王和陛下他们前后夹击,朱由崧必败无疑。”

    马惟兴的大脸听完之后,立马露出了笑容,“王爷高见,此计甚妙。”

    李定国和马惟兴下城去了,到了帅帐之中,李定国很快写好了两封信,命令心腹之人骑快马立刻送往凤凰山和京师。

    这时有人来报,明军在城外列队叫阵。

    “不必理他,传本王的命令,通知四门守将坚守城池不得出战,违令者斩。”

    传令兵得令之后刚要走,又被李定国叫回来了。

    “王爷,您还有何吩咐?”

    “把张胜张虎叫来。”

    张胜张虎是李定国手下的两员虎将,也是他的左膀右臂。

    二将很快进了帅帐,插手施礼。

    李定国告诉他们,派人盯紧明军大营的动静,尤其是朱由崧的动静,如果朱由崧撤兵,他们就出城追击,一定要死死地拖住他们。

    “末将明白,末将得令。”二将答应一声,退出了帐外……

    在万县通往成都的一条山林小道上,三匹快马正在飞驰,马上三个江湖人,一主二仆,风尘朴朴的样子。

    主人是个年轻公子,头戴武生公子巾,一身青绿色软中衣,两个仆人年纪也都在壮年。

    三匹马正在往前飞奔,突然前面的山林之中蹿出几个黑衣人,轻纱罩面,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些人每人手中一把特制的刀,两只眼睛露出精芒,盯着他们主仆三人。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

    一主二仆脸上就是一愣,赶紧勒住了战马,没想到大白天遇上劫道的了。

    马上的年轻公子对两个仆人递了个眼色,然后冲这几个劫道的一抱拳满面陪笑:“朋友,我们是行走江湖打把式卖艺的,这荒山野岭的几天都没开张了,吃饭都是问题,你看我们哪像有钱人呀,请各位高高手放我们过去,来日必将重谢,在下礼过去了。”

    年轻公子说着在马上抱拳拱手,深深一揖。

    “没钱也好办,把你们的衣服留下,马也留下,每个人身上除了你们穿的短裤之外,剩余的东西全部留下,然后就可以走了,我们有好生之德,直劫财,不要命。”

    这位年轻的公子听了这话二目凶光一闪,这劫道的也太苛刻了吧,但他随即又忍住了,仍然赔上笑脸道:“朋友玩笑了,马和衣服这些东西都给你们,我们只穿一条短裤,以后还怎么打把式卖艺呀?”

    为首的蒙面人把眼一瞪,“谁跟你开玩笑,少他娘啰嗦,都像你们这样说没钱,老子却谁去,喝西北风啊?”

    “你们真是欺人太甚!”马上的年轻公子终于忍无可忍了,把刀拉出来了,两个仆人也都亮出了家伙,每人一口单刀,就做好了拼斗的准备。

    “呵呵,你们还不服呀,就你们三个,还让老子费事吗?给我上,杀了他们,一个活口不留,敬酒不吃,吃罚酒!”

    为首的蒙面人一声令下,几条黑影各拉单刀像主仆三人扑来。两个仆人忠心护主,纵马舞刀首先冲了上来。

    但是这些山贼个个出手不凡,三下五除二,两个仆人便被斩杀在当场。

    “绣春刀?你们不是山贼……”年轻的公子看出了端倪,满脸的惊愕,然后拨马就跑。

    但是它刚拨转马头,发现路中间也站着一个黑衣人,轻纱罩面,手中一口绣春刀,挡住了他的去路。

    “妈的,你小子也不是江湖艺人吧!”这个黑衣人说着凌空一刀斩向年轻公子。

    年轻公子并不答话,挥刀相迎,二人一个马上一个部下斗在一处,一时难分胜负。

    这时后面那几个黑衣人赶到了,纷纷飞越而起,挥舞手中的绣春刀,斩向马上的年轻公子。

    年轻公子再也招架不住了,很快被劈于马下,然后被一阵乱刀砍死。

    几个蒙面人对着三个人搜身,最后从这名公子身上搜出一封信,然后几个黑衣蒙面人,把三具尸体扔进了山沟,黑衣蒙面人便消失在山林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