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3章 对箭(下)
    ,精彩小说免费!

    在冷兵器时代,对于征战沙场的武将来说,骑马射箭是他们的必修课。

    从客观上来说,骑马射箭成为一门重要的武艺,这得感谢北方的游牧民族。因为当北游牧民族强大的时候,对于农耕民族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从战国时期以来,这场灾难就时有发生,他们仗着马快如风,来无踪,去无影,侵占农耕民族的地盘,抢掠财物,随意杀戮,把田园变成他们的牧场,他们住蒙古包,住帐篷,别人也不能住房子,他们不把农耕民族当人,而是当成他们的牲畜奴隶。

    在这种情况下,农耕民族不得不以牙还牙,因此历史上出现了许多的民族英雄,像汉朝的卫青,霍去病,宋朝的岳飞,明清时期的郑成功,李定国,等等。

    为了抵抗游牧民族的侵扰,统治者也不得不重视这门武艺,历朝历代的开科取士,也把骑马射箭作为武科的必考内容,甚至文科考试中也加入了骑马射箭的内容。

    因此到了明清时期,虽然整体上这门武艺农耕民族不如游牧民族,但是皇家军队特别是那些统兵作战的大将,骑马射箭的本领,已经不落后于游牧民族。

    像眼前李定国,张环等,骑马射箭的技术都是出类拔萃的,纵使那些擅长骑射的游牧民族,像蒙古鞑子,满洲鞑子,也无人能出其右者。

    张环会一发三箭,而李定国也会。说是迟那时快,三点寒光直奔张环而来。

    几乎是与此同时,张环的又三支箭也放出来了,三点寒光直奔李定国。

    这真是一场顶尖高手的较量,双方数万的大明军队和大西军队,全都闭气凝神瞪大了眼睛,他们想看看这二人究竟谁高谁低,谁能把谁射于马下。

    这时最担心的莫过于朱由崧,还是那句话,二虎相争必有一伤,无论谁把谁射于马下,都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现在朱由崧越发动了爱将之心,这也是所谓的英雄相惜,能让李定国这样神勇的将帅之才臣服自己,无异于如虎添翼。

    可眼前他们俩是你死我活,空中的六支利箭承载的太多太多,吸引了包括朱由崧在内的十几万双眼球。

    同时对付三支箭,李定国刚才已经做到了一次,但是这次还有把握吗?

    还有小将张环,他号称神箭手,但是那是射别人,应对别人射来的箭有何造诣?

    不止是朱由崧,一时间大西军将和明军将士心态各异。

    战鼓声,呐喊声,骤然停止,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这么大的场面,落针能闻,利箭破空的声音更加清晰。

    此时奇迹再次出现,随着一阵异常的响声,六支箭在空中相撞,全部落在地上。

    显然不是巧合,六支箭全部撞在了一块。但是说不清他们俩谁在瞄谁的箭,谁把谁的箭给射落了。

    但是朱由崧知道,张环能够把别人射过来的箭射落,这是他的拿手绝活。

    但是那是一支箭,能用三支箭射落对方射出去的三支箭,令人绝对大开眼界了。

    包括武者体质的朱由崧在内,大明的军队,大西军,这十几万军将闻所未闻。

    足足有20秒,那么多人的现场鸦雀无声,全都被这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有的伸着脖子瞪着眼,嘴张的老大,舌头吐出老长。

    然后全都为自己人喝彩,嗓子都喊哑了。

    “王爷绝世神箭!”……

    “好箭法!张将军不愧是神射!”……

    十几万人齐声高呼,声彻云霄,如滚滚春雷。

    在震天的呐喊声中,李定国和张环二人的心也震撼了,都在为对方的惊绝箭法而叹为观止。特别是张环,难怪当年自己的父亲会死在他的箭下,真是技不如人。

    两匹战马似乎也被这眼前的精彩一幕镇住了,全都停下来,不跑了,这两个畜生相距五六十步远,对视着。

    惊叹对方的箭法,但张环又想起了自己的不共戴天之仇,收起弓箭,拔出双刀催马向李定国杀来。

    一连射了李定国九箭均没射中,张环当然不能再射了,再射注定也是徒劳,他现在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强中自有强中手,能人背后还有能人。

    尽管他知道,自己论刀法也不及李定国,但是报不了仇,宁愿死在仇人的刀下!

    李定国一看张环又换势了,把弓箭收起来,又开始舞刀了,心中好笑,今天本王就奉陪到底。

    因此李定国催马抡刀跟张环杀在一处。

    一边跟他杀李定国一边道:“算了吧,你根本不是本王的对手,本王有好生之德,今天不忍杀你,识相的话赶紧逃走,别再想着替父报仇的事了,否则本王将让你横尸当场。”

    “你放屁,狗贼,小爷跟你拼啦,着刀着刀着刀!”张环大骂不止,用尽了浑身的解数,恨不得一刀将李定国连人连马砍为数段,但是他越是这样越是砍不中,李定国左躲右闪,手中大刀里撩外划,云淡风轻之间便将他的拼命的狠招轻易破解。

    妈的今日是怎么了,弓箭不灵,连刀也不听使唤?张环更着急了,他玩命了。

    打仗最忌讳心浮气躁,尤其是遇上强手,必须得全神贯注,全力以赴,看准对方的破绽一招制敌,心浮气躁只让自己先漏出破绽,正所谓欲速则不达,忙中必出错,张环现在正是这种状况,并不是他的武艺不灵了,而是他太急躁了,自己先乱了方寸。

    因此这次和李定国单挑,只十几合便招架不住了,破绽百出。但是他今日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杀不了仇人替父报不了仇,宁愿死在仇人刀下,因此在这里强撑着。

    李定国看他不识时务脾气上来了,小宰子真不知好歹,真想找死,那本王就打发你找你爹去!

    想到这里,李定国看准时机,大刀来了个小鬼推磨,横刀直取张环的脑袋。张环感觉到了,但是再想躲或者横刀招架根本来不及了,只有把眼一闭,暗道:“我命休矣!爹,孩儿无能,不能替您老人家报仇雪恨了,只有等来生了……陛下永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