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神勇的李定国
    ,精彩小说免费!

    张环正在指名道姓挑战李定国,骂的吐沫星子飞溅。

    大西军阵中一员小将飞马而出,这位小将长得太漂亮了,不但令张环看着舒服,朱由崧等人看着都舒服。

    见此将银盔银甲,座下白龙马,手提大砍刀,真是人如猛虎,马赛欢龙。

    由于相距的比较近,来将的五官貌相看得非常清楚,此人看年纪比张环大不了几岁,跟朱由崧年纪访上访下,顶多也就二十来岁的年纪,国字脸面如银盆,浓眉阔目,鼻直口方,看到此将,令朱由崧不禁想到传说中的那些英雄人物。

    其威风不亚于当年的常山赵子龙,又好比西凉的猛犸超,还令人想到玉面寒枪俏罗成,以及白马银枪高四季,等等。

    据说这些人不但武艺高强,而且长得都非常漂亮。

    不过来将使的不是枪,而是大刀。

    这口大刀也够劲儿,形状有点儿类似关公的青龙偃月刀,雪亮的刀身在太阳下寒光闪闪,银光灿灿,夺人的二目。

    朱由崧边看边赞不绝口,此将长得太帅了,此人难道是他?

    这时这员小将已经到了张环近前。

    张环不认得此将,但是他觉得来将论相貌可以跟自己的陛下相媲美,不由得怒道:“又来一个送死的小白脸儿,小爷不愿意奉陪,赶紧滚回去,叫李定国过来受死。”

    来将冷笑,“你小子叫嚣了半天,竟然不识得本王,实在令人可发一笑。”

    “你……你是李定国?”张环惊愕,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止他难以置信,包括后面的朱由崧等人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就是17岁便统率千军万马征战四方,赫赫大名的大西国安西王李定国?真的假的,有没有搞错啊,这么年轻,看年纪绝对超不过25岁,便贵为安西王了?

    原本张环和朱由崧等人都认为,李定国至少得是个三四十岁的汉子,没想到还是个帅小伙子。如此年轻,便这么大的名望,难怪有人称他为真正的万人敌或者小尉迟啦。

    其实李定国今年刚好27岁,只是他长得非常年轻,看上去就是20来岁的小伙子。

    因为他从小就长相不俗,十岁的时候,跟随张献忠参加义军,张献忠看他仪表不俗随收为义子,改名叫张玉儿,17岁的时候便统率千军万马,能为张献忠独当一面了。

    他作战的形象就是白袍小将,驰骋沙场,横勇无敌,18岁的时候他参加夔州之战,也正是那一战,他箭射神弩将张令。

    李定国看张环的样子有些好笑,“你连本王都不识得,却口口声声叫本王出战,还扬言什么报仇雪恨,真是笑话。”

    “这么说果然是你这个狗贼啦,小爷今天要杀了你,替父报仇,着刀!”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张环做梦都想着这一刻了,在确认来将就是李定国之后,张环的眼珠子都红了抡刀就剁。

    李定国强压怒火,没有还手,而是用刀架开他双刀,喝道:“小子且慢动手,把话说清楚再战不迟,你父亲是谁,我们之间到底有何仇恨?”

    “好,小爷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我爹姓张名令,人送外号神弩将,数年之前的夔州之战,被你这狗贼一箭射于马下,你还想不认账吗?”

    张环说得咬牙切齿,然后抡动双刀对李定国劈起来没完了,恨不得一下把他砍为肉泥。

    李定国这才想起来,少说这事也有七八年了,那还是崇祯时代,他杀得明军将士太多了,时间隔了这么多年,哪能记得起来,张环这一提醒,还真回忆起了当年夔州之战一些片段,但是死在他箭下的神弩将张令究竟长什么样,他真记不起来了,隐隐约约感觉真有这么一宗事。

    不过他觉得张环太幼稚了,这能算是什么杀父之仇?两军争战,各为其主,你不杀我,我就要杀你,如果都这样冤冤相报,那还有个头吗?这些年自己杀得官军太多了,要都像他这样来替父报仇,自己纵然有一万条命,也不够赔的,这个张环真是太有意思了。

    这样想着李定国对张环倒没有什么仇恨,反而觉得这小子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其实张环可不就是才十几岁的孩子吗?

    李定国看张环报仇心且,一刀紧似一刀,一刀快似一刀,双刀像刀山一样,刀刀招呼向自己的致命之处,他也不便解释,这是两军阵前,他们俩是你死我活的敌人,也没必要解释。

    因此李定国施展开自己的刀法,和张环杀在一处,二马盘旋,杀了个难解难分。

    眨眼之间,30个回合过去了,二人没分胜负。

    这时超过10万人马的战场鸦雀无声,无论是明军还是大西军,全都看呆了。

    这场打斗太精彩了,两个小伙子长得也都带劲,杀了个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朱由松一边看,一边点头,这个李定国果然名不虚传,不但人长得英武非凡,这口大刀舞动的上下翻飞,像云片一样。

    别看张环是双刀,在李定国面前,根本捡不到半点便宜,李定国力猛刀沉,大刀舞动如飞,方圆一丈五尺之内,张环根本无法近身。

    张环的双刀没有刀杆,长度太有限了,他舞动起来,只能是上护其身,下护其马,在李定国面前只能以守为攻。

    这样看来,时间长了,张环肯定不是对手。

    朱由崧不愧是武术行家,果然被他料中了,二人打到四十合之后,就分出高低来了,张环不是李定国的对手。

    张环刀法开始散乱,破绽已经暴露出来了。

    再看李定国,越战越勇,这口刀呼呼刮风,神出鬼没,令人眼花缭乱,逼得张环手忙脚乱,节节败退,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这时独目将军马万也看出来了,张环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就想冲过去,不说二将现在同朝为官,毕竟还是磕头的把兄弟。

    朱由崧制止了他,因为朱由崧知道马万年过去,也断不是李定国的对手,别说他现在一只眼睛,就是两只眼睛都好使的时候也不成。因为论单挑,他的武艺还不如张环,张环是一甲前三名,而马万年排在张环之后。

    此时的马万年又伤了一只眼睛,看这意思,马万年过去和张环二打一也未必能赢得了李定国。

    因此朱由崧制止了他。

    但是马万年有些不解了,陛下不出马也不让自己过去,这是何意?自己冲过去俩打一个也成啊,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张环吃败仗,被李定国斩杀在当场不成?

    马万年,陆校,张环,他们三个是结义的兄弟,此时马万年这位大哥真是担心其自己的三弟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