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箭射双锤将
    ,精彩小说免费!

    李定国刚要亲自出马,身边又一大将飞马而出,“王爷,待末将过去宰了这小杂种!”

    李定国一看,正是大将马进忠。

    马进忠是李定国手下的一员猛将,此人原本在左良玉手下效命,三年前张献忠跟左良玉在湖北征战的时候,李定国把马进忠活捉了,看这员将勇武,李定国没舍得杀他,而是劝他投降。

    当时崇祯上调,大明名存实亡,左良玉不过是一亡国割据军阀,李自成建立大顺,张献忠建立大西,识时务的马进忠感念李定国的恩德,就投降李定国。

    然后结识了王亮,因为他们俩是同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何况是在兵荒马乱的年代,两个人年纪也相仿,很谈得来,因此他们便成了最好的战友。王亮阵亡,气坏了马进忠,他要为好朋友报仇。

    张环杀了王亮,见又来一员使双锤的大将,此人生得五大三粗,手中的镔铁锤跟西瓜似的,估计这位是李定国吧,于是大喝一声:“贼将通名,可是李定国?”

    “爷爷马进忠是也,你我兄弟杀王亮,老子要给他报仇,看锤!”

    说着纵马冲向张环,左手锤抡起来,一个单风惯耳对着张环的太阳穴砸来。锤带风声,来势甚猛。

    张环别看年纪不大,武艺可不寻常,也是朱由崧御笔钦点的武进士,还是一甲前三名,比武状元也不差多少,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他知道锤棍之将不可力敌,因为他们都是力气型猛将,自己的双刀加一块不过二三十斤,兵器的重量上跟人家差得多,只有智取。

    因此张环没敢来挡他的锤,来了个缩梗藏头,这一锤带着风声从他的头顶上就过去了,但是马进忠也是双家伙,左手锤过去,右手锤紧接着就到了。

    张环的脑袋不能老低头,他刚直起脑袋,马进忠的右手锤泰山压顶就砸下来,这要砸上脑袋非漏了不可。吓得张环赶紧拨马,这匹马一转圈,马进忠这一锤又砸空了。

    张环伺机往里进招,抡双刀就砸。

    “去你妈的!”马进忠也真够猛的,叫骂着双锤一个海底捞月往上一磕。

    对方没有躲,就仗着力大锤沉欺负他。张环知道坏了,可是再撤刀已经来不及了,说时迟那时快,张环的双刀正砍到双锤上,咔嚓一声,火星四溅。

    震得张环两臂发麻,两只手发烫,不由得一松手,双刀全都飞了。

    张环一看没了家伙不能干挨打,拨马便逃,马进忠骂着提锤就追,“兔崽子,想跑把脑袋留下”。

    这边丘坡上的独目将军马万年看得真切,怕张环有危险要纵马出来相救,被朱由崧拦住了,“马将军且慢,没看他身后背着家伙呢。”

    “陛下圣明,这小子神射呀,哈哈,臣倒忘记了。”马万年笑着便没出马。

    这时张环马往前跑,人的眼睛往后盯,一看马进忠追过来了,探手把弓箭取出来了。

    还得说张环久经大敌,经验丰富,手中双刀被人磕飞,他一点也没慌乱,取出弓箭后他认扣添弦,咯吱一声弓就拉圆了。冷不丁一回头,嗖的一声,两支箭就射出去了。

    没错,是两支箭!

    大白天对别人正面射箭,很容易被躲过去,他没有太多的机会,如果射不中,被人追上他就没命了。因此为了有把握些,张环这次一次抽出两支箭,同时添到弦上,两只利箭同时破空而出,两点寒光直光直奔马进忠飞来。

    马进忠真有两下子,作大将的讲究的是眼观六路,耳听八面风,刚才跟张环交战时,也注意到他身后背的大弓了,因此追杀张环时加着小心,见他突然一回头就知道张环要放箭,果然眼前金风骤动。

    马进忠根本没在乎,凭着感觉把双锤往外一分,一声金属的鸣响,一支箭被磕飞了。

    但是同时来的是两支箭,另一支箭他可没挡开,穿越甲叶子深深地钉进了肚腹之中。

    疼的马进忠大叫一声,扔了双锤,捂着肚子拨马就跑。还得说这马进忠是个猛人,换别人挨这一箭不死也裁下马去了,根本跑不了。

    张环一看射中了,也没追他,不是他不愿意赶尽杀绝,而是如果追过去大西军万箭齐发,他手中没有双刀,肯定被射成刺猬。另外他主要留着精力准备对付李定国,为父报仇是他梦寐以求的事。因此他把弓收好,圈马回来把自己的双刀捡了起来,向大西军的阵营又骂上了。

    “李定国,你到底在不在?你个缩头乌龟,让别人当替死鬼,难道是个畏刀避剑之辈,再不出来小爷就到阵里就揪你了……”

    张环越骂越难听,后来祖宗八代都骂出来了。

    朱由崧听着张环骂人也不好乐,心说这小子不光箭法好,骂人方面也有一套,好,骂的好,不怕他李定国不露面。

    闹了半天,朱由崧也没见过李定国的真面目,只是听说此人了得,他也想看看李定国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了得。

    此时大西军阵中的李定国可气坏了,连败两阵,一死一伤,他就要亲自出马。

    他手下的大将有的是,张虎,张胜,马惟兴等,论武勇都不次马进忠,连败两场,这些人纷纷争着出战,李定国摆手制止了他们,知道这个张环别看十几岁,但手底下很有两下子,单看他一下射出两箭就知道此人绝非等闲之辈。没有名师指点,没十年的苦功做不到如此娴熟,另外他也想知道自己与这小子到底有何仇口。

    因此他让众将观阵,有军医给马进忠治伤,抬手在鸟翅环得胜钩上摘下板门大刀,他这口刀之所以叫板门大刀,是因为刀的构造与众不同,连刀杆算上长有丈二,刀头跟小门扇一样,刀背厚度超过一寸,刀身最宽处超过一尺五寸,刀杆有茶杯口精细,刀纂处是一个半尺来长的三锥透甲锥,总重量五十二斤,这是能工巧匠给他量身定做之物,李定国运用起来得心应手。

    李定国摘刀在手,双腿一磕马,像箭打的一般冲下丘坡,直奔张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