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单挑
    ,精彩小说免费!

    三国里面经常有大将单挑场面,其实古代的战场上,两军遭遇,一般都是集体冲锋,当双方条件对等的情况下,军队战斗力强的一方胜出。

    个人的勇武,一般情况下,在集体冲锋的混战中发挥的作用不是决定的,那种像赵云那样,杀个七进七出,单枪匹马,只是在演义中能够出现,真实的两军战场上,这种情况是罕见的。

    但是单挑这种战斗方式在古代的战场上的确有过,双方派出大将,通过单挑来提振士气。

    现在朱由崧和李定国两军对峙,在这种双方都不愿意提前冲锋的情况下,采用单挑的手段提振士气,无疑是一种作战的方法。

    因此朱由崧同意了张环出战。

    得令之后的张环心中非常高兴,从背后拔出雪花双刀策马冲下高坡,向对面高坡上的大西军将就骂上了,“对面的贼军贼将听着,李定国何在?赶紧出来与小爷一战,要出来的晚了,我骂你八辈祖宗……”

    张环来的目的非常明显,就是找李定国报仇来的,因此一上来就指名点姓要李定国出战。

    此时的李定国就立马在大西军阵之中。

    这次李定国被张献忠从九江急令召回,他觉得自己非常可惜,这一撤兵,他知道自己这一年多来的战争果实,十有**保不住了。

    出兵川中,先取宜昌,后取荆州,又拿下武昌,基本上占领了整个湖北,挺进九江,这样的显赫战果当然来之不易。

    在九江遇到了对手刘肇基和堵胤锡,再加上善于守城的江阴三公,李定国兵锋受阻,几个月没有进展。

    他正在运筹如何进图九江,做梦没有想到圣旨来了,让他火速回撤,率本部人马赶到凤凰山擒王。

    从这十万火急的圣旨才可以猜出,凤凰山的军情是相当紧急的,在他的印象当中,陛下还没这么着急过,肯定是遭遇了重大挫折。

    果然他通过询问前来传旨的天使官,知道张献忠这次御驾亲征遭遇了史无前例的惨败,在草甸湖河夔州连吃败仗,他的四弟定北王艾能奇也阵亡了,五军主将只剩下一个中军主将王尚礼,40万人马几乎损失殆尽。回到京师,重新整顿兵马,这次要在凤凰山屯兵与明军决一死战。

    李定国现在当然也知道了,明军领军带队的就是弘光大帝朱由崧。在接到这道圣旨前,有一员将已经败回来,向他说明了情况,这就是大将马惟兴。

    马惟兴本是兴安州的守将,李自成两日取三地,吓得马惟兴不战而逃,但是他不敢去见张献忠,害怕掉脑袋,他知道李定国宽仁,因此来投李定国。

    见到李定国,他当然没敢实话实说,而是编了个瞎话,说李自成和朱由崧前后夹攻,他腹背受敌,死战不敌然后败走。

    李定国也没怪马惟兴,但是从他的口中李定国得到不少消息,一是李自成投降了朱由崧,李定国有些惊愕,这样的悍匪怎么能够轻易投降朝廷呢?肯定又是诈降。

    另一个是朱由崧御驾亲征,攻无不取,战无不胜,一路上势如破竹。从西安一路打到凤凰山。现在这个李定国,对朱由崧这个名字,耳朵里已经灌满了。能够剑斩艾能奇,在万马军中,单人独骑追杀他的陛下,箭射张献忠,险些要了他的陛下的命。

    李定国简直难以相信,弘光大帝朱由崧竟有如此之武功,大明的江山气数已尽,朱家皇室怎么出现一个如此了得的人物?他恨不得肋生双翅飞回凤凰山,跟朱由崧一较高下。因此他留下了一万人马断后,带着余部火速回师凤凰山,经过一个月的长途跋涉,不成想在万县遭遇了一支明军。

    他看这支队伍人马不多,主将的旗号一个姓张,一个姓马,开始时李定国根本没有把这支几万人马的明军放在眼里。

    他看了看四周的地形,也没有部炮,也没有挖营修壕,修筑阵地工事,他有信心抓住战机,一下子能把对面的人马给冲散,然后吃掉。

    直到两军对峙的时候,李定国觉得自己想的有些简单了,对面这支明军军容严整,刀枪如林,而且占据有利地势,就是不冲锋,不露出破绽,不给他以可乘之机。

    这个时候,如果他贸然下令自己的队伍冲锋,那么当自己的队伍冲下丘坡之后,开始往对面的丘坡上冲锋,明军如果抓住这个时机冲杀下来,显然他们就被动了,最好是等对面的明军先冲过来,他们抓住时机再冲锋。

    正这时,李定国看见明军一员小将冲下丘坡,这员小将生得一表的人才,手使双刀,背后背着一张大弓,指名点姓要他出来单挑。

    李定国虽然此时对单挑也有兴趣,但是他毕竟是全军主将,又贵为安西王,对张环的叫阵有些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暗道:“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张口闭口要本王出战,你有什么能耐,你也配!”

    张环出口不逊,早气坏了李定国身旁的一员大将,“王爷,这个兔崽子如此嚣张,末将不才,去宰了他!”

    李定国微微点了点头,听声音就知道是谁在请令出战,此人姓王叫王亮。

    王亮得令之后,催马抡刀冲下丘坡直取张环。

    “来将可是李定国?”张环虽然要找李定国报仇,但是他从来没见过李定国长什么样,见来的这员大将身高八尺有余,长得虎背熊腰,面皮微黑,两道朱砂眉下一对环圆眼,两鬓落腮的黑胡须,头顶铁盔,身披铁甲,掌中一口折铁大刀,胯下乌骓马,很有几分威风,他得确认一下。

    来将嘿嘿一阵冷笑,“小娃娃乳臭未干,胎毛未退,竟敢口出狂言,李定国那是我们的安西王,也是我们的大帅,能跟你一个小毛孩子动手吗?快快通名受死!”

    “小爷张环,李定国与小爷有杀父之仇,你赶紧滚回去,小爷不想跟你动手。”

    “想报仇也好,得先过本将军这一关,拿命来!”

    王亮**刀就劈,张环用左手都挡开他的大刀,右手紧跟着就斩了过去,这一招叫拦腰索玉带,横着想他的腰肋扫去。

    张环的刀来得太快了,也是王亮有些轻敌,手中的大刀刚被挡出去,再想回来撤刀招架根本来不及,这一下被张环斩了个正着。

    咔嚓一声,这一刀把铁甲给劈开了,王亮的肋下腰部就多了一个一尺多长的大口子,心肝儿都出来了。

    王亮惨叫一声,扔到落马,死于非命。

    李定国大惊,这娃娃好厉害!没想到王亮只一合,就死在他的刀下。什么,本王与他有杀父之仇?这个张环是何许人也?待本王过去弄个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