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疏不间亲
    ,精彩小说免费!

    朱由崧进城的时候,战场打扫的已经差不多了。在宋献策的安排下一支明军正在出榜安民,东城门处迎接朱由崧进城的队伍排起了长龙。

    一些当兵的整来了鼓乐,吹吹打打,李柱石还专门放了几炮,真是锣鼓喧天,礼炮齐鸣,前呼后拥,如众星捧月,把朱由崧接近了夔州城。

    朱由崧临时的行苑早就准备好了,就是张献忠在夔州的临时皇宫,这里本是四川巡抚的衙门,建筑高大宏伟,张献忠占据之后,一度成为大西政权的夔州总兵府,张献忠御驾亲征来到夔州,把总兵官撵出来成为张献忠的临时皇宫,现在朱由崧又成了这里的主人。

    本来建得就阔气,经过重新打扫和修整,仍然是金碧辉煌,简直就是一座皇宫的缩影,朱由崧非常满意。

    安抚百姓,严肃军纪,救治伤号,处置战俘及战利品等战后事宜自不必说,这些早已经是约定俗成的制度了,每占领一地均是如此,根本不需要朱由崧过多操心。

    朱由松现在操心的是这一战的胜负伤亡,是张献忠和李自成等人的去向。

    情报很快送到了,张献忠由王尚礼带着几万人马连夜逃出夔州城渡过大江,逃往他的京师成都去了。

    而李自成没能救出他的女儿李纳,带着几千人马和李过等人出了夔州向西隐匿于七星山中。

    朱由松点了点头,李自成又想走老路啊,当年他在商骆山凭十七骑东山再起,硬是把崇祯帝逼得上吊。但是老子不是崇祯,他想卷土重来,朕就给他机会,看他能折腾到几时?

    两天之后各个战场的统计数字报上来了,椿树湾大战,夔州城大捷,张献忠的近30万大军折损了大半,鸡鸣山战场,打算偷袭明军粮草的五千兵将,主将被张怀一箭射死,剩余的被包围,在扔下一千多具尸体后,余者投降。

    这样,此次大战役共歼灭张献忠的大西军17万多人,其中光俘虏的大西军将就超过6万人,张献忠败出夔州时带走了5万人,剩下的几万人马是下落不明者,这些人大多是当了逃兵。

    等张献忠跑出几百里地,站稳脚跟之后,再查点人数,这次御驾亲征的人马,加上定北王的八万大军,以及夔州本地的人马,张献忠的人马接近40万,然而从草甸湖大战,再到夔州大战,这两场大战役下来,短短的两三个月,现在身边只剩下3万来人,十不存一,跟全军覆没也差不多少。

    张献忠回到成都,孙可望率领百官出城接驾,张献忠大骂朱由崧,更恨李自成,要不然的话,几十万大军焉何有如此之惨败?

    三十多万人马说没就没了,两个大谋士徐以显,潘独鳌也都死了,他更心疼的是他的四儿干殿下定为王艾能奇也阵亡了,五军主将四个都战死了,现在只剩下一个中军主将王尚礼王矬子。

    想想这几个月来的御驾亲征,张献忠顿足捶胸,痛不欲生,发起怒来把龙书案都掀翻了,平东王孙可望和两个宰相及其余的百官只有苦劝。

    好不容易张献忠脾气发完了,他觉得大西已经伤了元气,冷静下来一想,朱由崧得下夔州,肯定水陆并进,剑指他的京师成都,好厉害的朱由崧啊,他竟然让李自成来诈降,这一招儿都使绝了。

    若非他李自成,是个忘恩负义之辈,中途将计就计,背叛了朱由崧,这次自己真的就血本无归了,恐怕自己就得成为他的阶下囚徒,现在全身而退不说,又回来几万人马,如此看来,这真是造化啦!

    张献忠这样一想,心里就好受多了。

    他想起这次自己历险的经过,感念李纳对自己的恩情,大义灭亲,若非她舍命相救,誓死相随,焉有自己的今天啊,在这乱世如此真情女子太难得了,再看看那些三宫六院,哪个不是邀媚争宠?遂立即传旨,加封李纳为正宫皇后。

    不料此举招来了大宰相汪兆林的坚决反对,见到张献忠跪劝谏,“陛下,立后乃国之大事,陛下不可轻言废立,还是要从长计议啊。”

    “李纳这次随朕出征,护驾有功,还怀上了龙种,朕立为皇后有何不可?”

    “哎呀陛下,疏不间亲。李娘娘功高盖世,这臣是知道的,但是她毕竟李自成的亲生女儿,李自成是个什么样的人陛下最清楚不过了,请恕臣直言,一旦立李纳为后,万一她有二心,恐怕后患无穷啊,还请陛下三思。”

    张献忠眼珠转了转,认为丞相说得有理,夔州兵变他恨李自成,但却感念李纳舍身救主,大义灭亲,因此张献忠坚持了自己的意见,“这件事朕意已决,不必再议。”

    “陛下,陶娘娘并无过错,这些年侍候陛下没有功劳也有苦功,陛下无辜把娘娘废了怕是遭来非议呀。”

    “大胆!”张献忠火了,啪地一拍龙胆,“好你个汪兆林,是来替陶娘娘鸣不平吧,是她让你来的?”

    汪兆林面露惊慌,“陛下,微臣不敢,微臣冤枉,全是微臣的注意,与娘娘无关。”

    “这么多年了,朕宠着她,可是她连个一儿半女都给朕生不出来,只知道争宠吃醋,哪来的苦功?朕待她已经不薄了,而李娘娘不顾自己身怀六甲,舍死救驾,替朕挡了一刀,大义灭亲,谁人难比?朕立她为后,难道不是当之无愧吗?敢再多言者斩立决!”张献忠说完把袍袖一甩给汪兆林来了个屁股。

    “微臣告退。”汪兆林不敢多说,也无言多说,心里觉得这李纳也真够个人物,爬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汉,退了出去,暗道,“娘娘,臣已经尽心尽力了。”

    当晚,汪兆林来见陶娘娘,说明见驾经过,陶娘娘恨得直咬牙,汪兆林将闲杂人等打发出去后,壮着贼胆迫不及待地从后面抱起陶娘娘就放倒在了凤床上……

    二人正在**之时,一双奸诈的眼睛贴到了窗户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