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儿女情长 中
    李自成制造夔州兵变,杀进张献忠临时的皇宫,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救他的女儿李纳,这是他和朱由崧运筹多日之事,也是日后对桂英有个交代。

    否则他完全可以拉开拉着自己的队伍离开这是非之地,另立山头,可是他做梦没有想到,女儿竟然不打算跟自己走,还替张献忠挡自己了一刀。

    “不要……不要杀他……”李纳艰难的说着,嘴里已经冒出血来。

    “为什么?”李自成有些懵逼。

    李自成不解,女儿有一身武艺,这种场合只要她愿意,她完全可以全身而退,然后杀了张献忠,这大西就是自己的天下了,复古过大顺水到渠成,因何要替张敬轩挡这一刀,她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偏妃,自己此前跟她掏心窝子的话,白说了不成?

    “父王,这还要我说吗……他不但是纳儿的陛下,还是纳儿的丈夫……父王这是为什么……”

    李纳反问李自成,那意思是你为什么要造反,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女婿?

    “哎呀糊涂!为父此前叮嘱你的话,难道你都忘记了不成?”

    见女儿对张献忠动了真感情,李自成非常的生气,也感到不解,“你忠于张敬轩把他当自己的陛下,当自己的丈夫,可是他张敬轩对我们父女何时真心过?表面上,他打算亲上加亲,让翠玉公主嫁给为父,实则是让翠玉公主监视自己。幸亏翠玉公主深明大义明辨是非,无心加害为父,否则为父早已被他所害了。

    不信你现在当着面问问他,为父所言是否属实?你再问问他将来统一了天下,会不会拿我们妇女开刀,你让他自己说!”李自成用带血的闯王刀指向李纳身后的张献忠,愤然道。

    张献忠此时一脸的木然,翠花背叛了他固然可恨,但是他的阴谋诡计被暴露在天光之下,也觉得卑鄙。

    “父王,这些是是非非纳儿不懂也不想懂,陛下将来怎么对我们那是他的事,纳儿现在只知道他是纳儿的陛下,又是纳儿的丈夫,纳儿应该尽一个臣妾的职责。”

    李自成一跺脚,真是后悔,当初不应该听信牛金星的,把女儿给了张献忠,女儿中了他的毒,而且中毒还很深,可是现在后悔照样没有用,要知今日,何必当初!

    李自成埋怨道:“你和你娘一样,太善良了,你这种妇人之仁,如何能成大事!赶快听为父的,杀了张献忠这个白眼狼,跟为父走!”

    “恕纳儿不孝,为了江山社稷,你们六亲不认,尔虞我诈,今天你杀我,明天我杀你,到头来就是得了天下,妻离子散,成就孤家寡人,你们就心安理得吗?江山社稷对你们来说就那么重要?”

    李纳这两句话令身后的张献忠和眼前的李自成脸上感到发烫。

    继而李自成恼羞成怒了,“孽子,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既然如此,父王先杀了纳儿吧……只要有纳儿三寸气在,绝不容许父王下其毒手……”李纳脸色苍白,说话有些有气无力断断续续,但她咬紧嘴唇,语气是如此的坚定。

    “你你你……”李自成气得手都哆嗦了,“逆子,你竟然要为他死,连为父也不要了吗?”

    “父王,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何况纳儿已有身孕……”李纳说到这里,两眼一翻,背过气去,身子向后就倒。

    “爱妃!”张献忠眼疾手快,赶紧扶住了李纳,现在张献忠满满的都是感动,他没想到李纳会这样死心塌地的对自己,后宫佳丽三千人,谁人能比?

    张献忠的心思早就被李自成看穿,他说的不假,将来得了天下,他会毫不手软的把李自成和李纳推上断头台,现在把李自成封为一字并肩王,又忍痛割爱,把干女儿翠玉公主许给他做老婆,跟李自成忍痛割爱嫁女儿一样,只不过都是帝王的心术,相互利用而已。

    然而真爱是无敌的。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李纳舍己忘生,替他挡刀,他张献忠要再不知感恩,那就不是人了。

    张献忠李纳抱在怀里,呼唤了几声,眼圈也湿润了,“爱妃醒来……爱妃太傻了……何故替朕挡刀?”

    李纳才又睁开了无神的眼睛,一只手紧紧的搂着张献忠,轻轻摇摇头。

    “爱妃,你要坚持住,我张献忠对天发誓,要与爱妃生死与共。”

    张献忠说着看紧紧的将李纳抱在怀中,扔了大刀,一双虎目把眼泪瞪了回去,看向李自成,“李鸿基,你动手吧,你刚才说的不错,成王败寇,既然现在你赢了,你不必心慈手软,我张敬轩不会怪你的!”

    李自成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用滴血的闯王刀柱地。

    此时李自成剩下的千百兵将,也都沉默了,这种场合谁也不敢乱讲话,都你又静静地注视着,任事态发展。

    那么多兵将的现场,死一般的寂静,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和呼吸。

    好半天,李自成才又睁开了眼睛,古铜色的脸上沉成了铁块儿,脸上的肉蹦了几蹦,身子晃了两晃,紧握闯王刀的手,已经渗出汗来。

    “闪开,让他们走!”李自成从牙缝里挤出这样一句话。

    但是李自成这句话说出来,手下的兵将全都无动于衷,包括他的侄儿李过,还有大将刘芳亮,袁宗第等。

    不是因为他们没听到,李自成说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现场这么静,落针能闻,李自成手下的兵将,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们之所以无动于衷,都认为听错了,什么,放了他们?难道不是把李纳抢过来,然后把张献忠乱刃分尸?

    “尔等没有听到?放他们走!”李自成提高了声音。

    这一下众将全都听清楚了,赶紧往旁边闪躲,让开道路,但是李过,袁宗第,刘芳亮全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李自成。

    那意思是确定么王爷?好不容易才把张献忠给困住,如果今日不杀他放他走,将来后患无穷,对我们的陛下弘光帝如何交代,不可沽名学霸王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