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6章 车弓阵
    其实朱由崧现在是给大西军摆了一座阵,不再是却月阵了,因为这里不临河,不能够背水一战了,只有300辆战车,就叫做车弓阵吧。

    300辆战车,每辆战车有十个人负责,有运长矛的,有装长矛的,有负责发射的,这就是3000人。

    第一次见这种兵器的人,看不出来这是一种兵器,如果这些农民军种过地的话,跟那种拉犁的拖车差不多,就是一个大的长方形框架,两边有两个大轮子,一个轮子有一人高,说白了就是一个结构极其简单的大木车,大木车用牲口拉着能移动。

    然后大木车上面有特制的弓弦,放的箭当然不是普通的,而是一丈左右的长矛,或者叫做标枪。

    现在300架这样的战车排成了长长的一排,车弓阵的长矛已经装好,负责发射的明军将士把手中的大锤轮起来,开始击打。

    原来这种车弓不是靠人力拉弓瞄准,而是靠击打发射,威力巨大。

    刹那间,第一批标枪从战车上呼啸着飞出去了。

    300杆标枪布满天空,像雨点般袭向大西军将。

    当然,这种武器他们从大顺军将那里缴获了以后,到今天派上战场,已经进行过多次训练,训练射程,训练准头,训练上弹与发射的配合,已经形成了战斗力。

    这家伙看着笨重,但是射程比较远,是普通弓箭的一倍半甚至两倍,也就是说50步以外至300步以内皆有杀伤力。

    而且这种标枪比普通弓箭的威力当然大得多,一支呼啸飞来的长矛,百步开外一下子能穿透三名白甲兵,指身着金属甲衣兵将。如果是皮甲或者无甲兵,一下子能穿透4到6个。

    这才是真正的穿糖葫芦。

    因此这300根标枪飞过之后,还在那傻愣着的大西军可就哭爹喊娘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威力的大弓箭,这才叫做措手不及。

    排在前面的一批大西军将纷纷中招落马,特别是排在最前面的,不少军将被透胸而过。

    有的坐在马上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觉得心口处一震,标枪从前心进去,从后背就出来了,胸口已经多了一个大血窟窿,鲜血如喷泉一样狂飙。

    有的一标枪把四名甲士同时穿于马下,有一名大西军的参将连人带马被穿的倒飞出去。

    有的军将反应比较快,赶紧把身上带的盾牌取下来,可是他刚竖起来,一支长矛呼啸而来,把盾牌穿透,标枪从前胸进去,从后胸出来多长,把这名将士从马上穿得倒飞出去,栽落马下,被乱马踩踏如泥。

    然而战车并没有停止发射,而是继续装这种特殊的弹药,继续用大锤撞击发射,无数的长标枪接连不断的呼啸着飞向大西军,这下大西军当时就乱套了。

    普通的盾牌根本避挡不住,有的武将不服气,觉得自己比较悍猛,挥舞着手中的刀枪打算拨挡,但是这时呼啸着穿透力极强的标枪,而不是弓箭,想象弓箭一样把他们挡落在地,太不容易了。

    有的只挡落了一支标枪,被随后飞来的另一支标枪给洞穿了。有的连一支标枪也没挡过去,只是稍稍偏离了些方向,照样穿透躯体。

    一时间的血沫子凌空飞舞,如下了一阵血雨一样,这才是真正的血雨腥风。

    车弓阵的杀伤力是惊人的,更大的是其震慑力。

    试想,被凌飞来的一丈长的标枪串糖葫芦或者穿个透膛,视觉的冲击力绝对震撼,别说是临阵的农民,就是城市里的军队也受不了。

    大西军从来没享受过这种武器待遇,只知道朱由崧有两只王牌军队比较厉害,没想到今天吃了这种武器的亏,他们真是束手无策,但也不能等死。

    于是前面的没死伤的四散奔逃,后面的往前冲,前面的后跑,你推我挤,指挥不灵,二十万人马相互挤压踩踏,这种伤亡也是不可胜数。

    朱由崧此时站在数里之外,通过长管而望远镜看得清清楚楚。

    “陛下,差不多了,大西军已经乱套了,我们冲吧!”独目将军马万年跃跃欲试。

    “忙什么,让我们的车弓阵发挥一下威力吧,今天这一仗我们得感谢牛金星啊,更得感谢李自成。”朱由崧说着笑出声来,众将也都跟着笑了起来。男的笑声洪亮,女的笑声清脆。

    车弓阵大概发射了半个时辰左右,朱由崧一看,觉得差不多了,命令马金花指挥着御营铁骑冲锋,马万年指挥的白杆兵随后。

    这两支王牌之师六千人马如下山的猛虎,冲下高坡,向大西军冲了过去。

    营中原先的3万多明军,表面上被大西军杀得四散奔逃,现在不知道从哪里又钻出来了,也扑向大西军。

    紧接着朱由崧让贺宣娇慧英慧梅等指挥着10万大军冲下山坡,一共十几万人马,分批分拨,排山倒海一般向大西军压了过来。

    这20万大西军可惨了,想逃跑都来不及,一场混战,死伤遍地,血流成河。

    这场大战从上午一直杀到下午,从下午一直下到天黑,先是大西军攻明军的阵营,接着是明军追歼大西军,一口气追到夔州城下。

    这些溃散的大西军狼狈逃进城中,把城门关起来。

    这时城头上炮就响了,大西军的大炮也够厉害的,黑暗中喷着火舌,打得硝烟弥漫,地动山摇。

    明军为了减少伤亡,暂时停止了攻击。

    天交二更的时候,李柱石的炮营也开始咆哮了,上百门红衣大炮一起吼叫起来,一发发炮弹呼啸着在夔州城墙上,城内炸响。

    夔州城的炮火很快被压制住,火光一闪一暗之中,夔州城头的大西军将被打得稀烂,有的飞到了空中,栽下城头,其余的大西军将四散奔逃。

    夔州城竟然这么不堪一击?李柱石不能再打炮了,虽然他觉得还没有过瘾,但是不能浪费炮弹,城头上火力被压制住,城防被打乱,接下来就应该是攻城死士的事了。

    因此李柱是果断的停止了炮击,紧接着早有准备的明军攻城死士架着云梯,开始攻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