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 追杀张献忠 上
    朱由崧这一反常的举动,在场的成千上万的大西军将,顿时都傻了,也包括张献忠在内。

    接着就是一阵大乱。死人还能杀人,难道大白天活见鬼了不成?

    其实这里面一点都不鬼,只是张献忠等人不知内情罢了,其实朱由崧已经告诉他了,张献忠的箭法是不错,但是想要射杀朱由崧,还差几年火候,这话说得看起来有点悬,其实并不夸张。

    原来朱由崧中这一箭也巧了,朱由崧说他这一箭射的很准,这一箭也的的确确射中了朱由崧的后心。

    当时的情形是,朱由崧在马上一边往前冲锋,一边砍杀大西军的军将。

    战马往前跑,带动的风往后吹,把朱由崧这件黄龙战袍吹得迎风飞舞,煞是好看。

    此时的朱由崧正背对着张献忠,扬手一剑把袭击他的一名军将斩落马下。朱由崧身后面没长着眼睛,也根本没看到百步开外高坡上的张献忠要对他放冷箭。

    这时这支箭就到了,由于当时人多,那么多大西军将围攻朱由崧一个人,场面复杂,比较混乱,因此这支箭飞来了,尽管朱由崧有武者的体质也没有察觉到。

    结果这一箭实实在在的就射中了朱由崧的后背。

    这支箭也比较锋利,噗的一下,把被风扬起多高了黄龙战袍射穿了。

    嘣一下正刺到朱由崧的后心上。

    这一下朱由崧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但是仍然安然无恙,原因是,这支利箭并未伤及朱由崧毫发。

    不是因为朱由崧有特异功能,而是因为朱由崧此时身穿重甲。所谓的重甲,外面是一层金属甲衣,里面还裹着一层动物皮制作的软甲。

    外面这层金属甲衣在前后心处镶有护心镜,这是专门用来保护心脏的,一般力度的刀砍斧剁枪扎箭射,能够避挡一下。

    古代做大将的金属甲衣上面都有这种设备,朱由崧这副银甲上当然也有。

    这次就是后心的这颗护心镜起了大作用,也是因为张献忠离他距离比较远,因此这一箭的力度不太够。

    箭矢穿透了黄龙战袍,正中后面的护心镜上,这一下只是把朱由崧后面的护心镜射了一个炸纹,护心镜没有完全碎裂,箭矢当然没有穿进去,更别说里面还有层牛皮软甲了。

    因此,这一箭对朱由崧没有丝毫的损害。

    但是后心处这么大的动静,把朱由崧骇的不轻,还认为着被利刃刺中了,猛然低头,从左腋下的战袍处看到了这支锋利的箭矢。

    由于这支箭透过了后面飞舞的战袍,虽然没射进去,但也没有掉下来。

    朱由崧急中生智,右手一背把箭的前端抓住了,按到自己的后心处,等于从战袍下面把这支箭扶正了。

    然后佯装中箭,一头栽下马来,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在他这黄龙战袍的掩盖下,一切跟真的一模一样。

    朱由崧之所以要假装中箭来个炸死,目的有两个。

    一是他冲杀到现在也有些累了,正好借这个机会他可以趴在地上休息一下,以恢复体力,以利于再战。

    此时完全不用担心这些大西军将会对他乱刃分尸,从背后下起毒手。因为刚才李自成已经告诉他了,张献忠是要活的。

    朱由崧这一招果然有效,从朱由崧中箭落马,到他诈尸起来杀人,中间足足有一分钟,不要小看这一分钟,60秒的时间对于急需要休息的人来说,作用不是一般的大,这一下不但朱由崧快速恢复了一大部分体力,连他的战马千里一盏灯休息得也差不多了。

    因为这匹战马看到主人落马了,跟其他的战马不同。没有落荒而逃,而是站在原地等待主人。这刚好应了那句话,养马比君子,畜类也是人,这马通人性了。

    朱由崧假装中箭诈死的第二个目的,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目的是,为了把张献忠诱到近前。

    因为他冲杀了这么半天,看到围过来的大西军将越来越多,他要冲破重重包围,杀上高坡斩杀张献忠,无疑阻力很大,他现在这一假装中箭装死,兴许能把张献忠等人吸引过来,那样就省事多了,现在果然达到了这个目的。

    别看朱由崧表面上闭着眼睛趴在地上,但是他的耳朵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还不时的睁开眼,悄悄的偷看一下,四周的情况尽收眼底。

    看到那么多大西军将都不敢过来,朱由崧心里感到欣慰,张献忠的出现更让他兴奋。

    这时张献忠得意的笑着叫嚣着让人砍下自己的脑袋,朱由崧心里作劲儿,看看一会儿谁砍谁的脑袋!

    一明军将拿刀朝自己来了,离自己很近的时候,朱由崧不得不动手了。

    已经休息得差不多的朱由崧提气息胸,气沉丹田,右手在后面背着,抓着箭支没动,左手拿着宝剑在身下压着,左手用力摁地,身子一下子就飞起来了。

    就这一招,一般人做不到,难怪这些大西军将包括张献忠都会惊傻。

    朱由崧轻而易举的射杀了那名拿着刀过来本要砍他的脑袋一看形势不对抹头就跑的大西军将。

    正在这些大西军将发傻的时候,稳稳当当的落在千里一盏灯上的朱由崧,纵马执剑冲了过来。

    千里一盏灯,如一道红色的闪电向张献忠冲来。

    手中的宝剑划过几道弧形剑光,随着空中的几道厉闪,张献忠前面来不及反应的几名大西军将被斩落马下。

    “护驾!快保护陛下!”

    有些军将反应过来了,纷纷叫嚷着企图拦住朱由崧,但是哪里拦得住?

    朱由崧一顿宝剑,便杀到了张献忠近前,战马所过之处留下一地的死伤。

    张献忠此时也反应过来了,尽管他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但是他现在知道了,自己这一箭的确没有把朱由崧射死,甚至连射伤都没有。

    恼羞成怒的他,摘下大刀对着冲过来的朱由崧,劈头就是一刀。

    艾能奇的大槊迎头砸下来,朱由崧都没躲没闪,此时朱由崧当然没把张献忠这一刀都放在眼里,扬手一剑,轻轻地把大刀荡开,然后大宝剑一个剑花斩向张献忠。

    朱由崧这一招儿,跟斩杀艾能奇那一剑,一模一样。

    )下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